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時隔32年將重啟商業捕鯨
2019年06月30日10:05

原標題: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時隔32年將重啟商業捕鯨

  中新網6月30日電 當地時間6月30日,日本正式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停止在南極和太平洋北部用於“科學目的”的捕鯨活動,並將於7月1日開始進行鯨魚的商業捕撈。

  7月1日,由“日新丸”號等3艘船組成的船隊將從日本山口縣下關市港口出發,開展近海捕撈;此外,還將有5艘小型捕鯨船將從北海道釧路市出發,展開沿岸捕撈。

資料圖:2019年4月,挪威漁民在挪威北部沿岸水域發現一頭穿背帶的白鯨。該白鯨十分親近人,受到當地人的喜愛。

  【從“科研捕鯨”到“商業捕鯨”】

  19世紀以來,因為人類無節製的捕殺和海洋生態環境的惡化,鯨魚的數量一路銳減,甚至瀕臨滅絕。1948年,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成立,並於1986年通過了《全球禁止捕鯨公約》,禁止締約國從事商業捕鯨。鯨魚種群數量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復。

  日本於1951年加入IWC。不過,作為傳統的捕鯨大國,日本一直利用禁令的漏洞,持續在南極海域及西北太平洋海域以科研的名義捕殺鯨魚。

  科研捕鯨是IWC決定暫停商業捕鯨後,於1987年在南極海、1994年在西北太平洋開始的。科研捕鯨允許捕撈鯨魚,以收集生存數量和年齡等科學數據。

  作為“科研捕鯨”的副產品,日本國內一直銷售捕獲的鯨肉。到2018年度為止捕獲了小鬚鯨和塞鯨等總計1.7萬頭以上,已遠遠超出了“科研”的需要。

  在“科研捕鯨”的真相被揭露之後,為了能夠名正言順地捕鯨,日本加快了尋求取消商業捕鯨禁令的步伐。

  2018年9月,日本重提恢復商業捕鯨的訴求,但又一次遭到IWC委員會的否決。2018年12月26日,日本官方長官菅義偉對外宣佈,由於多年來取消商業捕鯨禁令的倡議無法實現,日本將退出IWC,從此不再受禁令的製約。

資料圖:當地時間2014年1月21日,日本太地“海豚灣”,日本漁民圍捕入網的海豚。

  【捕鯨是日本“文化遺產”?】

  作為最大的捕鯨國,日本拚命捍衛捕鯨權的最大的理由是,捕鯨魚、吃鯨肉是日本的傳統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的繩文時代,是一種值得保護的文化遺產。

  但這不是全部的真相。海洋學家馬克(Thilo Maack )表示,在古代,日本人吃鯨魚僅停留在極少數的上層人士里,並未普及到民眾中,因此根本談不上是一種飲食傳統。而且,遠赴南極海的捕鯨行為是近幾十年才開始的,沒有古老曆史依據。

資料圖:日本東京東部的P-man餐廳出售的一份炸鯨魚塊套餐。

  日方的另一個理由是,經過一定時間的恢復,一些鯨魚的數量得到了上升,已經不算瀕危動物,將其捕殺並不會影響生態環境。

  但實際情況是,雖然很多捕鯨活動已經停止,但隨著海洋生態環境的惡化和人類活動的影響,以及鯨類較長的生長週期,鯨魚數量的恢復非常緩慢。如藍鯨,大鬚鯨,長鬚鯨等鯨類,即使經過了幾十年的嚴格保護,仍然未能脫離瀕危狀態。

  此外,雖然日本承諾不再捕撈瀕危鯨類,但在實際捕殺的過程中,常常出現誤捕的情況。

  更令人無法放心的是,據《衛報》報導,在2018南冰洋年度夏獵期間,日本只出動了兩艘捕鯨船,就捕殺了333頭小鬚鯨,其中122頭為懷孕母鯨,另有114頭為幼鯨。據瞭解,小鬚鯨的妊娠期為10個月,且每次懷孕通常只產一胎。如果按照這種速度,人類的捕殺很容易令已經脫離瀕危的鯨類再度瀕危。

  除了文化和環境層面的理由,支持捕鯨的人士還持有一種奇特的邏輯,即捕鯨可以保護水產資源。

  日本有官員稱,鯨類所吃的魚是人類捕獲量的5倍,所以需要對鯨魚的數量加以控製,否則鯨魚不僅會威脅到別的魚類生存,還會搶奪人類的食物。

資料圖:2008年6月4日,日本東京西南420公里處的太地町,一艘捕鯨船捕獲的短鰭領航鯨。

  【“商業捕鯨”背後有何考量】

  據分析,日本執意捕鯨主要有經濟、文化和政治等方面的原因。

  首先,禁止捕鯨可能導致的失業問題。據悉,捕鯨產業涉及大約10萬日本人的生計。捕鯨活動一旦被取締,勢必造成失業、公司倒閉、財政收入減少等地方危機。

  不過,數據顯示,捕鯨其實能帶來的經濟效益並不高。 雖然日本人曾在“二戰”後因缺糧而大規模食用鯨肉,但在當代日本,這種需求和市場早已大大萎縮。據日本《朝日新聞》統計,在當代日本國民中有超過一半的人沒有吃過鯨肉,約三分之一的人永遠也不準備吃。2016年,鯨肉銷量只占日本所有銷售肉類的0.1%。另外,捕鯨企業往往要通過政府的補助,才能維持運營。

  因此,經濟因素並不是重啟商業捕鯨的主因。對於一些日本民眾而言,文化上的自尊顯得更為重要。

資料圖:在日本售賣的鯨魚罐頭。

  日本新華僑報網曾刊文稱,在日本國內一些人看來,歐美國家批判日本捕鯨是將自身的文化觀念強加於日本。是否向“反捕鯨勢力”低頭,已經被他們上升到“日本傳統文化是否應該向西方妥協”的高度。

  作為一個極度依賴海洋資源的島國,在日本看來,一旦離開捕鯨業,日本的漁業政策和未來就得不到保障,捕鯨更像是一場權力鬥爭。

  不僅如此,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日本學者佐久間順子指出,日本難以停止捕鯨,很大程度上與還與政治有關。

  報導稱,日本捕鯨是由政府運作的,是龐大的官僚結構,有研究預算、年度計劃、職業晉陞、養老保險。另外,從事農林漁牧的民眾是日本執政黨自民黨的重要票倉,執政黨當然要維護其利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