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因在網貸平台借過款 多名用戶信用卡被降額
2019年06月12日22:17

  原標題:你的信用卡被降額了嗎?

  來源:IT時報

  作者: 吳雨欣

  從今年年初到6月,關於大量用戶信用卡被緊急降額的討論不絕於耳。在21聚投訴平台,雖有不少“信用卡被無故降額,要求恢復原有額度”的投訴,但部分投訴已被認定為“無效投訴”。

  信用卡不良率、逾期率抬升,消費信貸的多頭共債現象不斷增多,給信用卡行業的資產管理帶來不小的挑戰。信用卡是真的無故被降額嗎?在銀行業人士眼中,整個行業都在投入人力、物力、財力對原有的風控模型做智能化的升級,提高風險賬戶的識別度。“基本能做到24小時全天候的監控,一旦賬戶出現異常,會第一時間採取措施。”

  信用卡降額有緣故

  “我每月按時還款,從未有過逾期,徵信記錄也是正常的,但在6月6日收到華夏銀行的短信,告知我要降低信用卡額度,然後我打開App,發現授信額度是9000元,可用額度0元。信用卡降額已經嚴重影響了我的個人生活。”李女士告訴《IT時報》記者,自己名下有5張信用卡,因為買房裝修,她又辦了網絡貸款配合信用卡做資金周轉。

  被降額還有一位李先生,在聚投訴上,他一口氣投訴了廣發銀行、浙商銀行、中信銀行和農業銀行四家銀行。“廣發銀行信用卡原有額度10000元,在沒有重大逾期的情況下,降額到3000元,浙商銀行信用卡原有額度8000元,現在降到2000元,農業銀行和中信銀行直接停了我的信用卡,我認為這是在剝奪用戶的權利。”李先生告訴《IT時報》記者。

  兩位投訴人幾乎有著同樣的經曆,都在網貸平台借過款,依靠信用卡維持生活,雖然這兩位投訴者都否認自己有套現行為,但在銀行方面,大數據風控很可能已經將其列為風險用戶。

  廣發銀行相關人士告訴《IT時報》記者,從2018年年末,銀行為了防範金融風險,就開始加強套現管控,從代辦大額信用卡到違規售賣POS機,再到虛假交易非法套現套利都是廣發銀行“嚴打”的範圍。

  上述人士告訴《IT時報》記者,去年,央行曾出通知,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加大個人經營性貸款和個人消費貸款資金去向的監控,防範消費貸款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從當時的情況來看,信用卡套現資金主要流入了房地產、股市、P2P理財等高風險投資領域,違背了銀行發放信用卡的初衷,“這樣的後果是導致監管統計信息失效,產生過度授信,造成貸款市場不合理膨脹等問題,容易引發金融風險。”另一位不願具名的銀行內部人士則告訴《IT時報》記者,對風險性賬戶進行限額是銀行的常規操作,對於一些“職業羊毛黨”的降額停卡一直都在進行。

  對於,銀行降額、停卡是否合規合法,《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給出了明確的答案:發卡銀行應當建立信用卡授信管理製度,根據持卡人資信狀況、用卡情況和風險信息對信用卡授信額度進行動態管理。如果銀行發現風險信息,可以採用停止上調額度,提高監測力度、調減授信額度,止付凍結等措施。

  共債風險蔓延,信用卡不良率上升

  每天早上九點,網貸平台催收人員劉新(化名)將自己的手機鎖在櫃子裡,開始使用公司提供的座機和專用手機進行電話催收。“我催收的是逾期第11天到30天的用戶,從公司給我們提供的信息中,可以看到用戶名下有多少張信用卡、額度多少、刷卡金額,另外他們在哪些平台貸過款,最近是否在淘寶京東下單,我們都看得到。”劉新告訴《IT時報》記者,在他接觸的客戶中,有超過80%的用戶是既有網貸,又有信用卡。“如果名下的信用卡使用額度都在90%以上,且POS機上金額刷的特別大,基本可以判斷是在利用信用卡套現,我的客戶中就有超過60%的人在利用銀行卡套現以貸養貸。”劉新說。

  防範共債風險是各家銀行財報中,頻繁出現的詞語。平安銀行在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中披露,2019年3月末,平安銀行個人貸款不良率1.10%,較上年末上升 0.03個百分點。受到宏觀經濟下行、 共債風險上升、汽車消費下滑等外部因素的影響,消費金融全行業的風險都有所上升,平安銀行零售產品的不良率也略有上升,但整體風險表現仍維持在相對較低水平,其中信用卡不良率 1.34%,較上年末上升0.02個百分點。

  在中信銀行2018年度財報中,對於信用卡的風險管理也特別指出,近年來個人消費金融業高速發展,個人貸款業務從商業銀行逐步擴展到各類消費金融公司、互聯網平台,個人消費者同時向多家金融或類金融機構借款的現象增多。受宏觀經濟和監管環境影響,共債客群的資產質量出現了一定惡化跡象,並在一定程度上波及信用卡行業。受此影響,中信銀行信用卡不良貸款餘額81.95億元,不良率1.85%,比上年末上升了0.61個百分點,信用卡逾期貸款158.50億元,逾期率3.59%,比上年末上升了0.84個百分點。

  提升風控能力,預防風險

  “2018年,信用卡貸款餘額占總貸款餘額的比例(如招行、浦發、中信該比例均超10%)以及信用卡收入占總營收的比例(如招行、浦發、中信該比例均超25%)較高,在信用卡貸款不良率整體上升時,部分股份製銀行對信用卡降額是風控措施之一。”易觀金融中心高級分析師王細梅告訴《IT時報》記者,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降額、停卡是針對用卡過度的用戶、資質相對較低的部分。

  去年以來,受“現金貸”管控、P2P暴雷影響,銀行業的風險處於上升通道。據央行公佈數據,截止2018年第三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880.98億元,環比增長16.43%。而2014年同期數據僅為357.64億元,這意味著4年間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規模翻了一番。

  “其實,從2017年下半年,監管市場整治現金貸以來,信用卡就開始進行了規模性的排查,並對共債、套現和其他高風險客戶進行打擊,並提升授信門檻。我們在壓縮問題客戶的同時,也在開展向優質客戶增信的傾斜,提升優質客群在組合授信中的佔比。”平安銀行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在2018年,平安銀行投入了大量資源針對零售風險進行技術升級,在客戶級審批平台上搭建了統一反欺詐系統,來提升風險賬戶識別的準確率。

  廣發銀行近年來建立了專門的監測體系去預防風險,在貸中客戶維護環節,開展高風險客群識別,並與其他機構合作共享信息打擊多頭共債,降低信用卡的風險。“廣發銀行2018年不良率為1.3%,較2018年初下降0.27%,不良連續三年下降。”上述人士說。

  值得關注的是,截止2019年3月,百行徵信已經和小貸公司、融資租賃、消費金融、P2P等17類700餘家機構簽訂了業務合作和信息共享協議,這與主要來源於商業銀行等持牌金融機構的央行徵信形成互補。這意味著,市場化運作的百行徵信也會對銀行業開放,持卡人是否在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平台逾期不還,都會有跡可循,有助於銀行全面評估借款人的信用情況。“廣發銀行正在測試百行徵信的一些數據,後續會把數據結合起來,作為評估借款人的補充。”廣發銀行人士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