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陸軍探索“精確”電子戰技術 在敵軍雷達上造虛假圖像
2019年06月24日14:09

原標題:美陸軍探索“精確”電子戰技術 在敵軍雷達上造虛假圖像

參考消息網6月24日報導 美國《防務新聞》週刊網站6月17日發表了題為《美國陸軍通過電子戰展示力量的最佳方式是什麼?》的報導。美國陸軍對“利用強大電子干擾手段阻止敵方部隊之間通信聯絡”這一原始方式不感興趣。相反,美軍官員更傾向於“外科手術式”電子襲擊的作戰概念體系。這可能包括在敵人的雷達上創造虛假圖像,讓敵方誤以為美軍戰機是在(美軍設定的)某個地點出現時,卻在另一地點投射力量,或者破壞敵方無人航空系統的指揮和控製環節。

報導稱,負責管理美國陸軍電子戰能力的馬克·多特森上校在媒體電話會議上說:“對手發射這些干擾信號時,讓全世界都知道了他們的位置。我們未來要考慮的是外科手術式的電子攻擊、電子入侵或者說21世紀的電子攻擊。我們正在尋找更隱秘的方式發動電子攻擊。利用低功率來影響信號,並以一種別人可能無法察覺到你正在干涉他們行動的方式來影響信號。”

多特森說,未來的能力不應純粹依靠蠻力,而應該著眼於最終結果,比如可以選擇殺傷的是敵軍的通信能力還是使用雷達探測能力。

美國網絡卓越中心的高級網絡情報顧問戴夫·梅說:“可以採用各種不同的方法來產生必要的效果,而不必進行我們傳統上所說的電子干擾。”

資料圖片:美陸軍網絡電子戰宣傳圖。(圖片來源於網絡)

資料圖片:美軍進行網絡戰演習。(圖片來源於網絡)

這些官員是在戈登堡舉行的為期一週的技術實驗“網絡探索”結束時發表上述言論的。“網絡探索”是一個原型開發活動,讓美陸軍能夠測試來自產業界的技術和概念,以幫助解決未來的問題。

報導稱,美陸軍領導人今年關注的幾個領域包括:改進對地面層系統的要求,該系統是一個綜合的電子戰和信號情報系統,將為編隊提供急需的干擾能力。識別實施快速捕獲行動的候選對象。降低當前計劃的風險,並確定具備電子戰能力的候選工具,以裝備“情報、信息、網絡、電子戰和太空”特遣隊(I2CEWS)。

梅說:“‘網絡探索’活動幫助我們(美陸軍)將這些困難的挑戰交給產業部門,並讓其為我們提供全新的方案。”

報導稱,在“網絡探索”活動中,美陸軍官員重點關注的是總體的地面層系統和它的2個子系統:即戰術電子戰系統和戰術信號情報系統。這2個系統都是美陸軍用來試驗不同技術的綜合平台,從而可以進行傳感、信號情報、電子戰和射頻網絡攻擊等。

美陸軍還測試了一種波譜分析儀,這種工具可以告知指揮官其系統在電磁波譜中的健康狀況。這種工具將提供“藍軍”(友軍)電磁波譜足跡的細節。美陸軍目前登記在冊的波譜管理項目“電子戰規劃和管理工具”僅提供依靠實地傳感器獲得的“紅軍”(假想敵)波譜細節。相比之下,美陸軍在此次“網絡探索”活動中使用的波譜分析工具則是一種手持系統,無需依賴屬於戰術行動工具的傳感器。

【延伸閱讀】沉默殺手!美軍測試新電子戰裝備:“摧毀”敵人坦克部隊

參考消息網6月27日報導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網站6月17日報導稱,美國陸軍軍事人員在陸軍國家訓練中心進行的一次模擬坦克進攻中成功利用先進的電子戰技術完全摧毀了敵人的裝甲部隊。

一名陸軍觀察員描述這場在加利福尼亞州歐文堡陸軍國家訓練中心舉行的演習時表示,由陸軍快速反應能力辦公室開發的電子戰裝備迫使敵軍坦克“停止前進、(坦克手)走出坦克、取下防護並削弱了它們的機動性”。

這是陸軍近期對戰術電子戰進行的第2次重要測試。今年4月,陸軍快速反應能力辦公室對駐紮在德國菲爾斯埃克的美國陸軍巴伐利亞警備區第2機械化團的近20名軍人進行了全副武裝,為他們配備了先進的電子戰裝備以開展試驗,這是陸軍電子戰系統首次應用於戰術環境。

這種“輕便背包”大小的車載和步兵攜帶裝備具有2項主要功能:“探測識別”敵方電磁信號的多功能無線電觀察與指揮(VROD)能力和所謂的VMAX能力——借助“電子襲擊效應”“搜尋並攻擊”。陸軍快速反應能力辦公室稱之為“比戰鬥機反導彈系統使用的現有干擾系統更加有效”。

2次測試預示著國防部把“網絡軍人”從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的白日夢變成戰術工具的計劃取得了重要的里程碑式進展。

正如防務網站最近指出的,冷戰結束時美陸軍大幅縮編了電子戰部隊。過去幾年,雖然五角大樓重視網絡安全和作戰行動,但戰地級別的電子戰軍事領域——“戰術網絡”卻退居次要地位,用於防禦俄羅斯和中國的黑客,確保重要系統和基礎設施的安全。

據報導,由於陸軍正式電子戰計劃要到2023年才實戰部署作戰進攻干擾系統,因此,2015年時任美陸軍部長埃里克·範寧和陸軍參謀長馬克·米利上將為快速反應能力辦公室特撥款1億美元預算,用於5年內盡快開發和測試各種電子戰樣機系統。2016年,陸軍開始探索成立一支新的電子戰部隊,與步兵共同負責作戰行動。

陸軍網絡部隊負責人帕特里夏·弗羅斯特準將2016年12月曾經告訴記者:“任務分析今天才開始。”他強調要盡快培養電子戰專家,重新奪回以往幾十年被放棄的虛擬戰場。

由於俄羅斯在烏克蘭和東歐的領土野心,在菲爾斯埃克以外的地方對這套新型電子戰系統開展實戰試驗選在了北約易受攻擊的盟國之間進行,比如波蘭、斯洛伐克和捷克。快速反應能力辦公室主任道格·威爾奇指出,最新系統將作為美國駐歐洲司令部今年10月與20個夥伴國家舉行“軍刀衛士”演習的重要內容進行實戰測試。

但是,別指望這套新型電子戰裝備很快就能列裝基層部隊。威爾奇說美陸軍準備從7月起,直到10月份的“軍刀衛士”軍事演習開始,聽取軍人的反饋(特別是缺點和問題),以開展進一步測試後再最終於2017年底投入使用這套新型電子戰裝備。(編譯/鄭國儀)

資料圖:俄軍T-90坦克縱隊越野開進中。

(2017-06-27 00:16:01)

【延伸閱讀】零傷亡戰爭時代?美軍測試用電子戰系統保護坦克

參考消息網4月18日報導 外媒稱,隨著反坦克威脅變得日益複雜,海軍陸戰隊正考慮像如今的船隻和飛機那樣,用積極保護和電子戰系統來防禦來襲炮彈,從而保護其地面車輛。

據美國海軍學會網站4月14日報導稱,海軍陸戰隊負責作戰開發和融合的副司令羅伯特·沃爾什,在13日的一次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海上力量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隨著技術進步,反坦克威脅也正迅速發展。

他說:“當我們的飛機、直升機和固定機翼飛機受到來自紅外導彈的威脅時,我們迅速開發出了一種能夠戰勝這種類型導彈的功能。目前,我們看到地面上的威脅正在發生變化,變成一種複雜得多的威脅。我們不斷在做的,就是升級我們地面裝備的裝甲水平。我們已經開始考慮利用更高的技術能力,利用車輛防禦系統和積極防禦系統,挫敗反坦克製導彈藥、火箭筒……還有軟能力,這是我們的飛機在使用的技術。”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海軍陸戰隊正與陸軍一起,測試以色列的主動防禦系統。陸軍租借了四套這種系統,而且將用他們的“斯特賴克”戰鬥車輛和M1A2坦克進行測試。沃爾什在聽證會後告訴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站,海軍陸戰隊目前正改裝部分M1A1坦克,以安裝配備主動防禦系統的底座,而且海軍陸戰隊以後將與陸軍合作,在海軍陸戰隊的坦克上測試這種防禦系統,從而抵禦反坦克導彈和火箭筒。

以色列的主動防禦系統既有積極防禦,也有軟防禦部分。沃爾什說,當傳感器探測到來襲威脅時,既可以通過發射炮彈也可以通過干擾達到消除威脅的目的。

沃爾什補充說,海軍陸戰隊還正投資一種無人空中系統,以幫助進行偵察,並試圖在敵人對美國坦克發射導彈前發現他們。儘管天空中的監視增加,但敵人仍然能夠實施攻擊,因此沃爾什說海軍陸戰隊需要做得更好,而不僅僅是增加裝甲保護坦克內的人員不受爆炸傷害。

資料圖:M1主戰坦克進行越野機動表演。

(2016-04-18 08:33:16)

【延伸閱讀】美媒:美軍新推“認知電子戰” 對抗中國雷達

參考消息網3月3日報導 美媒稱,五角大樓的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正致力於新一代基於人工智能的電子戰系統。如果該項目獲得成功,那麼這些由人工智能驅動的新系統將為美軍提供一種對抗強大的俄羅斯和中國雷達的方式。

據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2月29日文章,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局長阿拉蒂·普拉巴卡爾2月24日對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新威脅與應對能力小組委員會稱:“我們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的項目之一是對這個問題採取一種全新策略,我們將這項努力稱作認知電子戰。”

普拉巴卡爾說:“我們正利用人工智能來實時瞭解敵方的雷達正在做什麼,隨後立即創建一個新的干擾配置文件。這一整個感知、學習和適應過程連續不斷進行。”

文章稱,包括具有隱形能力的洛克希德-馬丁F-22和F-35戰鬥機在內的當前一代飛機擁有一個敵方雷達信號和干擾配置文件的預置數據庫,這些數據存儲在一個威脅庫中。但如果這些戰機遇到一種此前未曾遇到過的信號,那麼該系統就會將此威脅登記為未知,這意味著這些飛機容易受到此威脅影響。

普拉巴卡爾說:“今天,在我們的飛機出去執行任務時,它們裝載了一套干擾配置文件,這些干擾配置文件是它們可以發射的具體頻率和波形,旨在干擾敵方雷達,以保護自己。有時候,在它們今天出去的時候,它們會遇到一種新的頻率或不同的波形,這種頻率或波形並未預置,不存在於它們的庫中,在衝突中,這會令它們暴露。”

文章稱,在和平時期,五角大樓通常會部署一種信號情報飛機,例如RC-135V/W“鉚釘”電子偵察機,以收集新波形的數據。這些數據隨後被傳到一個實驗室接受分析,以便一個新的干擾配置文件能夠得到創建。這些新的干擾配置文件隨後被納入F-22、F-35和F/A-18等戰鬥機的作戰飛行程序更新。普拉巴卡爾說:“最後,在幾個月、有時甚至是幾年之後,我們的飛機終於能夠得到它們在應對這種新的雷達信號時所需要的保護。”

文章稱,在數字革命之前的那些年里,雷達波形很少改變,上述緩慢過程可能就足夠了。在當今時代,一種新波形能夠利用軟件微調很快創建,當前的過程令美軍很容易受到攻擊。普拉巴卡爾說:“那個運轉緩慢的世界現在已經不存在了。如今修改一個雷達系統並不是太難。想想那些為全世界數十億人帶來通訊系統和互聯網的技術,那些也正是人們目前用來修改雷達的技術。”

普拉巴卡爾說,這是一個在全世界很多不同地區突然出現的問題。目前,美國所擁有的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實時分析敵方波形的作戰飛機就只有諾思羅普—格魯曼公司的EA-6B“徘徊者”飛機(它仍在海軍陸戰隊服役)和海軍的波音EA-18G“咆哮者”飛機。這兩種飛機都已經預置了機載威脅庫,與此同時,機上都有電子戰軍官。這些電子戰軍官能夠識別並分析未知的敵方波形,並且根據他們的經驗在一定程度上實時想出干擾這些波形的方式。然而,這遠非完美,因為這完全依靠電子戰軍官個人的技能。

文章稱,如果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基於人工智能的新電子戰系統奏效,它將為五角大樓節省時間和資金,並且在機組人員遇到一種新的敵方地對空導彈系統或戰鬥機雷達時,可能挽救他們的性命。普拉巴卡爾說:“這一切意味著,我們的飛機未來將不需要等待幾週、幾個月甚至是幾年,它們將能夠在戰場上實時適應它們所遇到的新雷達威脅並對其進行干擾。”(編譯/李莎)

資料圖片:五角大樓

(2016-03-03 00:13: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