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己和解|鄒幸茜
2019年07月08日15:28

原標題:和自己和解|鄒幸茜

  人這一生要扮演者太多的角色了,我們把每個角色都做到完美,這是不可能的。但是無論你是身為哪個角色,最重要的是做好你自己,別把你自己弄丟了。

  “叮叮”手機屏幕亮了,我瞄了一眼,上面顯示的是媽媽的信息。但我來不及查看相關的內容,就被呼喚過去了。又陷入去無盡的忙碌當中了。

  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裡,突然想起來我還沒有看媽媽給我發的信息,連忙打開手機查看一下,上面寫道我已經很久沒有打電話給爺爺奶奶他們了,他們身體不太好,心情也不太好,需要關懷,叫我多點打電話給他們。

  我看到這個消息,百感交集。的確,我已經很久沒有打電話給他們了,想了想好像快一個月的時間了。這段日子裡,像是被關在個小黑屋一樣,無法看到外面的曙光。

  法國作家巴爾紮克曾說過,恐怖差不多是個病態的感覺,對身體的壓力之猛,可以使器官的機能不是發揮到最高度,就是全部瓦解。其實事情很簡單,只是一種精神上的觸電,出現的方式總是古古怪怪的難以捉摸。生活其實也很簡單,只是它們總是以各種奇奇怪怪的方式出現,非常態地困擾我,使我精神臨近崩潰。

  人這一生要扮演者太多的角色了,我們把每個角色都做到完美,這是不可能的。但是無論你是身為哪個角色,最重要的是做好你自己,別把你自己弄丟了。

  而我在明白這個道理是在我跟我爺爺的一通電話裡。

  那天,我忙完自己的事情,想起今天爺爺去醫院檢查了,我就打了電話給他。而這一通電話就徹底讓我釋放了。

  本來這是一次很平常的聊天,突然,爺爺跟我說:“小妹啊,別繃得那麼緊,爺爺不需要你大富大貴,不需要你成就什麼大事,我願你身心健康,做好你自己。”

  當場,我聽到這話的時候,彷彿心裡一直緊繃的線就斷了,忽然一切都變得沒那麼糟糕了,似乎我在小黑屋裡看到有曙光照進來了。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過你可以不這麼做,你可以放下,你可以做你自己。

  原來,我是可以做我自己的。我們一直在各種硬性要求和競爭環境下,我們無法不去跟別人比較,生怕自己就被落下,生怕自己就這樣錯失了什麼。但是,我們在強迫自己去做某件事情的時候是否問過你自己,你自己是否想去做,是否真的想去做,是否真的要去做。或許,你問一下你自己,答案就不一樣了。

  對不起,一直讓你受委屈了。對不起,一直把你關在小黑屋。對不起,我親愛的自己。我從未想過,原來你離我那麼遙遠,從未想過,原來我剝奪了你的自由,從未想過,原來黑暗是我自己給的。對不起,我親愛的自己。請你努力向前奔跑吧,追求你的陽光,圓你的夢。我們正式和解吧。

  記敘文組 作者:鄒幸茜 作品ID :100123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