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全國破獲互聯網毒品犯罪案近萬起
2019年06月26日00:21

  原標題:去年全國破獲互聯網毒品犯罪案近萬起

  2018年至2019年5月,全國檢察機關共批捕毒品犯罪案件139084人,廣東、四川、湖南、雲南、廣西等地毒品犯罪高發。利用網絡和物流販運毒品成為新常態,大量毒販不再攜帶毒品,而是利用網絡購買、銷售或者利用虛假的身份信息郵購毒品,還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匿名轉賬支付毒資,打擊難度加大。此外,新型合成毒品增長迅速,毒品花樣不斷翻新,並在一定地域內呈現氾濫趨勢。

  新京報訊 6月26日是國際禁毒日。最高檢昨日召開“充分發揮檢察職能,依法懲治和預防毒品犯罪”新聞發佈會,通報2018年以來檢察機關懲治和預防毒品犯罪的工作情況。

  一週前,國家禁毒委員會辦公室發佈《2018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指出,通過一年努力,我國禁毒工作取得明顯成效,現有吸毒人數240餘萬人、占全國人口總數的0.18%,首次出現下降。

  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陳國慶介紹,檢察機關依法履行批捕、起訴職責,嚴厲打擊各類毒品犯罪。2018年至2019年5月,全國檢察機關共批捕毒品犯罪案件139084人,占全部刑事案件逮捕數的9.45%,同比下降9.69%;起訴毒品犯罪案件164494人,占全部刑事案件起訴數的7.07%,同比下降9.93%。去年以來,檢察機關批捕起訴的毒品犯罪案件數量有所下降,毒品犯罪高發勢頭得到遏製。

  陳國慶稱,毒品犯罪案件量在全國刑事案件中,僅次於危險駕駛和盜竊犯罪,排第三位。從批捕情況看,當前毒品犯罪重點地區問題仍然突出,廣東、四川、湖南、雲南、廣西等地毒品犯罪案件高發。一些地方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有增多態勢,社會影響惡劣。

  此外,製毒活動方式呈現作坊式、階段式特徵。犯罪分子分階段實施、流竄作案,以逃避司法打擊。利用網絡和物流運輸毒品也成為新常態。陳國慶介紹,大量毒販不再攜帶毒品,而是利用網絡購買、銷售或者利用虛假的身份信息郵購毒品,還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匿名轉賬支付毒資,打擊難度加大。新型合成毒品增長迅速,毒品花樣不斷翻新,並在一定地域內呈現氾濫趨勢。

  ■ 關注

  “暗網”交易等新型毒品犯罪取證難

  最高人民檢察院辦公廳(新聞辦)主任、新聞發言人王鬆苗稱,目前,禁毒鬥爭依然面臨嚴峻考驗,毒品濫用人數增速減緩但規模依然較大;冰毒已取代海洛因成為我國濫用人數最多的毒品;合成毒品濫用仍呈蔓延之勢,複吸人員濫用合成毒品占主流;毒品市場花樣多、新類型毒品不斷出現;不法分子越來越多應用現代技術手段走私販運毒品。

  據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廳副廳長黃衛平介紹,目前國內新型毒品層出不窮,有“藍精靈”“犀牛液”“小樹枝”“0號膠囊”等,極具偽裝性和迷惑性。在傳統毒品、合成毒品問題之外,出現了新精神活性物質疊加的問題。

  此外,犯罪方式多樣、查辦鑒定困難。當前,利用互聯網進行涉毒犯罪活躍,2018年全國破獲互聯網毒品犯罪案件近萬起,“互聯網+第三方平台支付+物流郵遞”逐漸成為製毒的原料、工具、技術購銷以及毒品交易的常見方式,衍生出“暗網”交易、GPS定位運輸等新型犯罪方式。對於新類型毒品犯罪,在犯罪人主觀明知、毒品種類和數量標準等方面普遍存在取證難的問題。一些新精神活性物質危害性、成癮性尚不明確,鑒定的依據不足,列管難度大。

  黃衛平稱,打擊新類型毒品犯罪案件,檢察機關將著重統一法律適用標準。加強與公安機關、人民法院等部門的溝通協調,及時研究立案追訴標準和法律適用標準,通過製定司法解釋和規範性文件統一執法司法尺度。

  此外,加強案例指導。通過定期收集、整理、發佈新類型毒品犯罪典型案例,給各地辦案人員提供有力的參考,引導大家積極穩妥地處理新類型案件。做好提前介入工作。對於新類型毒品犯罪案件,要提前介入案件的偵查活動,及時、準確掌握案情,明確取證方向和範圍,提出完善證據的意見。如四川成都檢察機關在辦理含γ-羥丁酸成分的“哢哇氿”案件中,省、市、區三級檢察機關聯動,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夯實證據基礎。

  涉毒未成年人情節輕微作不起訴處理

  據黃衛平介紹,目前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有三個顯著的特點:一是文化程度較低,涉毒未成年人大多輟學早,自控能力、辨別能力差,法律意識淡薄;二是家庭教育缺失,這些孩子缺少家庭關愛,父母離異或長期不在身邊,疏於管教。他們往往出於獵奇的心理,染上毒癮後越陷越深,最後以販養吸;三是大多受成年人教唆,在犯罪團夥中未成年人往往被成年人教唆、利誘而協助進行毒品犯罪。

  黃衛平稱,下一步,檢察機關將嚴格依法辦理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對涉毒未成年人少捕慎捕,對犯罪情節輕微的作不起訴處理。開展法治進校園、進社區的活動,採取講法製課、報導典型案例等形式,增強未成年人的法律意識、拒毒意識。

  此外,還將參與構建未成年人禁毒綜合治理體系。打造家庭、學校、社會“三位一體”的青少年毒品預防模式。檢察機關對經曆司法程序而被納入台賬的吸毒未成年人,會同有關部門定期回訪調查,加強觀護幫扶幫教工作,讓其早日重歸社會。

  ■ 案例

  深挖“案中案”查獲毒品交易上下家

  在郭雄林、郭寶福、郭鉛販賣毒品案中,湖南省郴州市人民檢察院在審查歐陽峰、歐旭強、何文彬涉嫌販賣毒品案過程中,發現毒品來源及毒資去向未查清。通過歐陽峰、歐旭強的供述,發現毒品來自廣東的“阿林”,且毒資通過歐陽峰銀行賬戶轉賬至“阿林”的賬戶。經調取銀行交易記錄,順藤摸瓜,層層追溯,一舉查獲毒品交易上線郭雄林、郭寶福、郭鉛等人。經查,被告人郭雄林夥同其父郭寶福向郭鉛等人購買冰毒後,四次販賣給歐陽峰、歐旭強等人,共計5000餘克。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販賣毒品罪,分別判處郭雄林、郭寶福、郭鉛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最高檢指出,毒品案件上下家聯繫隱蔽,往往難以查清。為確保對毒品犯罪的“全鏈條”打擊,本案檢察機關在辦案中,始終把握毒品來源、毒資走向兩條主線,做到“三必查”,即與案件有關的人必查,看是否構成犯罪;與案件相關的事必查,看是否存在案中案;有疑點必查,看有無深挖的必要。同時積極引導取證,詳細列明補充偵查提綱,成功追訴三名毒品犯罪主犯,擴大了打擊成果,剷除了該條毒品犯罪鏈。

  補充偵查發現新證據認定犯罪事實

  在蒙世升販賣毒品案中,靈山縣檢察機關經初期審查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張宗勝、李劍上訴案件過程中,委託自治區檢察院技術部門進行電子數據檢驗,恢復並提取已被刪除的張宗勝、李劍、蒙世升的短信、微信信息以及通訊錄,並與其他證據相印證,據此認定蒙世升販賣毒品的事實。而後,督促公安機關對蒙世升重新提請逮捕,依法追究蒙世升販賣毒品罪。欽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被告人蒙世升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最高檢指出,毒品犯罪案件隱蔽性強,取證難度大,檢察機關始終堅持證據裁判原則,不因毒品案件的特殊性而放鬆對證據標準的要求,在證據不充分、不符合逮捕條件的情況下,依法履行不批捕職能。同時在案件審查過程中,檢察機關切實發揮主導作用,依法做好自行補充偵查工作,對電子證據進行收集提取和審查判斷,取得了認定蒙世升犯罪的關鍵證據,對犯罪嫌疑人進行了追訴,把住了證據質量關。

  新京報記者 何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