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TV多名員工赴總部討薪 高額虧損或影響集團經營
2019年06月12日21:51

  撰文 | 張軍

  編輯 | 劉洋

  8號樓工作室

  近日,暴風TV的9名外地員工來到北京暴風集團總部,就“涉及400多名員工的拖欠半年工資”等事宜,向董事長馮鑫和集團索要說法。

  討薪現場,多位員工向8號樓表示,暴風TV已於早些時候解散。但在5月中旬還召開電話股東會議闢謠,對此,一位暴風集團的工作人員在現場解釋,那是為了“安撫小股東不要鬧事”。

  同時,暴風TV員工稱,因資金流問題,暴風TV還違反三包規定,實行保內付費售後,涉及上千經銷商。

  暴風TV的主體公司是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暴風智能),它的成立,正是暴風集團入局2015年激戰正酣的互聯網電視戰局的重要一步。

  但其高額虧損已經拖累暴風集團,8號樓查詢發現,在合併報表的情況下,暴風集團年報顯示,暴風TV2018當年虧損約11.9億,並指出,“上述事項的存在可能會導致對本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不確定性。”

  2018年暴風集團的三個核心板塊:廣告業務、暴風電視硬件收入、網絡付費服務的收入分別下降了66.74%、 63.49%和31.24%。

  暴風TV“公司遣散” 拖欠半年工資

  6月10日下午,來自暴風智能河北、天津的9名員工來到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暴風集團”)北京總部拉起白底黑字的橫幅:“暴風電視拖欠半年工資無人性,還我血汗錢!”

  這些員工多來自暴風TV的線下銷售部門,在維權現場,他們告訴8號樓,暴風集團是暴風TV的第一大股東,馮鑫又是兩家公司的董事長,不管是公司還是馮鑫都應給員工一個交代。他們想就“遣散”一事索要說法,並申請執行賠償協議。

  討薪員工提供的一份自擬的“關於暴風集團&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事項反饋”顯示,從2018年12月—2019年5月共計6個月工資拖欠發放,2018年10月起—2019年5月共計8個月銷售費用拖欠未發放;涉及人員多達400多名。

  此次維權的9名員工中有8人於2016年6月至8月間入職,一人於2017年底入職。根據他們自己清算的被拖欠工資費用明細,包括工資、經濟補償和加班費用在內,9人中被拖欠費用最高的超過35萬元,合計近280萬元。

  曾澄清公司未解散:為了安撫小股東別鬧事

  8號樓注意到,上述“事項反饋”提到,暴風集團在5月23日發佈的關於暴風TV沒有解散的澄清公告屬於虛假公告。

  在場的多位員工告訴8號樓,暴風智能從去年10月起開始拖欠費用,12月起拖欠工資,公司內部會議一直在傳達正在融資,不會拖欠大家費用,但直到今年5月份,公司總經理劉蘋通知宣佈公司解散。

  然而,公司於5月22日召開股東電話,劉蘋卻表示融資仍在進行,公司並未解散。

  公開信息顯示,5月23日,暴風集團曾針對“暴風TV解散消息”發佈了澄清公告。公告稱,暴風智能系暴風集團控製子公司,暴風集團持有其22.60%的股權,暴風智能納入暴風集團合併報表範圍。

  並表示,暴風智能業務仍在正常經營,為優化結構、控製成本,暴風智能對行政、線下銷售等部門進行了調整,但技術、產品運營等核心部門不受影響。暴風智能原來辦公地址的租賃合同到期後不再續約,已經搬離該地址,新的辦公地址已經投入使用。

  不過,在6月10日的維權現場,暴風集團相關工作人員出面回應此事稱:“5月23日的澄清公告是為安撫小股東不要鬧事。”對於暴風TV的經營問題,她則表示“沒有說暴風TV經營正常,只是說有裁員,在搬遷。”

  “事項反饋”中則提到,6月5日暴風TV售後總監伍斌文說自己早已離職,公司早已解散。

  對此事件,8號樓聯繫暴風集團公關部陳姓工作人員,其要求以郵件方式發送問題,但拒絕提供郵箱地址。

  8號樓多次撥打暴風集團董事長馮鑫電話,均未接通。

  今年1月,馮鑫被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曾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繫被列入經營異常名單。

  資金流出現問題 “三包”內售後也收費

  多位暴風TV員工告訴8號樓,因公司資金問題,早在5月,三包服務履行就已經變得艱難,公司拖欠外包公司賬款,導致外包公司售後拖延,引發大量用戶投訴。

  前述“事項反饋”顯示,公司從6月1日起,不再按照國家三包政策保修,而是實行保內、保外均收費售後。暴風技術服務網早已停止服務,售後電話也已經打不通。涉及上千名經銷商,“售後涉及消費者權益多達幾百萬人。”

  在暴風TV員工提供的一份由用戶服務中心簽發的“關於暴風品牌服務政策調整的通知”稱,因暴風服務協議至5月31日終止,故6月1日起重新簽訂暴風服務政策並執行,保內、保外工單同步收費。說明第二條明確指出,“用戶對收費政策不予認可拒絕付費的,我方不予上門取消工單。”

  對此,北京市東元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李鬆律師表示,如果在三包期內出現了《部分商品修理更換退貨責任規定》中的比如因消費者使用保管不當致使產品不能正常使用,那麼修理者可以要求修理費用。但如果公司僅僅因為資金問題,對保修期內的產品收費保修,這樣是明顯不符合規定的。

  暴風TV員工李先生向8號樓出示了和公司總經理劉耀平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6月8日淩晨,劉耀平發消息稱,“公司已經被執行,賬面上是沒有錢的。”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9日,暴風智能有一條執行信息,涉及三家公司。

  其中,暴風智能被執行標的總額28338373元。江蘇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被執行10000萬元,股權凍結期限至2022年4月2日。北京奔流網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執行標的未披露,股權凍結期至2022年4月9日。而暴風智能100%控股後兩家公司。

企查查顯示,暴風智能100%控股上述兩家公司。
企查查顯示,暴風智能100%控股上述兩家公司。

  

  高額虧損隱藏經營風險

  公開資料顯示,暴風TV成立於2015年6月。暴風集團以959.202萬元的認繳金額持有暴風智能22.60%的股權,暴風智能法人為劉耀平,董事長一職則由暴風集團董事長馮鑫擔任。

  暴風智能的成立,則系暴風集團入局當時激戰正酣的互聯網電視戰局的重要一步。

  但近幾年來,暴風TV表面風光,實則背後一把辛酸。其高額虧損也已影響到暴風集團。

  暴風集團2018年並表年報顯示,暴風智能歸母公司所有者的淨虧損高達11.9億元,流動資產為4.1億元,流動負債16.6億元。

  針對暴風智能的巨額虧損,暴風集團年報披露稱“上述事項的存在可能會導致對本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不確定性。”

  這已非暴風智能第一次“拖腿”暴風集團了。

  2017年並表年報對重要子公司披露數據來看,暴風智能2017年歸屬於少數股東的損益為負2.3億,期末少數股東權益餘額為負2073萬;期末資產合計13.7億,期末負債合計14億。

  暴風集團本身的日子也不好過。

  其2018年並表實現營業收入約11.3億,調整後同比跌41.15%;淨虧損約10.9億,調整後同比跌2077.65%;歸屬於上市股東的淨資產為2423.4萬,調整後同比跌97.73%。

  值得注意的是,暴風集團2018年年報審計報告意見為保留意見。

  審計意見指出,除了上述虧損,暴風集團並表商譽賬面餘額為1.6億元,商譽減值準備為2,726.93萬元。其中1.4億元系非同一控製下企業合併暴風智能及其子公司形成,且暴風集團2018年末對該商譽進行減值測試。

  同時,年報提及,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12,694.26萬元,其中硬件收入90,157.72萬元,集團營業收入主要來源於廣告業務、暴風電視硬件收入、網絡付費服務三個核心板塊。

  但在報告期內,廣告收入下降 66.74%,網絡付費服務下降 63.49%,軟件推廣業務下降31.24%。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