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獎盃只是開始,高普將開啟利物浦王朝模式
2019年06月04日18:42

王朝開始?
王朝開始?

  在馬德里結束的歐聯決賽中,利物浦憑藉著沙拿(M.Salah)與奧歷治(D.Origi)的入球2-0擊敗熱刺,贏得了球會在高普(J.Klopp)時代下的第一座冠軍獎盃。按照天空體育記者Adam Bate的觀點,這次登頂經歷「只會成為一個開始」……

  有人說這是一份退而求其次的榮譽——英超冠軍獎盃才是利物浦最希望贏得的。那您不妨把這句話直接告訴現在還在慶祝球會第六次登上歐洲之巔的利物浦球迷,告訴有過連續6次決賽輸波經歷(包括2次歐聯決賽)的高普。

  各個視角來看,這都不算是一場經典的歐聯決賽。雖然兩隊得到了三週的備戰時間,雖然雙方球迷在馬德里營造的現場氣氛堪稱熱烈,但這場比賽卻從未達到過球迷們心目中所期待的燃點。即便如此,我們還是看到了一支把贏得獎盃當成自己唯一目標的利物浦。在那個夜晚,他們做好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從開場23秒穆沙-施素高(M.Sissoko)禁區內送點、沙拿操刀主射命中的一刻開始,高普的隊伍就進入了一種「控制模式」。這一次他們找到了一位頂級門將帶領球隊守住了勝局,賽後艾利臣(Alisson)還被評為了全場最佳。終場前奧歷治的入球又將紅軍的領先優勢擴大為了兩球。

  沙拿開場不到1分鐘就幫助利物浦敲開勝利之門

  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歐聯賽季。在通往冠軍領獎台的過程中,利物浦也沒少遭遇打擊,但這些經歷卻只會讓紅軍的勝利變得更為傳奇。這其中就包括終場前絕殺巴黎聖日耳門、作客前往慕尼黑擊敗拜仁,當然還包括那場足以永久載入歐聯經典史冊的4球逆轉巴塞的好戲。

  進入決賽後,利物浦反倒沒有複製出上述那些令人窒息的比賽——更別說2005年的「伊斯坦堡奇蹟」了。高普賽前就預感到這將是一場勢均力敵的絞殺,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但較為幸運的是,利物浦在開場23秒就奠定了領先優勢。比賽踢完之後,他們也成為了最近9年來第一支能在歐聯決賽中確保不失球的隊伍。

  這一夜,輪到利物浦的防守球員們大放異彩了。沙拿斬獲了一粒入球,文尼(S.Mane)的表現也很活躍,但由於法明奴(B.Firmino)的身體條件並沒有達到最佳狀態,這也使得紅軍引以為傲的「後上三叉戟」始終無法發揮出最大威力。因此利物浦的後防線此役必須要承擔更大的責任。他們接受了挑戰,凝聚成了一個整體,破壞了熱刺的所有進攻嘗試。

  雲迪積克(Virgil van Dijk)一如既往地發揮穩定。阿諾特(T.Alexander-Arnold)和羅拔臣(A.Robertson)借助這場歐聯決賽實現了昇華。而在他們背後還矗立著一位高普口中「總能化繁為簡」的門將。事實上在比賽裡,利物浦只有3腳射門命中了門框範圍,而艾利臣一個人卻需要做出8次撲救。

  這就是高普一直期盼看到的場景,自從上任後德國人就開始一步步地把自己的想法轉化成為了現實。在馬德里的萬達大都會球場,你無時無刻不能感受到高普形成的巨大影響力。沙拿、雲迪積克、文尼和艾利臣的優秀表現,能證明高普是一位擅於運作轉會的天才;而軒達臣狀態的回勇、羅拔臣與阿諾特的異軍突起,又能證明高普的訓練有方!

  利物浦歐聯決賽正選陣容凝聚著高普的足球智慧

  王朝模式已開啟?

  如果把高普執教利物浦3年半的時光比喻為一次奇妙的旅行,那麼這場旅行在上週末就已經達到了行程的最高處。那麼旅行的起點呢?2015年10月,那場對陣熱刺的0-0和波就是高普的英超首戰,而對方教練還是普捷天奴(M.Pochettino)。踢完那場比賽後,利物浦在聯賽積分榜上仍排在打吡死敵愛華頓和水晶宮的後面。

  當時那支隊伍擁有基連(N.Clyne)、安利-詹(E.Can)、摩蘭奴(A.Moreno)、米勞列(S.Mignolet)、沙高(M.Sakho)和史基泰爾(M.Skrtel)。從此之後,高普就在隊內實施了大刀闊斧的改革,而他的工作也得到了球員們的認可。逐漸地,我們看到了典型性的「高普式壓迫」。再然後,利物浦通過反複研磨終於掌握了「控球式打法」。

  無錯,馬德里的這場比賽不算是一場「彙報演出」。畢竟在上半場比賽裡,利物浦的傳球次數要少於今季該項賽事任何一場比賽(的上半場)。但換個角度來看,這也說明利物浦現在可以通過另一種方式贏波了。他們既可以發動快速反擊,也能傳球倒腳。既可以掌握控球優勢,也能收縮防守。

  高普在執教利物浦的3年半時間裡曾屢次遭遇挫折

  實現這個目標,當然需要消耗大量的時間、金錢、精力,還包括失敗的教訓——高普接手紅軍第一年就在歐霸盃決賽中遭遇了敗績、上季又在歐聯決賽輸給了皇馬。雖然高普在德甲執教多蒙特期間曾有過耀眼的履歷——兩次率領「大黃蜂」獲得過聯賽冠軍獎盤,打破了拜仁慕尼黑對於德國球壇實施的霸權統治;雖然他3次率隊躋身歐聯決賽的經歷已經超過了摩連奴(J.Mourinho)和哥迪奧拿(P.Guardiola),但挑剔的批評者們談到他的時候卻依然還會送出冷言冷語。高普需要一座大耳朵獎盃。

  如果去年夏天在基輔,卡利奧斯沒有犯下那麼多不可饒恕的錯誤,天知道高普能否提前一年就如願了。而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帶領球隊走出陰影,進而完成從亞軍到冠軍的蛻變,這更是一個偉大的成就。面對媒體,高普沒少為卡利奧斯說好話,但在管理球隊時他卻延續了自己「冷酷無情」的風格。他主動調整了陣容,實現了戰術升級。而2018-19賽季還是高普離開昔日好搭檔布瓦奇的第一年。

  球隊收購得力,也要歸功於體育總監馬克-愛華士、轉會主管戴夫-法洛斯和球探主管巴利-亨特的共同努力。此外,佩普-林德斯也回到了球會,成為了一線隊的助理教練。「在我身邊,需要各類專業人士,」高普表示。「這才是所謂的領導力。你需要身邊圍繞著一群業務比你還強的人。」

  這就是一位成功教練對於工作的深刻見解,他總能想得更多、看得更遠。他是利物浦的福音,卻也是其他競爭對手的災難。無論執教哪傢俱樂部,高普都願意把自己完全融入其中——他在緬恩斯待了7年,又在多蒙特執教了7年。按照這個趨勢,他在利物浦的執教生涯才剛剛度過了一半。

  誰知道他還能在晏菲路執教多少年?誰知道他還能帶隊達到什麼樣的高度?但我們可以看到,他為球隊搭建的5人防線(包括門將)卻足以確保利物浦獲益多年。在歐聯決賽的正選陣容里,年僅最大的利物浦球員軒達臣(J.Henderson)也只有28歲。在今季英超排名前六位的隊伍裡,利物浦也是最年輕的一支。

  歐聯冠軍,你可以把這項榮譽視為一段旅程的巔峰。但如果把時間線延長,我們沒準會發現它的上頭其實別有洞天——它其實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利物浦王朝正在形成中……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