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點手記: 陶溪川這一夜
2019年06月18日15:36

原標題:蹲點手記: 陶溪川這一夜

  新華網南昌6月18日電(郭奔勝 邱黎 索煒)來這裏,夜色剛好。這裏的夜,讓你流連忘返。

  伴著夜色,在這裏,能讀懂陶瓷工業的百年興衰,能看到中華瓷都的千年文化,能展望美好未來的壯闊宏圖。

  夜,因為這裏變得更加精緻、浪漫……

  這是瓷都的夜,陶溪川的夜。

  這裏的夜晚 剛好

  6月中旬,我們在暮色初降時來到慕名已久的陶溪川。恰逢一場夏雨過後,老窯磚鋪就的地面、淩霄花攀援的牆壁,都浸潤在雨後清爽的空氣中,我們的心也被浸潤著。

  這是一個工作日的夜晚,沒有節假日的喧囂,街區里三三兩兩的人們在悠閑地漫步。抬頭不時可以看到高高聳立的煙囪,我們仰望著它,彷彿與曆經百年滄桑的靈魂對望。想像著它曾經俯視過這裏機器轟鳴、窯火熊熊的熱鬧輝煌,也見證過人去樓空、荒草叢生的衰敗凋敝……今夜的煙囪下,晚風輕拂,四五個年輕人在溪邊長椅上笑談,美術館的燈光在粼粼水波中蕩漾。

  陪同我們的陶邑文化發展公司副總經理,名字就叫剛好,負責陶溪川的運營工作。她邊走邊向我們娓娓道來,這裏之所以叫陶溪川,是希望陶瓷文化如涓涓溪流彙聚成川,永遠傳承。這個占地197畝、建築面積8.9萬平米的文創街區,位於景德鎮東城區新廠——昌江一線的黃金地帶。她一路領著我們走過的一棟棟建築:這裏的前身是景德鎮國營十大瓷廠之一的宇宙瓷廠,這棟是原來的包裝車間、這棟是原來的窯爐車間……如今它們一一變身成博物館、美術館、藝術家工作室、網紅書店、酒吧……

  夜色漸濃,我們穿行在古老而又時尚的街區中,猶如徜徉在清明上河圖里,感受著曆史的印記和現代生活場景交互融合,彷彿穿越時空之旅。雖然沒有月光,但是燈光照亮的街弄自然清澈,帶給我們心靈的共鳴,感覺剛剛好。

  剛好說,人們愛這裏的夜晚,因為8點、10點、淩晨1點的夜都不一樣。這就給了我們探尋的動力。

  這裏的故事 剛好

  夜晚8點的陶溪川濃淡相宜,主街道兩邊的店舖里陳列著風格各異的陶瓷製品,藝術家王少軍的陶瓷人物塑像在街區一角躬身站立,草地上的裝置是老瓷廠廢棄的機器;陶瓷工業博物館、陶瓷3D打印……目光所及,處處都是瓷的元素。它提醒我們,這裏曾因瓷而生、因瓷而盛,如今要因瓷而變。一眼千年,它讓我們看到瓷都的前世今生。

  與我們同行的景德鎮陶瓷文化旅遊發展集團董事長劉子力,自稱是標準的“瓷二代”,從陶瓷工人到原國營瓷廠的廠長,他親身經曆了景德鎮陶瓷工業的興衰起伏,也是陶溪川華麗轉身的“主推手”。

  站在街區中央的水景廣場,劉子力感慨到:從五六十年代的包豪斯廠房、到八十年代的鋼筋混泥土建築,這裏處處都是“活”的曆史。現在我們腳下踩著的,是廢棄窯爐里拆下的耐火窯磚;煙囪上幾十年前刷上的標語清晰可見,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人們耳熟能詳;最有意思的是街邊一字排開的三根水泥柱,婷婷玉立、閃閃發光,被稱為“陶溪川三大美人”,原本是鍋爐房蒸汽管道的三根支架。

  這一切都讓劉子力頗感驕傲:老瓷廠的改造沒有拆掉一棟廠房,沒有丟棄一磚一木。22棟老廠房被完整保護、修復,根據功能的需要加以現代化的建築結構;煤燒圓窯包、隧道窯、油燒隧道窯和焦化煤氣窯——體現陶瓷燒製工藝更迭的四代窯爐,以及各種機器、設備、工具、檔案等,被妥善安排在改造後的空間內,以一種全新的姿態重新置身舞台中央,向人們展示著從曆史深處走來的景德鎮現代陶瓷工業。

  夜色里的陶溪川,每一處都是真實的。而這裏的真實,讓曆史更像曆史,讓現在就是現在。這是跨越時空的傳承,其背後,是景德鎮人對曆史的敬畏,對文化的自信。

  這樣的故事,不濃不淡。正如從淘泥拉胚到施釉燒製,72道工序急不得也慢不得,剛剛好。

 這裏的夢想 剛好

  古老的瓷都,在新時代有新的夢想。陶溪川人說,我們的夢想從未間斷。

  這裏有世界夢。早在一千年前,通過海上絲綢之路,景德鎮瓷器穿越洋流,向世界講述著中國故事。今天,彙聚在景德鎮的3萬餘“景漂”中,有5000多名來自海外的“洋景漂”,他們在這裏,找到他們夢想的家園。

  剛好一路向我們介紹著:這裏是一位韓國藝術家的工作室,他的青瓷作品和中國藝術家的作品有著明顯不同的風格;這是美國小夥喇叭(Ryan Labar)的工作室,他用3年時間把自己熬成了一個“瓷都通”;這是享有國際聲譽的日本陶藝師安田猛的工作室,他在景德鎮已經生活了14年……在陶溪川國際藝術家工作室,已經有50多個國家的100多位外國藝術家駐場創作。每年五一、國慶期間,這裏還要舉辦盛大的“春秋大集”,中國九大美院的師生和世界各地30多個國家的藝術家齊聚陶溪川“擺攤”。對於陶瓷的共同熱愛,讓不同國籍的人們相聚在一起,在這裡實現他們的夢想,也把一個真實的、全新的景德鎮傳遞給世界。

  這裏有創業夢。夜晚10點,我們走進陶溪川的創業者家園——“邑空間”,立即感受到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一隻玲瓏的瓷貓在杯子邊緣探出頭來,盤子和碗可以“長”出萌萌的小腳;宋代執壺換成了玻璃材質,可醒紅酒可煮白茶;這裏的作品不拘一格,讓我們感歎創意無限。

  一位女生正在自己的舖位前練習書法,身後的展架上擺放著繪有仿齊白石魚蝦的茶具。我們上前攀談,女生說她來自才子之鄉撫州臨川,在景德鎮陶瓷大學畢業後留下創業。陶溪川為他們提供了免費的店舖、攤位和其他方面的創業幫扶,她喜歡這裏,她要在這裏朝著自己的夢想前進。在這裏,人賦予瓷內涵;瓷與人生、夢想、智慧結合。

  夜色已深,邑空間依然燈火通明。一條深邃的窯爐橫亙其中,同行的負責人告訴我們,這是老瓷廠留下的隧道窯,曾經燒製過無數出口暢銷瓷,如今窯火已熄。但我們看到,明亮的燈光下,一張張年輕的面孔,洋溢著追夢的激情。他們猶如一顆顆火種,傳承著瓷都千年不滅的窯火,生生不息。

  指著夜幕中隱約可見的鳳凰山,劉子力告訴我們,今晚我們看到的,只是陶溪川的十分之一。沿昌江東岸鳳凰山下的一大片區域,在未來的四五年都將“彙入”陶溪川,這裏將形成一個新興、多元、國際化的陶瓷文化新地標。

  陶溪川正在孕育,正在生長。景德鎮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吳雋告訴我們,今天的景德鎮,不僅僅只有一個陶溪川。綠樹掩映的珠山腳下,融合設計、體驗、民宿等“陶瓷+”形態的三寶國際瓷穀已初具規模;龍珠閣下,包含240棟古建築修繕的禦窯博物館呼之慾出;城市“雙修”讓雜亂破舊的城區變得“眉清目秀”……景德鎮,正在奮力書寫著新時代的瓷都故事。

  不知不覺中,已到了淩晨1點。這一場與陶溪川的夜話讓我們意猶未盡。燈火漸暗,我們的足音迴響在空曠的街弄;夜晚的陶溪川,美得讓人不捨離去,靜得讓人聽見自己的心跳。我們彷彿在這裏,觸摸到了千年瓷都從古老走向未來的澎湃脈搏。

  陶溪川,這一夜,剛好。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