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德公司丨數字時代的新聞:呈現風格與轉變
2019年06月13日11:02

原標題:蘭德公司丨數字時代的新聞:呈現風格與轉變

【編者按】

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是美國一家非營利性國際政策智庫,成立於1948年,總部位於加州聖莫尼卡市(Santa Monica)。據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智庫與公民社會項目”(TTCSP)2019年1月發佈的《全球智庫報告2018》(2018 Global Go To Think Tank Index Report),蘭德公司在“全球頂級智庫(美國和非美國)”分類排名中列第9位。

蘭德公司近期發佈了一份題為“News in a Digital Age:Comparing the Presentation of News Information over Time and Across Media Platforms”的研究報告。該報告利用軟件工具,選取有代表性樣本,研究了1989至2017年約三十年間美國報紙、無線電視、黃金時段有線電視中的新聞報導以及在線新聞報導各自在新聞呈現特色方面一些趨勢性變化,並具體對比了2000年至2017年間,無線電視新聞與黃金時段有線電視節目之間,以及2012年至2017年期間,在線新聞與紙質新聞之間新聞呈現風格的不同。包括前言、圖表、摘要、致謝、正文、附錄及參考資料等部分在內,該報告完整本為244頁。

該報告由來自蘭德公司的六位學者(名單附後)完成。其中第一作者Jennifer Kavanagh於密歇根大學獲得政治學博士學位,目前是蘭德公司高級政治學者,其研究領域包括美國政治製度、公共輿論及對美國外交和國內政策的影響。

以下是對原報告摘要部分的翻譯,略去一張表格,個別地方有簡化。其中觀點只代表作者,請讀者明察。

站酷海洛 資料圖

過去三十年間,美國人消費和共享信息的方式發生了顯著變化。人們不再等著早報或是晚間新聞的到來。相反,在配備了智能手機或其他數字設備後,平均每人每天在線數小時瀏覽新聞網站或娛樂網站,使用社交媒體,並消費許多不同類型的信息。

儘管新聞和信息傳播方式的一些變化可被量化,但我們對有關新聞呈現(即報導當前事件和問題時所用的語言風格、觀點和用詞的選擇)是如何變化的,以及它在不同媒體平台上的差異,卻所知甚少。[這裏的平台,指的是傳遞和消費新聞的方式。報紙、無線電視(broadcast television)、有線電視、互聯網和社交媒體都是平台;廣播(radio)也是,但並非本報告的研究對象。新聞呈現這一術語是指新聞的語言風格和相關的運用模式,如語境、相關框架。該術語有意將新聞話語、報導風格都包含在內。——原注]

我們的目標是,確認並以實證方式評估美國新聞消息源的新聞呈現如何在一段時間內發生改變,以及新聞呈現如何在不同媒體平台上產生差異,由此開始填補這方面的知識空白。

我們調查新聞呈現這一話題的興趣和動機,源自2018年蘭德公司的一份報告《真相敗壞:初探美國公共生活中事實與分析作用的弱化》(Truth Decay: An Initial Exploration of the Diminishing Role of Facts and Analysis in American Public Life)中的觀察。該報告指出了四種趨勢:關於客觀事實、數據和分析的分歧與日俱增;事實和意見之間界限的模糊;有關事實的相對意見越來越多;對政府、媒體和其他過去曾是真實信息來源的機構的信任度下降。這四種趨勢共同降低了事實討論的質量,且令人質疑新聞的意義和目的。

在本報告中,我們進一步分析了“真相敗壞”的第二和第三種趨勢,並對新聞呈現的現有趨勢是否可能匹配“真相衰落”框架的預期進行了探討。我們無法直接評估事實和意見的模糊程度,又或者量化事實和意見的相對平衡,但我們可以評估新聞呈現的特徵(如個人觀點、主觀性、權威消息來源的使用)是如何演變的。本報告記載了我們的分析結果。

目標與研究問題

我們的目標是探討在被選中的美國印刷、無線電視和數字媒體中,新聞報導的語言風格(如語調、主觀性、模糊性、情感)如何在一段時間內發生改變,以及在不同平台間的差異。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們的研究涉及如下四個問題:

• 1989年至2017年間,紙質新聞的新聞呈現風格發生了哪些方面的顯著變化?

• 1989年至2017年間,無線電視新聞(broadcast journalism)的新聞呈現風格發生了哪些方面的顯著變化?

•2000年至2017年間,無線電視新聞的新聞呈現風格與黃金時段有線電視節目的新聞呈現風格有何不同?

•2012年至2017年期間,在線新聞的新聞呈現風格與紙質新聞的新聞呈現風格有何不同?

研究方法

為解決這些問題,我們首先研究了有線新聞網、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如何重塑美國的媒體產業及其生態系統,不僅正在根本改變人們的信息消費方式,也在根本改變信息的生產、共享和傳播方式。我們還探討了過去這些變化如何通過數字平台來影響新聞呈現的研究。我們發現,其他絕大多數有關新聞呈現的研究雖然有價值,但本質上都是定性的,沒有涉及我們在研究中最感興趣的特定語言特徵。

接著,我們開始量化新聞呈現中的變化,並在不同的媒體平台評估特定時間段之內的這些變化。為此,我們分析並對比了三種類型的媒體在不同時期製作的新聞報導的文本或記錄:紙質新聞[《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聖路易斯郵報》(St. Louis Post-Dispatch)]、電視(無線電視和有線電視),以及在線新聞[Breitbart News、BuzzFeed Politics、《每日傳訊》(Daily Caller)、HuffPost Politics(到2017年4月為《Huffington Post》)、Politico,以及The Blaze]。我們之所以選擇這些新聞來源,是因為它們的受眾數量龐大,一般來講在它們所在的媒體類型中具有代表性,而且能生成足夠的數據,我們的團隊成員可加以分析。

[在報紙方面,我們選擇了三個具有最長可用在線文本檔案的來源。該樣本還使用了兩家最大的全國性報紙和一家領先的地區報紙。為了進行報紙分析,我們研究了這三份報紙頭版的報導(以及那些延伸到其他版面的報導的文本),從1989年1月1日到2017年12月31日期間每第八天抽樣一篇。在電視方面,我們使用了各大主要網絡新聞機構和三大有線電視機構的資料。在無線電視和有線電視新聞方面,我們收集了美國廣播公司(ABC)、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和全國廣播公司(NBC)等旗艦新聞節目的記錄,並選取三大主要有線電視新聞網即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福克斯新聞頻道(Fox News Channel)和微軟/全國廣播公司新聞網(MSNBC)黃金時段的節目記錄。在網絡新聞方面,我們關注的是六個流量最高的在線新聞媒體,其中三個是政治光譜上的左派,三個是右派。我們搜索了這六個新聞網站的檔案,獲取了由互聯網檔案館(Archive.org)存儲的,自2012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間每個第八天的主頁報導。如果選定日期無法取得存檔報導,我們的研究小組則在距離原始目標日期最近的四天之內,從可獲取的數據中取得。——原注]

我們做了四個具體比較:2000年前的報紙與2000年後的報紙;2000年前的無線電視新聞與2000年後的無線電視新聞;2000年至2017年間的無線電視新聞與黃金時段有線電視節目;以及2012年至2017年間的紙質新聞與在線新聞。

[選擇這些日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美國傳媒產業在2000年前後發生了兩個重要變化。首先,從2000年開始,三大有線電視網(特別是福克斯新聞頻道)的收視率大幅上升。2000年以後,有線電視節目鞏固了它作為美國受眾主要新聞來源的地位。第二,2000年標誌著互聯網發展的一個轉折點。2000年前後,美國人的互聯網使用率首次超過50%。之後,互聯網的使用迅速升級,今天約有90%的美國人上網。——原注]

為比較數據集中的文本,我們使用了一套由蘭德公司設計,名為RAND-Lex的電腦軟件工具,這套工具將機器學習和文本分析相結合,以識別詞語和短語在使用中的方式。其運行步驟是,計算特定的單詞、短語或字符的頻率,然後將某一分值加入到121個語言度量或特徵中的一個。這讓研究人員得以梳理大量的文本(如數以千萬計的單詞),並進行描述性和研究性的統計測試,以分析和解釋那些數據的含義。在這項研究中,RAND-Lex使我們能夠得出有關如下問題的可靠的結論:一段時間內,具體涉及相當大規模的語調、情緒和語言使用方面的變化時,新聞呈現是如何發生(或沒有發生)變化的。

本研究的主要發現

1989年至2017年間,紙質新聞的新聞呈現風格發生了哪些方面的顯著變化?

我們發現,儘管《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聖路易斯郵報》的大部分報導的語言和語調在過去的三十年中保持不變,但在2000年前後的時間段里,一些語言領域有了可量化的變化。例如,在2000年以前,這三家報紙的報導使用了更大量基於事件和語境的語言;包含更多提到時間、官方頭銜、職位和機構的表述;並使用了更具描述性的、詳盡細緻的語言來提供報導細節。不同的是,我們發現2000年以後的報導更致力於內容講述,且更強調互動、個人觀點和情緒。

1989年至2017年間,無線電視新聞的新聞呈現風格發生了哪些顯著變化?

無線電視新聞經曆了同一時期紙質新聞所經曆的類似變化。我們的分析發現了電視新聞報導方面發生的一個逐步轉變:2000年之前的新聞報導更為傳統,往往使用精確而具體的語言,經常援引權威的公開消息來源;2000年以後,新聞報導更趨主觀,較少依賴具體語言,而更多憑藉計劃外的演講、觀點的表達、採訪和議論。

2000年至2017年間,無線電視新聞的新聞呈現風格與黃金時段有線電視節目的新聞呈現風格有何不同?

我們發現,2000年以後的無線電視新聞呈現和黃金時段的有線電視節目形成了更鮮明的對比。與無線電視上的新聞呈現相比,有線電視機構的節目展示出一種急劇且可量化的轉變,方向是:語言方面主觀、抽像,試圖進行引導,挑起爭論;內容方面更注重意見的表達而非事件的報導。同時,相比上下文描述的平衡,致力於支持那些意見的有線電視頻道的播出時間增加了。然而,應當指出的是,考慮到兩種平台極為不同的目標和商業模式,這一對比的部分結果是意料之中的。有線電視節目,特別是黃金時段的有線電視節目,面向較窄的受眾,利用觀點和聳人聽聞的素材來吸引人們的關注;無線電視則以更寬泛的受眾為目標,更接近傳統報導形式。

2012年至2017年間,在線新聞的風格與紙質新聞的風格有何不同?

通過比較2012年至2017年期間的報紙新聞和在線新聞,我們發現,相較於在線媒體機構樣本,報紙樣本的新聞呈現仍然遠為牢固地信守那種可以被視為傳統的報導風格。報紙新聞呈現的更鮮明特點往往是,人物、時間、描述性語言(用來描述事件或問題)的運用,以及更具體細緻的語境。同樣似乎更鮮明的特點是,運用具體的對象、數字,持續時間方面的信息,涉及個人角色、空間關係方面的內容,以及追溯推理。相比之下,在線新聞樣本中的語言傾向於使用更多的對話,更多地強調人際互動、個人的視角和意見。其吸引力在於更少的敘述和更多的爭論,著眼於說服。

本研究發現的啟示

我們的分析中所觀察到的總體趨勢,提供了一個漸進而微妙轉變的初步證據,這一轉變在一段時間內發生在舊媒體和新媒體之間,趨向於形成一種基於個人觀點的更主觀的新聞形式。在考慮到一段時間內諸多變化的每一項分析中,我們都發現了這樣一種轉變:從基於使用公共語言、學術記錄、來自權威人士和消息來源的觀點,以及立足於事件和背景報導的新聞風格,轉向一種更強烈基於個人觀點、講述和主觀性的新聞風格。我們在無線電視新聞中見證這一趨勢,較低程度上也在報紙中見證這一趨勢。

通過比較新舊媒體的特點,我們發現,黃金時段的有線電視節目比無線電視新聞更富於高互動性和主觀性,且依賴於旨在說服和辯論的論點和意見,這與2000年以前無線電視新聞所採用的更具學術性的風格和更精確的語言形成鮮明對比。我們的在線新聞樣本一樣以個人和主觀為呈現風格,在多數情況下,這種風格強調爭論和倡導,這與2000年以前的紙質新聞樣本有著很大的區別,後者更依賴於經常援引權威機構或消息來源的事件報導。

相比過去,儘管我們發現了新聞呈現中更廣泛運用意見和主觀態度的顯著證據,但這一變化是微妙的,不是大範圍的。新聞報導並沒有從沃爾特•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式的嚴肅報導轉為小說或者宣傳——甚至在我們所見的最大規模比較中,一段時間內的不同平台之間仍然有很多相似之處。未來的研究可以將這一分析拓展到其他類型的媒體,例如地方新聞報紙和電視新聞、新聞廣播節目、視頻內容,以及與新聞報導一同出現的照片。(沃爾特·克朗凱特,生於1916年,卒於2009年,美國記者、電視和廣播節目主持人。自1950年起供職於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多檔節目,1962年起擔任該公司晚間新聞主播,直至1981年退休。其主持風格為誠實、不偏不倚、冷靜。——編注)

(本報告作者包括:Jennifer Kavanagh、William Marcellino、Jonathan S. Blake、Shawn Smith、Steven Davenport、Mahlet G. Tebeka。由鍾冰煒譯出原報告摘要部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