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給了比特幣漲回一萬美元的勇氣?
2019年06月24日07:27

  既然音樂沒有停止,舞會還可以繼續下去;但是,隨著舞池里的人越來越多,不妨先向出口靠近,謹防散場時的踩踏。

  ——花旗分析師Matt King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6月22日清晨,當人們正處於週末的放鬆狀態時,比特幣價格悄然突破了1萬美元大關。虛擬貨幣報價網站CoinMarketCap的數據顯示,比特幣當日最高價為11157.35美元,比起今年年初的3768.84美元,上漲了196%。

比特幣價格走勢圖
比特幣價格走勢圖

  比特幣在2017年12月曾創下2萬美元的最高紀錄,但隨之而來的整個2018年幾乎都是在下跌中度過,最低時只剩3200美元,如今的價格相當於從小腿肚升回肚臍眼。

  今年以來,隨著種種消息刺激,比特幣似乎重新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力,開始了新一輪上漲。

  光是6月份就有三條重磅新聞:1.數字貨幣領域的投資人孫宇晨3000萬拍下巴菲特午餐;2.比特易創始人惠軼做空比特幣期貨巨虧因而自殺;3.Facebook發佈數字貨幣Libra。

  其中,Libra的發佈,讓數字貨幣行業的投資者尤其感到興奮,因為終於有影響力巨大的公司加入了,對於數字貨幣來說,注意力就是市值。

  諾貝爾獎得主羅伯特•席勒早年曾這樣形容比特幣:泡沫一詞作為一個比喻可能會引起誤解,投機泡沫並不會就這樣一下子結束掉,其實我認為叫做“投機性流行病”可能更好,因為我們知道病毒會變異,可能會重新爆發。

  正如席勒教授所說,比特幣又開始讓世界陷入流行性感冒了。那麼,為何比特幣近期不斷上漲?普通人該如何看待比特幣?Facebook推出的數字貨幣Libra又會對比特幣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來看看大頭的觀點。

  比特幣近期的上漲首先跟它自己的週期有關係,因為它瘋漲過,同時也暴跌過。所以如果從週期的角度看,它現在的上漲是跟前期的下跌週期對應的。

  第二就是國際貿易問題。中美貿易、多邊貿易問題相對比較複雜,而且複雜當中負面的因素比較多,大家對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前景都看不太清,很難把握,加上彙率市場又處於波動當中,這時比特幣就有了一些投機的機會。

  同樣是上漲,但比特幣跟黃金不一樣,黃金是金融屬性,比特幣投機屬性更強一點。

  對於普通投資者來說,不讚成參與比特幣。因為比特幣本身的複雜性,跟其他的投資產品不一樣。比特幣的知識結構和它的技術掌握難度比較大,而且比特幣還有一個問題是沒有風險歸屬。

  去投資美元,美元的風險可能跟美國經濟有關,跟美國的債務有關;去投資黃金,可能是跟美元的走勢相反,跟央行的政策有關;但是比特幣的風險歸屬地到底在哪?你很難找到。風控點沒有的話,就無法做出對應的措施進行對衝。

  對於Facebook最近推出的數字貨幣,我覺得它也是一個網絡的產品,跟比特幣有相似的地方。我們討論貨幣的時候,它一定有歸屬國,它一定有屬地。但是數字貨幣它是一個網絡,網絡是全球共通的,它最終的風險歸宿是無法控製的。

  Libra是一個跟科技網絡連在一起的東西,Facebook科技屬性更強,金融屬性弱一些,它做不了這個貨幣。

  其實比特幣的熱炒跟當前整個市場的環境有特別重要的關係,風險在加大的同時趨勢性不明朗,所以總會找一個點來炒一把,而這個時候Facebook正好把這個點推出來了,就這麼簡單。

  其實在Facebook的數字貨幣Libra白皮書公佈之前,比特幣就已經是今年以來表現最好的大類資產了(或許傳統投資圈並不把它視為大類資產的一種)。

  Libra只是為比特幣突破一萬美元加了一把柴火。結合近期監管側的許多要聞,投資者對數字資產的情緒一下子就被點燃了。

  此前英國央行發佈了一份未來金融的研究報告,英國央行行長卡尼在評論這份研究報告的演講中提到,或許會給新型的支付機構(包括Libra)開綠燈,將這類機構直接接入央行的支付體系和存款賬戶。

  這意味著只要支付機構接受和銀行同樣的嚴苛監管,就可以加入到銀行業務中去,此外法國中央銀行行長也表態該國正在設立一個G7特別工作組,研究中央銀行如何確保像Libra這樣的加密貨幣受到各種法規的監管。

  另外,在上週,美聯儲暗示即將開始降息,黃金也藉機突破了前期的壓力位,比特幣圈內向來將比特幣視為數字黃金,在諸多事件的刺激下促成了此輪上漲。

  我認為,普通投資者是否入場,取決於他是否明確認識到了比特幣的波動風險(參考上一輪的暴漲暴跌),我個人不太方便給出投資建議。

  另外,對於Libra來說,我認為它不像比特幣,更像是法定貨幣附庸。Libra作為一種新的貨幣發行,其支撐的資產是銀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債券。市面上有許多和這類所謂的“真實資產儲備”結構近似的金融產品,比如美國的政府型貨幣基金和我們大家都熟知的餘額寶。

  Facebook發佈的白皮書提到,如需創造新的Libra幣,則必須使用法定貨幣按1:1比例購買Libra,並將該法定貨幣轉入儲備。簡而言之,對投資者和用戶而言,只有一種方法可以創造更多的 Libra,那就是使用法定貨幣購買。

  實際上,當我們把人民幣現鈔存入銀行的時候,就是使用法定貨幣按1:1比例購買了“人民幣存款”。然後銀行把收到的現鈔轉入儲備(準備金或庫存現金)。

  今年早些時候,朱克伯格在開發者大會上強調,支付將是Facebook的重要領域。於是Facebook發行了自己的加密貨幣。

  那麼Facebook的加密貨幣,與一般意義上的虛擬貨幣有什麼區別呢?

  簡單說來,Libra是一個基於區塊鏈底層、有100%儲備資產支援、幣值波動較小的無國界穩定數字代幣。

  由此也就不難看出Libra與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根本區別之所在。對於任何一種通行貨幣而言,幣值的穩定可以說是基本要求,但是像比特幣那樣一日一價甚至一時一價,投機屬性遠遠超過了其作為一般等價物的交易屬性。

  但作為一種穩定幣的Libra其實算不上是什麼新東西,在此之前,Gemini公司已經發行過GUSD,摩根大通也發行過JPMcoin,也曾一度引發諸多聯想,但時至今日,還未看到它們在全球支付體系中掀起什麼滔天巨浪。

  不管虛擬貨幣被描述得如何具有革命性意義,其能量的發揮還是要依賴於應用場景。沒有足夠廣闊的應用場景,最終的結局恐怕也只能是不了了之。就目前而言,美元體系尚不能滿足區塊鏈世界難篡改、可溯源、公開透明等要求,那麼需要用美元(以及其他籃子內貨幣)轉換之後才能使用的Libra,其滿足需要的能力會更強嗎?

  同時,Libra仍然只是一種在特定網絡社區或商圈內使用的專用代幣,既然是代幣,那麼去談它取代法定貨幣的可能性,則未免過於理想化了。

  另一方面,從加密貨幣角度說,不會上升為主權貨幣並不影響投資價值。中國雖然不能交易,但在居民海外資產配置過程中不必妖魔化比特幣,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或代表了新的避險資產,比房地產、黃金等資產更具便捷性,可以作為海外資產配置的組合選項之一。

  經濟學中依據貨品供求關係,有這麼一條原則:產量大而生產成本低的貨品價格恒低於產量小而生產成本高的貨品價格。(水和鑽石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這裏沒有強調產品的效用問題)。

  據說,現在每枚比特幣的成本已經超過2000美金。我想,加上全球財富配置需求等因素,相對應的價格應該會在1萬美元附近。

  不過,需要提醒的是,加密貨幣投資具有高風險性,事實上,從最高峰到現在幾乎跌去一半,如果配置比重過高,這恐怕也不是很多投資者能夠承受的。因此,比特幣只能作為資產組合配置的一部分。

  投資比特幣需要注意兩點:一是要把握準進入的窗口時間,比特幣對避險事件、大國態度等政治、政策影響十分敏感,很容易出現價格過山車現象,切莫出現高買低賣等踩錯節點的情況,否則很容易類似於買黃金的“中國大媽”,數年難以解套。二是首選投資比特幣等少數頭部加密貨幣,安全性相對高一些。

  本篇作者 | 拾月 | 李夢清 | 當值編輯 | 鄭媛眉

  責任編輯 | 鄭媛眉 | 主編 | 魏丹荑

  圖片來源 | 視覺中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