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者”順豐:缺少零售基因仍是最大短板
2019年06月17日09:28

  一小時同城速遞遭遇蜂鳥、美團、達達“螞蟻雄兵” 運力調配需更加智能。

  來源:IT時報

  記者:李丹琦

  從2018年4月2日阿里巴巴聯合螞蟻金服95億美元全資收購餓了麼,到2019年6月5日餓了麼宣佈旗下即時配送平台蜂鳥品牌獨立,短短429天,蜂鳥即配從單純的外賣履約環節順利成長為獨立的數字化、智能化業務。

  不僅是阿里,在外界所有人看來,此次蜂鳥的全面升級,意味著蜂鳥作為阿里本地生活核心競爭力的升級,同時也在向外界傳遞一個信號:即時配送(亦稱同城速遞)新一輪變革已經開始。

  餓了麼蜂鳥、達達-京東到家、美團、順豐同城急送,正在從不同賽道逐漸將目光向即時配送聚焦。作為“最後三公里速遞”的後來者,順豐天生缺少的“零售基因”,讓它在這場競賽中,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和代價。

  同城配送的千億級蛋糕

  不久前上市的瑞幸咖啡,讓順豐一個並不算起眼的業務出現在人們眼中——咖啡外賣,每單6元,半小時送達。少有人知的是,這並非順豐第一次接“外賣”的活。

  2017年開始,順豐切入同城速遞市場,如今服務已覆蓋全國275個城市,客戶包括外賣餐飲、商超、飲品、服裝、消費電子、鮮花蛋糕等行業。

  今年正式發力快遞市場的京東物流,也將目光聚焦於這個市場。4月,京東高調宣佈,以京東自營團隊、達達騎士兩種運力開展面向商家和個人的特瞬送同城服務,3公里內最快可30分鍾送達。5月,美團正式推出新品牌“美團配送”並宣佈開放配送平台,通過美團配送資源的開放,橫向滿足商戶、用戶在更多品類和場景上的即時配送需求,縱向共享末端配送資源從而提升城市物流整體效率……加上剛剛獨立的蜂鳥,幾家頭部企業已正式在即時配送市場開戰。

  即時配送並非今日才有。

  事實上,即時配送是個十分寬泛的概念,根據艾媒諮詢的定義,從外賣到商超日用、生鮮蔬果、個人物品取送,再到代買代辦的跑腿業務,都屬於即時配送的服務場景。

  艾媒數據顯示,2014年至今,即時配送用戶規模穩步上升,預計2019年用戶規模將達4.21億。也就是說,有4.21億人次叫過外賣、送過同城快遞、讓騎手代買過水果等等。餓了麼的創始人、COO康嘉預估,未來每天將有1億件商品通過即時配送送達,80%的日常生活所需可以即時配送滿足。

  順豐2018年的財報顯示,同城即時物流市場潛力巨大,預計2019年日均達4000萬+單,整體市場規模超過1200億,未來三年依然保持近30%的年復合增長。

  伴隨用戶規模增長的是“玩家們”一路飆升的業務數據。順豐財報顯示,2018年同城配業務不含稅營業收入共計10.0億元,同比增長172.2%,收入佔比上升至1.09%。艾媒數據顯示,蜂鳥配送2018年第四季度新零售業務訂單量較第二季度增長185%,美團配送新零售業務訂單量增長117%。

  如今,放眼整個即時配送的市場,賽道上的玩家有且不限於外賣起家的即時配送業務平台餓了麼、美團外賣,第三方運力平台閃送、點我達、UU跑腿,電商零售領域盒馬生鮮、美團閃購以及傳統快遞即時配送業務服務商的順豐、韻達、圓通、蘇寧物流等,他們都在摩拳擦掌亟待分食這塊數以千億級的大蛋糕。

  缺乏新零售的先天基因

  艾媒諮詢《2019年中國即時配送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主流即時配送平台行業品質服務指數排名前四的分別是餓了麼蜂鳥、達達-京東到家、美團和順豐同城急送。

  基於“母體”基因,目前來看,此前四家頭部企業主攻方向並不相同,蜂鳥和美團在外賣和代跑腿領域各有千秋,達達-京東到家一方面在C2C同城快遞領域擁有絕對優勢,另一方面利用京東到家平台,在商超、便利店、生鮮菜場、藥店等B2C領域最受歡迎,而順豐同城急送則更多服務品牌客戶,麥當勞、肯德基、必勝客、永輝、瑞幸咖啡、天虹、優衣庫、海瀾之家等是其主流品牌客戶。

  然而,相較於前三者,順豐先天不足。

  艾媒在上述報告中指出,即時配送服務通過打通線上線下銷售,建立短途物流體系,解決傳統配送服務中同城配送的問題,已成為商業發展的必然趨勢,是“新零售”不可或缺的物流環節。而沒有零售基因的順豐,天然沒有“母體”供血,在與其他傳統企業的合作中,優勢並不明顯。

  今年4月23日,金拱門(中國)董事會主席張懿宸曾表示,自建外賣團隊是不經濟的,麥當勞的送餐員都是順豐的快遞員,在中餐和晚餐時間換上麥當勞製服送餐,這個是雙方非常完美的互補。

  但6月3日《IT時報》記者走訪了上海普陀區、徐彙區的多家肯德基、麥當勞、必勝客店後,對方均表示,目前沒有與順豐合作。

  “現在整個上海麥當勞店都沒有順豐的配送員,”麥當勞打浦路餐廳的一名麥樂送配送員告訴記者,自家餐廳每月外賣單量約有一萬多單,但全部是由店內近20名麥樂送的派送員統一派送。

  據該配送員介紹,去年的確有順豐送過麥當勞,但到了年末,順豐的快遞員就不再送了。在普陀區另一家麥當勞店,記者也獲得了同樣的說法。

  “我之前被安排在一家麥當勞店送外賣,當時是幫麥當勞送咖啡,但我發現無論送100單還是80單,拿到的工資都在5000元左右。有時候沒單,坐在麥當勞玩一天手機,也能拿到這個數。”一位此前服務於麥當勞店的順豐小哥告訴記者。其他曾被官宣過與順豐合作的德克士、肯德基,在記者走訪的幾家店裡,也都說只使用自己的配送員。

  順豐同城相關負責人對此的解釋是,大部分麥當勞、肯德基仍由順豐進行配送,但如果在評估過程中發現某家店舖的訂單密度不夠或者店舖的業務範圍有調整,順豐會逐步退出與這些店的合作,因此才會出現有些店去年有今年沒有的情況。

  但無論記者調查發現是否個案,對於順豐而言,將傳統快遞與同城速遞兩項業務打通,滿足消費者對速度越來越苛刻的極致要求,充分調配運力,是它與其他三家互聯網公司競爭必須要做的事。

  還未徹底打通的快遞和騎手

  “順豐同城急送”上線於2018年7月10日,上述順豐同城業務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業務分為兩大類:針對商務客戶以及個人業務的快遞業務和2B的餐飲外賣業務,這兩部分業務分別由兩支配送團隊負責,前者為順豐速運快遞員,後者則是順豐同城騎士。其中,順豐同城騎士又分為駐店送餐騎士和商圈跑腿騎士,前者一般只駐守固定門店,如瑞幸,而後者則主要在商圈里為肯德基、德克士等簽約門店送外賣。

  上述人士表示,無論騎士還是快遞員,順豐同城業務都會在運力上充分調動二者的優勢,繼而實現最大程度的複用,比如“騎手們上午送快遞、中午送餐、下午繼續送快遞,晚上再送餐,晚上還可以再去送夜宵。”

  不過,據記者瞭解,順豐速運的快遞員和同城騎士用的是兩套App,並沒有徹底由系統打通調配運力,快遞員只有通過自主自願的形式加入同城任務組後,才能利用自己的閑暇時間搶單配送。但一位順豐速運的快遞員告訴記者,事實上,自己並沒有太多閑暇時間去送同城快遞,且已經習慣於包片區由系統派單,不太適應主動搶單的方式。

  順豐2018年財報數據顯示,公司擁有各種用工模式收派員約29.14萬人(含非全職收派員3.77萬人),其中同城即時物流業務全國範圍內已有專職配送人員15000+人,兼職月活10000+人次。如果不能和快遞員形成良性複用,單靠同城的專職配送人員,與動輒宣稱有百萬騎手的眾包型公司——蜂鳥、美團和達達相比,在即時配送業務規模化上並不占優。

  瞄準新零售 搶奪B端資源

  順豐的優勢當然在服務和中高端的客群。

  “我們與美團、餓了麼最大的不同在於,美團、餓了麼的B端客戶是客單價為15-45元區間的商戶為主,而順豐的客戶則是麥當勞、肯德基等客單價在50元甚至更高的商戶。”上述人士認為,美團和蜂鳥對順豐同城的外賣業務不僅沒有擠壓作用,反而有釋放作用,因為一些對於品質有追求的商戶會逐漸從這些外賣平台上脫離出來,或者採取“腳踏兩隻船”的方式,在自己的小程式、App上開展外賣業務,而隨著品牌整體趨於中立,一定程度上對於順豐而言就是機會。

  這一點在瑞幸身上體現明顯。目前,用戶可以通過美團外賣、瑞幸小程式和瑞幸App下單購買咖啡,後兩者的訂單會接入順豐的配送系統,由順豐的駐店配送員統一配送。“高品質、高性價比、高便利性是我們的核心優勢,”5月29日瑞星咖啡2019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上,瑞幸咖啡創始人、CEO錢治亞說,“瑞幸咖啡從來都是用最好的,咖啡豆是好的,機器設備是世界上最好的,外送也是快遞行業最貴的順豐。”

  但隨著蜂鳥獨立,京東物流介入快遞,順豐的B端市場被友商虎視眈眈,尤其是當這些來自互聯網的競爭對手動用其生態資源時,戰鬥力極強。

  2018年6月,餓了麼全面融入阿里新零售體系,於是支付寶、蘇寧、天貓、盒馬、銀泰等阿里生態體系內的本地生活圈,給了蜂鳥更多的空間,而阿里與星巴克的合作,更是讓蜂鳥在中高端客戶上有了突破,哈根達斯、肯德基、必勝客、屈臣氏、大潤髮等等品牌商戶同樣是蜂鳥的客戶。

  在最後三公里佈局已久的京東到家則優勢更加明顯,大城市與沃爾瑪、永輝、華潤萬家、家樂福等大型商超合作,在低線城市,京東到家的合作方則為北國超市、銀座超市、永相逢超市、紅府超市、合力超市、中央紅小月亮超市等連鎖品牌。除此之外,屈臣氏、萬寧、名創優品、海王星辰、國大藥房等多業態的合作商家與京東到家的合作,則幫助京東到家在新開城市中實現全品類發展的快速佈局。

  美團方面,美團配送開放平台目前已經正式開放,家樂福、瑞幸咖啡、CFB集團、百果園、多點已與美團配送達成合作,非平台入駐商戶、第三方運力公司以及產業鏈上下遊生態夥伴均可接入美團配送平台。

  記者觀察

  向“先行者”學習

  最後三公里,1小時送達,是即時配送的主要戰場,在這個戰場里,順豐是個後來者。在時間就是效率的物流行業,對於時間的極致追求,最終會落實到是否有足夠智能的系統提高效率。

  在這一點上,順豐需要向對手學習。

  美團方面,美團配送依託於美團“超腦”即時配送系統,在高峰期每小時路徑規劃高達29億次,平均0.55毫秒為騎手規劃1次路線,如今,平均配送時長縮短至30分鍾以內。達達-京東到家則回應記者,區別於快遞行業,同城配送行業普遍存在區域單量不均勻、海量發貨點、訂單波峰波穀明顯且時效強的特點,因此,對於即時配送企業而言,培育並擁有一個覆蓋充分同時能按需分配、動態調節的運力網絡是關鍵。至於蜂鳥,依託於阿里強大的科技能力,多次強調自己的數字化、智能化。

  在順豐的財報中,對於同城公司的未來是如此規劃的,在智能化科技和精細化運營的支撐下,打造成為中國最具高品質和高效率的獨立第三方即時配送服務平台,為全行業、全品類企業提供優質的同城即時物流服務。

  希望,這樣的未來能早點到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