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醫院32歲眼科醫生去世 捐出眼角膜留下最後的光明
2019年07月02日20:25

原標題:同仁醫院32歲眼科醫生去世 捐出眼角膜留下最後的光明

  2019年6月29日,北京同仁醫院眼科優秀青年醫生王輝因突發心臟驟停去世,享年32歲。

  ■人物檔案

  王輝,中共黨員,北京同仁醫院團委副書記、眼科醫師,曾被評為全國十佳優秀住院醫師。圖/同仁之聲

  新京報訊(記者 戴軒)7月1日下午5點半,北京同仁醫院,上百名醫生默默聚集在門診樓四樓報告廳內,參加青年眼科醫師王輝的追思會。追思會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始終伴隨著啜泣聲。

  “王輝?你說哪個王輝?”

  “就是我們的王輝。”

  許多同事難以相信,熱情優秀、年僅32歲的王輝會因心跳驟停倒下。生前,他曾獲評全國十佳優秀住院醫師,在同事眼中,他敬業、靠譜、樂於助人,在團隊里,他是“萬能的輝哥”。

  為了完成王輝的職業信仰,同為醫生的愛人選擇捐獻出丈夫的眼角膜,醫院稱,目前正尋找合適的患者,希望將王輝最後的善意傳遞下去。

心跳呼吸驟停搶救3小時後去世

  6月29日,一個噩耗在北京同仁醫院內炸開:青年醫生王輝心跳驟停,被送往北京朝陽醫院接受搶救。

  晚上十點多,同仁醫院眼科副主任盧海正準備休息,卻因一通電話愣在當場。他和這位年輕後輩接觸並不頻繁,但卻印象深刻,此前,為準備自己的個人宣講,他曾與王輝有過一次十分愉快的對話,兩人相差20歲,價值觀卻十分相似,交流一直持續了3個多小時。

  王輝的突然倒下讓盧海難以置信,出門時他緊張得連鞋帶都系不上,妻子不斷囑咐他保持冷靜,開車千萬別走神。

  當晚,同仁醫院眼科的不少大夫和盧海一樣,在震驚中趕往朝陽醫院。朝陽醫院一位參與搶救的大夫回憶,王輝發熱6天,頭痛、頭暈伴噁心,突發心跳呼吸驟停後在家即開始心肺複蘇,半小時左右被急救車送來搶救室。醫院值班院長、總值班、全院相關學科二線醫務人員都加入搶救,這場搶救持續了3個小時,然而,王輝一直沒有自主呼吸和心跳。

  最終,搶救停止,一塊白布蓋住了這位年輕人。

  王輝在接診患者。圖/同仁之聲

“他是萬能的輝哥”

  追思會現場,大屏幕播放著王輝生前的照片。他一身學士服、手持書卷站在北大校園前;一身西服,和妻子拍下甜美的結婚照;一身舞台裝,在醫院春晚上展露風采……他戴著框架眼鏡,高大、有點兒胖,臉上總是笑著,在眼科,他幽默、好相處,“人氣”很高。

  前不久午休時打了照面,眼科副主任醫師王風華調侃王輝又發福了,他笑著回嘴:“嗨,你們不知道,我在大學那叫一個清瘦俊朗,都說我像王力宏呢。”醫院里,很少有人直呼王輝的姓名,剛來時他最年輕,都叫他“小輝輝”,這些年成熟了,稱呼變成“大輝輝”,在同仁醫院副院長、眼科主任魏文斌口中,他是“可愛的大男孩”。

  在更年輕的醫生中,王輝是“輝哥”,“有事找輝哥”是一句口頭禪。屈光中心胡雅斌回憶,去年醫院組織英語演講比賽,四名醫生護士參與一個團體展示項目,王輝不在項目中,仍被叫來當指導。醫務人員工作繁忙,要湊到一起排練很睏難,只能晚上十一二點通過電話、視頻的方式練習,王輝不嫌辛苦,協調每個人的時間,單獨為他們做指導。

  “王輝是個很有責任心的人。”王風華說,這一年中常常有汙染手術需要處理,這類手術要排在全天手術之後,往往需要加班加點,王輝在時,常說“別管了,我來”。年輕的研究生們也是王輝照顧的對象,他會給後輩傳授“急診寶典”,甚至在考前幫他們劃重點。

  王輝在安提瓜和巴布達參加醫療任務。圖/同仁之聲

獲評全國十佳住院醫師業務廣受認可

  獲悉王輝離世,同仁醫院副院長、眼科主任魏文斌的第一反應是拒絕接受。在他心中,王輝優秀、熱情、前途無量,原本有著令人期待的未來。

  魏文斌是同仁眼科第一個與王輝接觸的人。2014年,王輝即將從北京大學醫學部畢業,魏文斌一次前往北醫三院開會,幾位主任極力引薦王輝,一致表示王輝非常優秀,“同仁一定得要。”之後,王輝果然脫穎而出、進入這所全國頂尖級的眼科醫院。2016年,王輝被中國醫師協會評為“十佳住院醫師”。

  今年是王輝在同仁醫院的第五個年頭。“五年來,王輝沒有讓我們失望。幾乎所有和他接觸過的人,都給他很高的評價。”魏文斌說。

  王風華記得,有陣子病房經常收治需要多科參與救治的危重患者,由於牽涉多個兄弟科室的溝通與合作,又涵蓋眼科日常接診很少接觸的輸血搶救、死亡記錄等內容,靠譜、拔尖的王輝一直是團隊年輕大夫的定心丸。2018年8月某天,王輝反常地穿上白襯衫和筆挺衣服來到醫院,那天下午,他原本要作為青年人才接受頒獎,但ICU突發搶救,王輝一頭紮進工作中忙碌到深夜,將領獎的事情拋到腦後。

捐出眼角膜留下最後的光明

  盧海曾在醫院見到王輝的母親。

  “你不知道他多喜歡自己的工作。”王輝母親告訴盧海,每次做完複雜的手術,王輝就會給父母打電話,不厭其煩地描述手術過程和自己的收穫。

  “我想,在他過去的32年里,尤其是工作的時候,至少是快樂的。今天出門診我就特別快樂,我們沒有理由不去享受自己的工作。王輝離開是不幸的,但是留給我們的會是美好的東西。”盧海說。

  王輝還留下了一對眼角膜。

  搶救無效當晚,王輝的妻子遭遇沉重的打擊,她也是一名醫生,和王輝在北大醫學院同窗八年,兩人感情甚篤,一年前剛剛迎來小女兒。她最終替丈夫做出了捐獻眼角膜的決定。

  王輝入院時,魏文斌為新人做入院教育,講的是張曉樓教授和同仁眼科的曆史,張曉樓創立了同仁眼庫,臨終遺言是讓光明留在人間,也成為第一位向眼庫捐獻出角膜的人。如今,王輝成為張曉樓精神的踐行者,這似乎是冥冥中的呼應。

  “對一名醫生來說,捐獻器官就是向醫學事業奉獻了全部,他是一名優秀的眼科醫生,這是他對患者所能傳達的最後的善意。”魏文斌說。

  王輝的角膜如今保存在同仁眼庫中,靜待為他人帶去光明。

  新京報記者 戴軒 編輯 張暢

  見習編輯 丁天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