人為什麼而活|陳晨陽
2019年07月09日14:18

原標題:人為什麼而活|陳晨陽

  題記:生命的意義不僅是活著,而是我們給別人的生命帶來何種不同。 ——曼德拉

  人為什麼而活,又活成什麼樣。這對於世上的人來說,應該是有千千萬萬個不同的回答。作為一個高中生,作為一個不再那麼迷茫活著的人,我真的很難像古今的哲學家們作出大統一式的回答。

  但我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我想要作為一個真正的人,為了成為一個有靈魂的人而活著。

  什麼又是靈魂呢?借我無意中看見的一句話:大概就是你能為自己所失去而自由地哭,因自己所得而自由地笑,僅此而已。自由是不應被剝奪的也是不能被剝奪的,它是一種選擇,是一種不可抗性存在,是基於你週遭的一切而被決定模樣的。

  正如千年前的古人王羲之所說: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雖趣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當人們面對一件值得高興的小事時,即使作為個體的人擁有不同的興趣趨向,他們的反應也是殊途同歸。這便是人們靈魂的互通性,我以為,這也是古代聖賢們認為人人平等的緣由了。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這是我很喜歡的一位詩人所述。但對於我來說,這卻是如天方夜譚一般。作為一個追求自由的靈魂來講,不要渾渾噩噩地過日子,再讓生命靜穆、恬然地逝去無疑太難了。誠然現在的青年因為數代人的嘔心瀝血贏得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條件,但與此同時,青年們也失去了太多的個人鍛鍊。我們獲得了基礎的素質教育,卻失去了貼切社會的本性,處在如此耽誤個人才能的時代,難免會將生命慢慢地逝去而無所作為。

  但所幸,我們還有能夠抒發情感的權利。

  我以前熱衷於看書,不是為了完成那些所謂的必讀書目,僅僅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在一座小城里放眼大世界。從小到大,我在別人眼中總是特立獨行。我曾經為了各類小說荒廢了一年的學業,後來為了補起成績花費了父母的不少心血,但真的讓我重來,我或許還是會走這條曲折的路,因為那些小說給了我學習所不能賦予的感動和思索。正如在前幾日的公開課,我臨危受命回答一個觀點問題,最後贏得了所以人的喝彩。但誰能知道,我所表述的正是那些他們所看不起的不知名作品所教導我的。

  在有的人眼中,我浪費了自己的時間,是可恥的。但我其實想說,你怎麼能用你的觀點來片面地衡量他人的行為了,就對我而言,沒有人能夠荒度光陰,時間是客觀存在的,人們只是憑藉這些時間來做價值不同的事情罷了,更何況這些價值是需時間流逝才能體現。例如古代漢皇劉邦,曾經在外遊蕩讓他父親氣得吐血,卻不料劉邦憑藉青年時期的名望在亂世中成就大業;又有發明家愛迪生,當他幼時癡迷閱讀與學校正統無關的科普書籍而被冠以“低能兒”逐出學校時,有誰想過他會成為曆史上最為偉大的發明家呢。所以,我認為對於事情的結果,我們應慢慢等待。

  對於我生命所走的這條路的結局,我將用我的往後餘生來驗證。

  議論文組 作者:陳晨陽 作品ID :100173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