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實測升級版“阿帕奇衛士”武直 可遠程遙控無人機
2019年06月28日12:59

原標題:美實測升級版“阿帕奇衛士”武直 可遠程遙控無人機

參考消息網6月28日報導 英國《簡氏防務週刊》網站報導稱,美國陸軍6月24日宣佈已經對升級到新的Lot/6版本的波音AH-64E“阿帕奇衛士”攻擊直升機進行了作戰測試。

報導指出,此番作戰測試目的是對升級後的“阿帕奇”武直搜索捕捉目標,以及與無人機協同作戰的能力進行檢測。在得克薩斯州胡德堡進行的測試中,升級後的“阿帕奇”與無人機和地面部隊協同行動。

美國陸軍軍事測試分析師拉里·胡德表示:“這次作戰測試蒐集了AH-64E Lot/6版本在陸地和海上執行攻擊、偵察和安保任務的能力數據。”

資料圖片:美軍AH-64E武直遙控“捕食者”無人機作戰示意圖。

資料圖片:美陸軍AH-64E武直機群。(圖片來源於網絡)

英媒稱,將現役的“阿帕奇衛士”武直升級至Lot/6版本是總耗資為15億美元、將美陸軍現有AH-64D改裝為AH-64E的更廣泛努力的一部分。正如美國陸軍所說,Lot/6版本包含一套“可大大延長防區外攻擊距離,堪稱對抗複雜混合威脅的遊戲規則顛覆者”的現代化晝間用瞄準傳感器組件、一個升級版“作戰態勢感知決策輔助”系統以及升級版任務處理器等。

報導稱,Lot/6版本是美國陸軍為使AH-64E武直充分發揮作戰潛力而作出的最新努力,在早些時候增強性能的基礎上又增加了一些獨特的新功能。

鑒於美國陸軍越來越希望能從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艦艇的甲板上起降“阿帕奇”,有關新型“阿帕奇”直升機包含海上瞄準模式以及輔助目標探測/分類功能的披露尤為引人關注。儘管“阿帕奇”並不是類似美海軍陸戰隊部署的AH-1Z“蝰蛇”那樣的專用艦載武直,但美陸軍已經對“阿帕奇”機體本身及其機組人員的裝備進行了一些改進,以便於開展海上作戰行動。

資料圖片:美海軍陸戰隊AH-1Z武直從艦上起飛。(圖片來源於網絡)

【延伸閱讀】樹梢殺手!“阿帕奇”攻擊直升機戰記

本圖集將為您詳解AH-64“阿帕奇”這一“樹梢殺手”的傳奇故事。

AH-64系列攻擊直升機的曆史可以追溯到1972年的美國陸軍“先進攻擊直升機”(AAH)項目。該項目是為研發一種能夠取代圖中已下馬的AH-56“夏延”(原本為取代AH-1所研製)的新型對地攻擊直升機,以應對當時蘇聯龐大的裝甲集群威脅。

當時美國國內有兩大廠商的方案進入了AAH項目競標的最終階段,分別是貝爾直升機公司的YAH-63A(左圖)和休斯飛機公司(1984年併入麥道公司,麥道後於1997年被波音公司收購)的YAH-64A(這時的原型機使用的是T字形垂尾)。首架YAH-64A於1975年9月30日首飛,YAH-63則於10月1日首飛。在經過了多輪測試後,美陸軍於1976年12月10日宣佈,生存性能更強的YAH-64中標,AH-64生產型於1982年投產,1986年4月正式服役。

作為美軍現役主力攻擊直升機,“阿帕奇”在汲取AH-1“眼鏡蛇”的作戰經驗的基礎上,採用了許多經典設計,但又有很多創新之處。 圖為AH-64D結構圖。

與AH-1相同,AH-64也採用了串列式座艙佈局,前座艙為炮手(副駕駛),后座艙為飛行員。之所以採用該佈局,主要是考慮到炮手在前,便於佈置機關炮的觀瞄系統,飛行員的位置高,擁有更好的視野。為保障生存性,兩座艙均有獨立操作系統,並用裝甲板隔開,可確保在任一座艙被毀的情況下,另一倖存乘員仍能駕機返航。圖為2012年8月拍攝的駐阿英軍的 WAH-64D直升機座艙。

為應對敵方的低空防空火力,“阿帕奇”機身採用了完備的裝甲防護系統(全機身裝甲重1.1噸)以及自密封油箱(被命中後不會漏油),乘員艙和旋翼都可抵擋一發23毫米高爆彈直接命中。即使墜毀時,起落架也能吸收大部分能量,保護機組人員。圖為AH-64裝甲防護示意圖,最右小圖為“阿帕奇”三重裝甲防彈保護層原理示意圖。

“阿帕奇”除上述保護措施外,佈置在座艙兩側的設備艙也可為機組人員提供額外的防護性能,減少被敵方火力直接命中的概率。圖為2010年8月,美軍公開日上的AH-64D。

“阿帕奇”還有一大“護身法寶”,別名“黑洞”的紅外抑製裝置,這種設置在發動機排氣口附近的冷卻裝置可以不斷吸入附近的冷空氣來降低AH-64的紅外信號特徵,降低被敵方紅外尋的導彈命中的概率。據英軍“阿帕奇”機組人員介紹,曾有人嚐試在發動機工作時,觸摸排氣管,結果未被燙傷,可見“黑洞”系統的功能強大。

圖為AH-64D“長弓阿帕奇”的炮手(副駕駛)座艙,除了左右兩塊多功能顯示器外,中間還有一個M-TADS/PNVS(現代化目標截獲照射瞄準具/夜視傳感器)的傳感器顯示器,可為炮手在夜間或惡劣天候下提供清晰的光電或紅外目標圖像。

圖為2015年6月,美軍作戰演習中的AH-64D(BlockII型)炮手。

圖為AH-64D的飛行員座艙,儀表佈置更為緊湊一些,除了常規儀表外,可以注意左下角的小鍵盤(炮手座艙也有),這個是供飛行員和炮手進行數據和資料交換用的,也可以用於飛行員或炮手向僚機或後方指揮部傳送信息。

圖為2012年新加坡航展上拍攝的AH-64D飛行員座艙的小鍵盤特寫,其上方的黑黃色裝置是座艙蓋緊急彈射開關。

除了標準儀表外,“阿帕奇”機組都配備有“綜合頭盔顯示與瞄準系統 ”(IHADSS,即左側的單目鏡片),它可以使飛行員(炮手)在夜間看到艙外原大小的景物圖像,還可疊加空速、飛行高度、方位等數據,利用該系統,飛行員還可以實現與M230機關炮的聯動(炮口自動指向飛行員的目視方向),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看哪打哪”,這一功能不論是在對地攻擊,還是在空戰中都很有效。小圖為遊戲中的IHADSS單目鏡圖像。

圖為M230鏈式機炮與炮手IHADSS聯動的動態圖。

“阿帕奇”的飛行員和炮手能夠獲得精準圖像和進行目標鎖定攻擊都要得益於圖中的兩大觀瞄系統PNVS和TADS。圖為英國陸軍的 WAH-64D (基於美軍AH-64D Block1改進而來),小圖分別為兩種傳感器的掃瞄範圍示意圖。

借助兩大系統,飛行員和炮手可同時分別瞄準和攻擊不同種類的目標, 圖為”阿帕奇“觀瞄系統工作原理示意圖(圖片來源:空軍之翼)。

圖為軍事模擬遊戲《武裝突襲2》中,“阿帕奇”飛行員利用PNVS夜視系統,看到的夜視飛行圖像,雖與現實中的略有差異,但已十分相似。

除兩大觀瞄系統外,1997年正式服役的AH-64D”長弓阿帕奇“配備了更先進的桅頂”長弓“毫米波雷達。借助該雷達,阿帕奇可隱蔽在障礙物後方,在樹梢高度就能探測到8千米內的256個目標,並能在30秒內使用AGM-114L(發射後不管)導彈同時對其中的16個目標發動攻擊。

除了有完備的防護系統和精良的觀瞄系統外,阿帕奇最重要的就是由”三大殺器“組成的強大火力系統。圖為AH-64的地面武器展示,從近至遠依次為30毫米機關炮彈藥、70毫米火箭彈和機身上掛載的“地獄火”導彈,左右最外側的為轉場飛行用的副油箱。

圖為美陸軍官方公佈的AH-64D執行三種不同作戰任務的武器配置和性能示意圖,可見在500千米的作戰半徑內,AH-64D的平均滯空時間可達到2.7小時。

AH-64的第一大“殺器”是其固定武裝,位於機頭下方的30毫米M230“大毒蛇”鏈式機關炮,其標準射速每分625發,常用彈種M789雙用途高爆彈,有效射程1700米,最大射程4500米,可以擊穿50毫米厚的均質軋壓鋼裝甲(RHA)。十分適合對付敵方步兵群和輕型裝甲車輛,小圖為美軍地勤補充30毫米M789彈藥。

一架AH-64最多可搭載1200發30毫米彈藥。圖為2014年6月,美陸軍AH-64D直升機使用M230鏈式機炮實彈打靶。

圖為藝術家繪製的AH-64與M2步兵戰車進行空地協同作戰的場面,巧合的是M2步戰車的主武器也是M230鏈式機炮,可與AH-64通用彈藥。

AH-64的第二大“殺器”為“九頭蛇”(Hydra)70系列70毫米航空火箭彈。該系列火箭彈可選用多種戰鬥部,其中M229高爆彈頭載有2.2千克炸藥,有效射程8千米,最大射程1萬米。通常使用19聯裝火箭巢搭載,一架AH-64最多可掛4個火箭巢,共76枚火箭彈。

“九頭蛇”原先是一種十分有效的面積殺傷武器,適合壓製大批輕(無)裝甲目標。圖為AH-64D在夜間齊射“九頭蛇”火箭彈。

美陸軍於1996年提出了將“九頭蛇”改為激光製導火箭彈(激光導引頭+可調式彈翼)的方案,代號“先進精確殺傷武器系統”(APKWS),在經過了多年試驗和改進後,英國BAE公司於2007年成功完成了APKWS II的試射工作,並於2008年11月與美陸軍簽訂採購合同。阿帕奇由此新獲得了一種廉價精確打擊武器。

AH-64的第三大“殺器”,同時也是威力最強的,就是AGM-114“地獄火”(Hellfire)系列反坦克導彈,一架AH-64最多可搭載16枚該型導彈,圖為AH-64D原型機試射AGM-114L“長弓地獄火”導彈。

這種由洛克希德 馬丁公司研發的反坦克導彈,最初能名聲大震,也是多虧了與“阿帕奇”的組合。1989年美軍入侵巴拿馬是這一組合首次實戰,美軍指揮官的評價是,“AH-64可以用‘地獄火’導彈擊中8千米外的一扇窗戶。”,可見其命中精度之高。

圖為AH-64攻擊直升機與OH-58D觀測直升機編隊飛行。小圖為AH-64A使用AGM-114A激光製導型“地獄火”導彈作戰示意圖,正如圖中所示,”地獄火“導彈通常採用拋物線“攻頂”彈道打擊裝甲目標,使AH-64可以躲在山丘後方(不暴露自身)發射導彈,只是需要OH-58D觀測直升機利用桅頂瞄準具提供激光製導。這一組合在1991年的海灣戰爭中取得不俗戰績。在AH-64D服役後,逐漸取代了OH-58D的位置。

圖為以色列陸航AH-64D與希臘陸軍AH-64A(最遠黑色塗裝)協同演練,演練內容剛好就是由一架帶有長弓雷達的AH-64D引導兩架無長弓雷達的AH-64A協同作戰。

1991年1月17日淩晨,“沙漠風暴”空襲行動前22分鍾,8架AH-64在4架MH-53特種直升機的引導下,超低空滲透進入伊拉克南部,用“地獄火”導彈摧毀了伊軍兩座遠程雷達站,打響了海灣戰爭的第一槍。鑒於這一特殊貢獻,在美軍戰後髮型的“沙漠風暴”行動紀念幣上,可以看到“阿帕奇”的所占比重之大。據美軍統計,整個海灣戰爭期間,AH-64機群共摧毀了278輛伊軍坦克和裝甲車。

1986年4月服役以來,“阿帕奇”參加了自1989年美軍入侵巴拿馬作戰行動以來的多場局部戰爭,後出口給以色列、英國、荷蘭等國的出口型號也參加了多場戰爭,可謂是“沙場老將”了。

隨著實戰需求的不斷變化,“阿帕奇”也在不斷“與時俱進”。2013年1月,美軍宣佈首批3架AH-64E“阿帕奇守護者”(Apache Guardian,原稱AH-64D Block III)投入服役,標誌著“阿帕奇”家族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AH-64E的最大改進就是增加了無人機控製能力,例如圖中所示,利用MQ-1C“灰鷹”無人機可以探測到更遠距離或障礙物後方的敵人,大幅提升了AH-64E的態勢感知能力,使“阿帕奇”成為了一個更大作戰網絡中的“作戰信息節點”,這無疑是革命性的飛越。

關於“阿帕奇”系列的未來發展方向,波音公司於2014年向美陸軍提出了代號AH-64F的混合動力直升機改進方案,按計劃將於2040年實施。其最大的變化就是在AH-64E的機尾加裝了“矢量推力涵道螺旋槳推進器”(VTDP),該技術已由X-49A“速度鷹”驗證機於2007年6月驗證成功,可將黑鷹直升機速度由每小時268千米提升至近每小時400千米。由此預計,AH-64F的最大飛行速度和航程都將大幅提升,這點剛好順應了新興的高速直升機發展趨勢。

按美陸軍計劃,“阿帕奇”系列直升機還將繼續服役至少20年,屆時這種富有傳奇色彩的武直還將經曆怎樣的變革,人們將拭目以待。

按美陸軍冷戰時期的構想,RAH-66“科曼奇”隱身攻擊偵察直升機應作為OH-58D的繼任機服役,與AH-64D搭配使用。可惜冷戰結束後,由於美軍作戰需求的改變,再加上昂貴的採購費用,圖中這一”夢幻組合“最終未能投入服役。

20世紀80年代,美海軍和海軍陸戰隊也曾評估過”海阿帕奇“方案,即艦載型”阿帕奇“,但結果兩軍種都沒有採購意向,陸戰隊認為AH-1更適合艦載使用。圖中的”海阿帕奇“掛載了4枚”魚叉“反艦導彈。

但艦載“阿帕奇”的故事還有下文,英國韋斯特蘭公司在引進AH-64D生產線後,在WAH-64D(英國版)上就考慮了艦載需求。英國陸軍曾於2004年首次將WAH-64D部署在“海洋”號直升機航母上,並於2011年在利比亞戰爭中投入實戰,取得了一定戰果。

美陸軍後來也進行了多次“阿帕奇”艦載測試,結果也取得成功,這意味著在戰時需要時,可以臨時將“阿帕奇”部署到水面艦艇作戰。圖為2014年7月,美陸軍一架AH-64E在巴丹號兩棲攻擊艦上降落。

圖為2014年9月,印尼陸軍的AH-64D與米-35武裝直升機編隊飛行。

圖為荷蘭皇家陸軍的AH-64D(未加裝長弓雷達)與荷蘭皇家空軍的F-16戰鬥機編隊飛行。

最後來看看娛樂作品中的“阿帕奇”。如果要推薦“阿帕奇”相關題材的電影,首推的肯定是1990年出品的《火鳥出擊》。影片講述了一群美國陸軍航空兵“阿帕奇”攻擊直升機飛行員如何地刻苦訓練並駕駛“阿帕奇”與南美洲毒梟軍隊作戰的故事。影片不僅演員陣容強大(尼古拉斯·凱奇扮演男主角,湯米·李·瓊斯扮演“阿帕奇”教官),而且有很多難得一見的”阿帕奇“直升機細節,由於本片獲得了美國國防部的支持,許多內容都是首度公開。

例如圖中凱奇佩戴的這個IHADSS頭盔,這是該設備首次在銀幕上公開。影片上映時,恰逢美軍入侵巴拿馬(1989)一年後,海灣戰爭(1991)爆發前,當時“阿帕奇”對於大眾來說,還是新銳兵器。

主角有如此強大的武直,編劇也為主角們準備了強大的對手,影片中毒梟的軍火庫不亞於小國軍隊,從能發射陶式導彈的MD-500直升機,到J-35“龍”式戰鬥機應有盡有。

由於獲得了美軍官方的支持,現實中的最佳搭檔,AH-64和OH-58D也在片中忠實還原,編劇還特意將女主角安排為OH-58D的飛行員。當時的觀眾恐怕很難想到,僅僅一年後,這個組合就在伊拉克戰場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後來“阿帕奇”逐漸成為了銀幕上的“常客”,另一次印象深刻的“醬油”是在羅蘭·艾默里奇導演的1998年版《哥斯拉》中,以大機群組成的“阿帕奇”空中獵殺部隊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雖然大多以悲劇收場。或許是出於劇情需要,為了獵殺怪獸,片中的AH-64明顯經過了重武裝改進,M230鏈式機炮換成了並列在機頭兩側的大口徑機炮,短翼的4個掛點也擴增為6個。

在這張設定原稿中,明顯能看出這是重火力版的“阿帕奇”。

“阿帕奇”在遊戲中的出鏡頻率更為頻繁,最早的兩部重量級“阿帕奇”題材作品是英國簡氏防務集團與美國EA公司合作推出的《長弓阿帕奇》(1996年)和《長弓2》(1997年),這也是小編最早接觸的“阿帕奇”題材遊戲。

雖然今天看來,這兩作的遊戲畫面十分原始,但在當時已是轟動級效果,特別是由於遊戲內容由簡氏防務集團監督,在裝備擬真度方面,達到了空前的高度。圖為《長弓2》中的AH-64D飛行員座艙儀表視角,完整還原了現實中的各種細節。

著名飛行射擊遊戲《皇牌空戰》系列中也少不了AH-64的身影,圖為《皇牌空戰 突擊地平線》中的AH-64D。

圖為遊戲中,AH-64D與米-24武直進行空戰。

(2015-07-24 08:44:00)

【延伸閱讀】阿帕奇空戰!首見AH-64E反無人機打靶

AH-64“阿帕奇”系列武直素以“低空坦克殺手”聞名於世,但實際上該型機也具備較強的空戰能力。近日,隸屬於韓國陸航部隊的AH-64E“阿帕奇守護者”在忠清南道的大川射擊場進行了首次空對空打靶訓練,在訓練中使用“毒刺”導彈擊落了無人靶機,本圖集就此解讀。圖為韓軍AH-64E武直髮射“毒刺”空空導彈視頻截圖。

“阿帕奇”系列武直對軍迷們來說早已是如雷貫耳的名字,這種於1986年投入服役的經典武直,曾打響了1991年海灣戰爭“沙漠風暴”行動的第一槍(8架AH-64在4架MH-53特種直升機的引導下,超低空滲透進入伊拉克南部,用“地獄火”導彈摧毀了伊軍遠程雷達站)。之後還在多場局部戰爭中有過出色表現,本圖列舉了“阿帕奇”的相關詳細信息。

儘管很少被提及,但“阿帕奇”早在研發階段就已將直升機空戰納入為重要指標之一,除了M230鏈式機炮作為固定武器外,實際該型機還能在左、右短翼翼尖攜帶雙聯“毒刺”空空導彈發射器或AIM-9“響尾蛇”空空導彈。這張AH-64D剖面圖中紅框標出的就是“阿帕奇”能掛載的兩種空空導彈。

圖為“阿帕奇”試射AIM-9“響尾蛇”近距空空導彈資料圖。

圖為攜帶有2枚AIM-9“響尾蛇”空空導彈的“阿帕奇”地面展示資料圖。

需要指出的是,儘管“阿帕奇”在設計上具備掛載空空導彈的能力,但美國陸航部隊由於沒有作戰需求,很少掛載,反倒是“阿帕奇”的海外用戶將其付諸實現。圖為美陸軍官方公佈的AH-64D執行三種不同作戰任務的武器配置和性能示意圖,可見都包括“毒刺”空空導彈。

由於“響尾蛇”導彈尺寸過大,“阿帕奇”通常攜帶的更多是“毒刺”導彈(每架最多可掛4枚),圖為日本陸上自衛隊的AH-64DJP掛載的雙聯“毒刺”發射器特寫。

“毒刺”導彈最初由美國通用動力公司於1967年研發,雷錫恩公司負責製造,自1981年服役至今已成為單兵肩扛式防空導彈的代名詞,其採用紅外製導,最大有效射程8千米。“阿帕奇”使用的是AIM-92空射型。圖為2009年7月,美海軍陸戰隊士兵試射肩扛式FIM-92A“毒刺”導彈資料圖。

日本陸自目前裝備有13架AH-64DJP“長弓阿帕奇”(JP為日本出口型代號),由富士重工負責組裝,均具備發射“毒刺”空空導彈能力,注意短翼上為“毒刺”導彈預留的掛架。

除日本AH-64DJP外,韓國陸航於2016年採購了36架最新型的AH-64E“阿帕奇守護者”,也具備發射“毒刺”導彈的能力。圖為韓國陸航裝備的AH-64E,注意短翼尖掛載的雙聯“毒刺”空空導彈發射器(紅圈處)。

韓軍地勤人員打開運輸箱,可見“毒刺”導彈的導引頭及前半部分。

韓軍地勤為掛架組件加裝發射裝置,可能是“毒刺”導彈的電池組件。

本圖中,韓軍地勤已將一枚“毒刺”導彈安裝到上部掛架上。

安裝完畢的“毒刺”導彈發射器特寫,可見導彈的紅外導引頭,以及專用線路。

圖為打靶前,已掛載“毒刺”導彈準備起飛的AH-64E。

AH-64E掛載“毒刺”導彈升空。

AH-64E飛行員座艙視角拍攝的艙內畫面,畫面右側可見“毒刺”導彈發射器。

AH-64E飛行至海上打靶區。

地勤人員為無人靶機加註燃料。

無人靶機利用發射車滑軌起飛。這種無人機主要用於模擬敵方大型偵察無人機或安-2運輸機一類的低空慢速滲透飛機。

無人機操縱員利用固定的雙筒望遠鏡觀測無人機飛行軌跡,並進行調整。

鎖定目標後,AH-64E武直髮射“毒刺”空空導彈視頻截圖。

圖為“毒刺”導彈命中無人機瞬間。

除具備空戰能力外,AH-64E的最大改進就是增加了無人機控製能力,例如圖中所示,利用MQ-1C“灰鷹”無人機可以探測到更遠距離或障礙物後方的敵人,大幅提升了AH-64E的態勢感知能力,使“阿帕奇”成為了一個更大作戰網絡中的“作戰信息節點”,無疑是革命性的飛越。

最後放一張輕鬆圖,圖為塗有著名吉祥物“熊本熊”的日本陸自AH-64DJP武直。

(2017-12-20 08:50:00)

【延伸閱讀】自稱“最強武直”?首曝台軍維修阿帕奇

近日,駐地位於台灣桃園市附近龍城基地的台軍陸航601旅,罕見公開了其“阿帕奇”武直部隊的訓練細節視頻,甚至還包括了武直進行大修維護時的眾多細節。圖為台軍AH-64E雙機編隊飛行。

台軍AH-64E武直起飛、拆裝主旋翼及“長弓”火控雷達動態圖。

台軍於2011年6月從美國採購了30架AH-64E“阿帕奇衛士”重型武直,並於2014年10月全部交付完成,現役29架(2014年4月因意外事故損失一架),是台軍陸航部隊中的精銳力量。圖為駐紮在龍城基地的台軍AH-64E及“黑鷹”直升機群。

AH-64E“阿帕奇衛士”(原稱AH-64D Block III)主要基於AH-64D“長弓阿帕奇”大幅改進而來,具體包括換裝新型大功率渦軸發動機及復合材料旋翼槳葉,新增“聯合戰術信息分發”(JTIDS)數據鏈,可遠程遙控包括美陸軍MQ-1C“灰鷹”在內的多種無人機偵察及協同作戰(台軍出口型對該功能有所閹割)。

此外,機載“長弓”火控雷達新增對海作戰功能,與AH-64D型相比 AH-64E具備更強的反登陸戰能力。單機最多可掛16枚“地獄火”空地導彈(具備“射後不管”功能),可同時攻擊8公裡外的16輛(艘)坦克或小型水面戰艦。圖為台軍AH-64E發射“地獄火”攻擊海上靶標動態圖。

台軍AH-64E還配備4枚“毒刺”紅外空空導彈,用於打擊敵軍武直或無人機,最大射程8公里。圖為AH-64E發射“毒刺”導彈擊毀靶機動態圖。

視頻中還罕見公開台軍維護“阿帕奇”武直畫面。據視頻透露,由於台灣島的高溫高濕環境,台軍AH-64E武直的大修維護週期為55天一次。大修期間,維護人員會拆除機上所有的主旋翼槳葉和“長弓”火控雷達,分別進行保養和維護。圖為台軍維護人員對AH-64E的主旋翼進行維護。

圖為機庫俯視角拍攝的台軍人員拆卸“阿帕奇”主旋翼視頻截圖。

維護主旋翼槳葉時,維護人員會用各種精密儀器對其進行檢查,甚至會用手敲擊,靠聽音方式來確定是否正常。

台軍對“長弓”火控雷達的維護步驟更為精細。圖為已吊離主旋翼軸的“長弓”雷達。

儘管從紙面性能看,台軍的AH-64E武直十分優秀,但在實戰環境下面對強大對手(以作戰體系對抗)時,台軍這款自稱“亞洲史上最強武直”到底能發揮多大作用(甚至有無參戰機會),就不得而知了。圖為台軍AH-64E釋放熱焰彈表演。

美軍AH-64E“阿帕奇衛士”詳細作戰技術參數圖。

台軍AH-64E武直起飛特寫照。

(2019-02-03 08:20:43)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