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曹孜奕
2019年07月01日18:36

原標題:美|曹孜奕

  究竟何為美,大家對此眾說紛紜。而在我眼中,美即鄉下的那一份純樸。

  美是什麼?有人說,端莊即是美;有人說,善良能至美;有人說,真實才是美;有人說,富有生機就是美;還有人說,美來源於太陽……究竟何為美,大家對此眾說紛紜。而在我眼中,美即鄉下的那一份純樸。

  美,是爺爺的茶。春天的清晨里,爺爺總會踏著第一縷晨曦,背著竹筐,潛入附近那片綠得快溢出來的山頭採茶葉。歸來後,爺爺會用那小小的鐵鍋來炒茶葉。

  “沙沙沙……“,我望著爺爺在鍋裡時而翻起時而落下的手好奇地歪著頭。只見爺爺頂著一頭汗,凝神盯著鍋裡的茶葉,一會兒把茶葉挑出到透明的玻璃瓶里,一會兒掏出蒲扇用力地扇……

  這第一泡茶,爺爺總是要親自品嚐。他搬出全套的上等茶具,認真地泡上剛做好的茶葉。泡出的熱茶綠中帶黃,飄散出一縷縷白色蒸氣。

  爺爺手捏茶杯,呼出一口氣,白蒸氣就粘到了他的眼鏡上,霧濛濛的一層。爺爺不得不摘下眼鏡,繼續品茶。只見他輕輕吹著茶,小心翼翼地抿上一口,然後閉上眼睛,若有所思地咂咂嘴,點點頭。我在一旁眨巴著眼睛,心裡想著,啊,爺爺把春天品下去了,真美。

  美是奶奶的刺繡。奶奶熱衷於刺繡幾十年,閑來隨心在一塊布上繡上幾朵花。小時候,她一邊笑著帶我讀二十四節氣歌,一邊在我的小被子上刺繡。那天,我被子上突然出現了兔子、蘭花、蝴蝶,它們歡笑著,緊緊追逐著四季的歌聲。

  現在,奶奶依然在一字一句地背著“春雨驚春清穀天,夏滿芒夏暑相連。秋處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她托兒媳淘些好布料回來,高興地拉著我說她要把二十四節氣的花繡到布料上,給子孫做衣物。

  我笑,遞過去一件表演用的民國服裝,奶奶歡天喜地地找出針錢包,一邊靈活地穿針引線,一邊問我要繡哪個節氣。

  我還真不怎麼懂節氣,猶豫再三,隨口說了一個“春分”。一兩個鍾頭後再去找奶奶,驚奇地發現衣服上已經多了幾枝栩栩如生的玉蘭。奶奶得意地說,怎麼樣啊,老太太的刺繡還是不錯的吧!我感歎:“呀!奶奶的刺繡,真美!”

  美,是東邊山上那幾棵蔥鬱的茶樹;美,是衣襟上那兩朵手繡的杜鵑;美,是每個鄉下人淳樸的心靈!

  美在田園間。這真的很美。

  散文組 作者:曹孜奕 作品ID:100061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