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武離婚:年收入15億日元,曾說對金錢從來不感興趣
2019年06月12日19:37

原標題:北野武離婚:年收入15億日元,曾說對金錢從來不感興趣

72歲的北野武離婚了。

熟悉北野武的人,不會對此感到太意外。這對1983年領證的夫妻,早已分居多年。2014年,北野武被日本媒體爆料有一名49歲的情婦。一年後,他在節目中承認此事,並表示願為對方“賠上性命”,還稱與妻子已有兩年半沒見面。

北野武還曾在節目中透露,如果能夠離婚,將所有財產送給老婆也無所謂。此前有媒體報導稱,北野武打算將高達100億日元的財產給原配,以換得自由身。不過,他隨後在個人主持的節目上駁斥傳言,表示自己有100億的話才不會做這種事情。

雖然公開否認財產已達100億日元,但他的確身價不菲。日本雜誌《週刊現代》公佈的2014年度藝人收入排名中,北野武以年收入15.8億日元排行第二。

不斷切換的身份與15億日元年收入

“無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這是北野武自述作品的名字。他窮極一生,都在追求新鮮感,也在不同身份中切換。

這個出生在“二戰”後東京貧民區的窮小子,幼年時挨打、挨餓都是常事。大學輟學後,還在新宿過了5年的“流浪”生活,當過爵士咖啡店的侍從、街頭推銷員、建築拆卸工人、的士司機、加油站員工。

直覺告訴他,要去做漫才(類似於中國的相聲)藝人。他的判斷沒錯,70年代中期,北野武成功躋身淺草名人,隨著80年代初期電視的快速普及,成為聞名日本的電視明星。

在電視漫才的熱潮減退後,他轉型成電視節目的主持人,惡搞、魔方、整人……他的演出方式百無禁忌,甚至有些“惡俗”。但他的創意卻意外受到觀眾的喜愛,分身“拍子武”佔據八點檔長達三十餘年,被稱為“日本搞笑屆三巨頭”。直到現在的綜藝節目里,還能看到他發明的遊戲。

這也成為他重要的收入來源,他曾表示,電視是他的綜合保險,賦予了他在演藝冒險上真正的自由,即使電影不賺錢,也不必擔心財務困窘。

轉折出現在他36歲,因為出演大島渚的《戰場上的快樂聖誕》,他正式走入電影世界。在這部電影中,北野武顛覆了此前的諧星形象,扮演一位日本軍官,看似粗魯殘暴,卻會在聖誕夜對將被處死的戰俘網開一面。“半路出家”的北野武,將這個複雜的形象詮釋得尤為生動。

而一場意外,讓他的表演脫胎換骨。1994年,他發生了嚴重的摩托車事故,右臉從此癱瘓,還留下一道傷痕。死裡逃生後,北野武表示生理上的折磨會提升人的高度,沒有收入的噩夢催促他以神奇的速度康複復出。兩年後,在《壞孩子的天空》中,他的表演被評價為“略顯凝滯卻會瞬間爆發”。

他也開始嚐試執導電影。1989年,他首次執導電影《凶暴的男人》,開創了獨有的“削落美學”。此後,1997年,自導自演的影片《花火》摘下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1999年的《菊次郎的夏天》入選了康城電影節競賽單元;2002年的《玩偶》,搭配上山本耀司的服裝、久石讓的音樂,在世界範圍內反響空前。

佳作傍身,他成為世界媒體眼中與黑澤明並列的日本導演。而除了演藝身份,他還是畫家,為電影《阿基里斯與龜》畫了一百多幅作品。他也是作家,作品有《淺草小子》《毒舌北野武》《菊次郎與佐紀》等。2018年5月,他還推出了自己的服裝品牌“KITANOBLUE(北野藍)”。

有意思的是,在被問及為何推出個人時裝品牌,他說:“總而言之要先賺點錢,因為我還有好多類似於寫書之類的事情想要做啊!”

伴隨著不斷切換身份,他也積累了大量財富。日本雜誌《週刊現代》公佈的2014年度藝人收入排名中,北野武以年收入15.8億日元排行第二。

對於金錢,北野武在自述作品《無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里如此表示:“我對金錢從來就不感興趣,雖然我確實賺了錢,而且我擁有的錢比我需要的還多,但是我從來沒有過那種‘非要有錢不可 ’的慾望。”

與母親的較量和1000萬存款

《菊次郎的夏天》,是北野武在中國最廣為人知的電影。實際上,他的父親就叫菊次郎,是個油漆工人,白天賺著微薄的工資,晚上酒醉後就變成暴君。而父親沉默寡言又孩子氣的一面也在電影中充分展現。

與之相對,《菊次郎的夏天》中,母親的形象匆匆一瞥。電影拍攝時,他的母親已經去世,北野武安排了正男,也就是他的童年化身,遠遠望著他的母親,兩人對視母親僅留下一句“好好照顧你婆婆”。

這正體現了北野武對母親既仰賴又排斥的複雜情感。在他的作品《菊次郎與佐紀》中,也曾記錄了不少“母子之戰”,但每次北野武都是強勢母親的手下敗將。

比如,北野武小學時迷戀棒球,而佐紀女士(北野武母親)不認可打棒球是正經事,也不會提供資金支持。鄰居看北野武打棒球沒有手套可憐,便買了當禮物送給他。北野武害怕母親沒收,邊把手套用塑料袋包好埋在家中院里的銀杏樹下,打球前再拿出來。偷偷摸摸一段時間後,有一天北野武玩棒球前去拿手套,挖開泥土後,卻只見塑料袋里躺著一摞參考書……

後來,北野武考上了明治大學工學院。對母親來說,這是個小小的勝利。可是沒過多久,北野武為了追求自由,擅自退了學。沒有收入以為會被房東掃地出門的他,最後從房東處得知,母親一直為他繳納房租。

而終於有一天他的酬勞超過百萬時,他又想回到那個久別的家了。打電話過去時,北野武形容“心臟猛跳”。母親接的電話,“最近上電視,賺到錢啦?”語氣非常溫柔。北野武才說“還可以啦”。母親立刻說:“那要給我零用錢!”

北野武抱著“讓她見識一下”的心理,準備了三十萬現金,但沒想到母親看到後表示:“就這麼一點? 不過三十萬塊錢,就一副了不起的樣子!”。北野武大失所望,併發誓再也不回家了。

讓他困擾的是,他已經將電話號碼給了母親,從那以後,母親過兩三個月必定打來要錢。

北野武一方面感到落寞,心想“為什麼母親眼中就只有錢”,但另一方面想到養育之恩,還是託人轉交給她,心想:人在窮困辛苦後,果然會視錢如命。而多年間,母親一直按月來追零花錢。

後來母親生病住院,打電話叫北野武去看她,臨走時交給了他一隻小袋子。北野武心想:拿這個有點髒的小袋子當紀念遺物,母親真是年老昏聵了吧?

而打開袋子,北野武一時無言,裡面竟然是用他的名字開的存摺。北野武給的錢,她一毛也沒花,全都存著。存款將近一千萬日元。

北野武回憶起母親總說:藝人也不知道哪天會走下坡。那小子蠢,賺的錢都會花個精光。而實際上,北野武在暴富後的確做了不少“蠢事”,他曾買了一輛保時捷911,第一天開上高速公路就因為不會開而眼睜睜看著豪車燒成了灰。

這場“母子之戰”,北野武寫道:“我用盡一生與母親較量,最終滿盤皆輸。”

新京報記者 張姝欣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陸愛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