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起種未來
2019年06月18日10:29

原標題:我們一起種未來

  6月的霍洛林場綠意盎然。2015年,這裏的部分林區成為全國唯一以沙地人工植樹造林為主體的內蒙古成吉思汗國家級森林公園的重要組成部分。連日來,林場工人們在忙碌著,嚐試在沙地上栽種經濟林,也種下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期望。

  曆經三代造林人的接續奮鬥,這個地處毛烏素沙地邊緣的林場如今已被鬱鬱蔥蔥的綠色覆蓋。

  時光彈指過,從沙海變成綠洲的又何止霍洛林場。近年來,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成功實踐,國土綠化和防沙治沙工程不斷推進,治沙科技成果不斷湧現,我國實現了從“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的曆史性轉變。

沙塵天數縮減到個位數

見證“綠進沙退”巨變

  風沙逐漸離開了北京城!長期居住在北京的居民對當年黃沙蔽日的景象仍然記憶猶新。據北京觀象台沙塵資料統計,上世紀50年代北京春季沙塵日數平均多達26天;90年代以後至本世紀初,沙塵日數明顯下降至5至7天左右;現在京津冀沙塵暴頻率降至每年0.1天。

  隨著近年來京津風沙源治理、平原百萬畝造林和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等工程的推進,延慶康莊、大沙河流域等昔日五大風沙危害區已徹底得到治理。森林植被的護佑使得澇、旱、風、沙等自然災害明顯減少,生態環境也大為改善。

  “南荒灘”是上個世紀90年代前,人們對延慶康莊地區所呈現的土地沙化的最形象表述。這裏地處河北壩上及內蒙古風源南下的風廊通道,當時該地區被稱作“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全年大風天數在40天以上。

  如今,這裏已經綠樹成蔭,微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油鬆、側柏、國槐、楊柳等蔥鬱一片。原延慶縣綠化辦主任、75歲的楊進福感慨良多。“當年我們引水到荒灘,又從附近運來‘客土’,最難的是挖坑。因為都是石頭,局部還有岩漿層,比混凝土都硬,種樹非常難。”楊進福說。

  從上世紀90年代起,延慶人硬是栽下了32種300多萬株苗木,卵石荒灘、裸岩荒山全部披上綠裝,成為首都的綠色生態屏障。

  延慶康莊地區風沙源的治理,是我國防治荒漠化進程的一個縮影。自2000年以來,全國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連續三個監測期保持“雙減少”,荒漠化土地面積從上世紀末年均擴展1.04萬平方公里轉變為目前的年均縮減242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積由上世紀末年均擴展3436平方公里轉變為目前的年均縮減1980平方公里,率先實現聯合國製定的到2030年荒漠化土地零增長目標。

  同樣具有愚公移山精神的還有山西省右玉人。新中國成立初期,右玉縣沙化土地達225萬畝,占土地面積的76%。

  1949年,第一任右玉縣委書記張榮懷在縣委工作會議上提出了響亮的口號:“右玉要想富,就得風沙住;想要家家富,每人十棵樹。”此後的近70年里,種樹治沙成為曆任縣委縣政府和右玉人民的共同使命。經過幾代人的不懈奮鬥,2005年以來的14年時間里,右玉再沒有出現沙塵暴天氣。

從粗放式治沙到精準治沙

  位於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境內的庫布其沙漠總面積1.86萬平方公里,是中國第七大、也是距北京最近的沙漠,被稱為“死亡之海”。目前治理面積已達6460平方公里,綠化面積3200多平方公里。

  “從‘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的巨變,正是源於治沙科技的不斷創新,支撐荒漠化防治工作取得實效。”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荒漠化司有關負責人說,黨的十八大以來,廣大科技人員和林業工作者在防治荒漠化的實踐和科學研究中,實現了一系列技術創新,取得了一系列新成果。

  低覆蓋度治沙技術的推廣,是近年來我國治沙領域的一項科技創舉。中國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長、沙漠林業實驗中心主任盧琦告訴記者,20世紀60年代開始,我國遵循“大密度,高防效”的植物固沙思路,實施了大範圍的生物防沙治沙措施。多年過去,所造固沙林(灌)出現了中幼齡林“小老樹”,甚至成片衰敗、死亡的現象。同時也發現防沙治沙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就是水分和密度問題,這是沙區植被建設效果是否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經過十餘年的研究,以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為代表的科研團隊,聯合國內20多家科研機構,最終提出了“低覆蓋度治沙”的新理論和模式。其理論依據就是“仿生學”與“點格局”原理,營造了適宜當地自然植被覆蓋度的固沙林,通過改變其分佈格局來提高防風固沙效益,探索出了既能夠充分發揮喬、灌、草各自特性,又能兼顧生產和生態的近自然地帶性植被修復技術。實踐證明,低覆蓋度治沙有效防止了中幼齡林衰敗或死亡問題,保證了固沙林健康生長,增強了沙地、林地的生態功能,降低了固沙工程的建設成本,實現了固沙植被的可持續性和穩定性。目前已根據低覆蓋度治沙理論在乾旱、半乾旱區推廣固沙林6000萬畝。

治沙與治窮相結合

走人沙和諧的道路

  國家林草局資料顯示,我國近40%的貧困縣、近25%的貧困人口分佈在西北沙區。防沙治沙不僅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脫貧攻堅戰的重要一翼。

  甘肅省武威市民勤縣境內的青土湖位於巴丹吉林沙漠和騰格里沙漠的中間地帶。2016年,居住在幾公裡外的西渠鎮外西村村民侍明德加入了民勤縣芸豐蓯蓉專業合作社,看護起了梭梭樹和肉蓯蓉。

  肉蓯蓉是中國西部地區的名貴中藥材之一。去年,通過在合作社務工,侍明德年收入超過5萬元。

  近年來,我國沙產業發展步伐明顯加快,各地充分利用沙區的優勢資源,在嚴格保護和有效治理的前提下,打造一批適合在沙區種植的特色林、果、飼、藥基地,做大做強新疆紅棗、寧夏枸杞、內蒙古肉蓯蓉、青海黑枸杞、甘肅設施種植等一批沙區特色產業帶,形成產業集群。一大批社會資本和民營企業投入到生態文明建設當中,探索生態修復與綠色發展並舉的模式。沙區經濟林果面積已達540萬公頃,年產干鮮果品5360萬噸,占全國年產量的33.9%。

  成績令人鼓舞,未來任重道遠。我們也要看到,總體上看我國仍然缺林少綠、生態脆弱。荒漠化土地面積占國土面積的四分之一,沙化土地占國土面積的近五分之一。而且越到治理後期,難度就更大、需要的時間也更長。未來一個時期,我們仍要加強對土地荒漠化、沙化現象的重視,堅持不懈、久久為功,把愚公移山的精神一代一代傳遞下去,讓我們的綠色家園更加美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