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汽車戰爭”正將美國推向衰敗
2019年06月03日04:16

  新浪美股 北京時間6月3日訊,當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上週宣佈對墨西哥商品徵收新關稅時,他對汽車製造商發動了自當選前以來的最大戰爭,這是他發動的汽車戰爭中的最新一擊。這並不是說他一定會堅持到底,也不是說他會實施他對從歐洲和日本進入美國的汽車徵收的其他關稅。美國和墨西哥也可能在6月10日生效之前達成協議。但隨著他繼續加大對外國製造汽車的打擊力度,一些專家認為,美國將更接近另一場衰退。

  這些關稅針對的是從墨西哥進入美國的“所有商品”,但它們可能會對汽車行業造成沉重打擊。據德意誌銀行估計,如果特朗普提議的上限提高到25%,汽車製造商將承擔全部成本,以免轉嫁給消費者,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和福特汽車(Ford)將分別為此花費63億美元、48億美元和33億美元。雖然汽車製造商不太可能吃掉全部成本,但這些數據有助於解釋其中的利害關係。截至上週五,僅關稅的威脅就已使全球最大汽車製造商的市值蒸發了約170億美元。

  許多這樣的汽車製造商在墨西哥組裝汽車,然後銷往美國,或者使用墨西哥製造的零部件組裝汽車。2018年,墨西哥向美國出口了930億美元的汽車和零部件。奧迪(Audi)、豐田(Toyota)、日產(Nissan)、本田(Honda)和馬自達(Mazda)等主要外國汽車製造商在墨西哥組裝汽車,其中許多將銷往美國。

  但是,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商可能面臨的風險最大。考克斯汽車公司(Cox Automotive)的數據顯示,通用汽車2018年國內雪佛蘭(Chevy)和GMC品牌的銷量中,逾四分之一來自墨西哥組裝的汽車。FCA銷售的Ram卡車中,近40%是在墨西哥製造的。相比之下,福特的風險敞口較小,但其美國總銷量的10%左右來自墨西哥進口。

  考克斯汽車貿易公司的執行分析師米歇爾-克雷布斯(Michelle Krebs)說,這些關稅讓汽車製造商陷入了一個艱難的境地:它們要麼消化掉增加的成本,要麼將其轉嫁給客戶。由於汽車行業的利潤率已經很低,如果關稅生效,它們不太可能全額消化成本,尤其是如果關稅上調的話。這可能意味著汽車價格會上漲,銷量會下降。

  通用汽車、FCA和福特均拒絕置評,而是提到了汽車聯盟(Auto Alliance)和美國汽車政策委員會(American Automotive Policy Council)等貿易組織。汽車聯盟臨時主席兼首席執行官David Schwietert在向the Verge網站提供的一份聲明中說:“關稅是對美國汽車消費者徵收的一種稅,這意味著關稅對我們國家的經濟和依賴跨境貿易的數百萬美國就業崗位有害。”“任何障礙在美墨邊境貿易的流動將會有一個級聯效應——傷害我們消費者,威脅美國就業和投資減少,限製經濟發展,並且可能會阻礙墨西哥、加拿大和美國國會批準新北美自貿協定的努力。”

  特朗普最初表示,他本週宣佈新關稅是因為他希望墨西哥阻止移民非法進入美國。特朗普援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於週四晚間宣佈,美國政府將從6月10日起對所有從墨西哥進入美國的商品徵收5%的關稅。根據白宮的官方聲明,稅收將在7月1日增加到10%,8月1日增加到15%,9月1日增加到20%,最終在10月1日達到25%的上限。

  白宮寫道,如果“墨西哥採取有效行動緩解非法移民危機”,關稅將被取消。不過,白宮沒有說明這些“有效行動”可能是什麼樣子,只是說,這些行動將“由我們自己的判斷和判斷來決定”。

  但特朗普承認,這些關稅也是為了迫使汽車製造商將製造業務轉移到美國(在某些情況下,甚至直接回到美國)。他星期五在推特上寫道:“如果關稅開始上漲,車企為了不支付關稅,將離開墨西哥,回到美國。墨西哥佔據了我們汽車工業30%的份額。”

  根據克雷布斯的說法,這不大可能發生。她說:“汽車製造商不會突然說‘我不會在墨西哥生產汽車’,然後把所有的生產轉移到美國。”“事情沒那麼簡單。即使汽車製造商重返關閉的工廠,比如通用汽車最近在俄亥俄州洛德斯敦(Lordstown)的工廠,將製造業務遷至美國的新工廠也將耗資數十億美元,而且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實現。”“我不指望任何人改變生產計劃,”克雷布斯說。

  JD Power全球汽車部門主管道格-貝茨(Doug Betts)表示,墨西哥的供應鏈企業可能也面臨同樣的情況。他表示:“(這些)不是可以在一夜之間改變或改變的事情。”貝茨還表示,即使汽車製造商願意採取行動以避免關稅,也不能肯定他們會將製造業遷回美國。“如果你是一個汽車製造商,你認為這是它會在接下來的10年,你說“嘿,在這裏我們無法生存,我們不能支付25%的關稅,所以我們需要開始移動到他們的其他不會這麼貴的地方,’”他說。“但其他地方不一定是美國。可能是印度,也可能是非洲,誰知道呢。”

  早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將製造業遷回美國就一直是他的一個目標。多年來,特朗普一直抨擊多個行業的公司將製造業工作外包給其他國家,比如他曾因在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試圖將生產遷往墨西哥而令采暖、通風和空調製造商開利(Carrier)蒙羞。起初,開利似乎投降了,特朗普宣佈獲勝——但開利最終還是把數百個工作崗位轉移到了墨西哥。

  不過,特朗普的憤怒特別集中在汽車行業。通用汽車就是他的一個熱門目標。這家汽車製造商在2014年末宣佈,計劃在未來6年向墨西哥投資50億美元,儘管它已經在墨西哥擁有4個工廠,擁有14個製造設施。因此,在競選初期,特朗普試圖讓通用汽車在工資較低的美國各州建立生產設施,而不是離開密歇根州前往墨西哥。

  儘管通用汽車同意2017年在美國投資10億美元,但它並沒有放棄在墨西哥的投資計劃。但在2018年,這家汽車製造商宣佈關閉多家美國工廠,解僱數千名工人。特朗普怒火中燒,在此期間的幾個月裡,他一直在公開和私下與通用汽車首席執行官瑪麗-巴拉(Mary Barra)就關閉工廠一事進行爭論。今年5月,特朗普盛讚通用汽車正在談判出售其中一家工廠的“好消息”,但事實證明,潛在買家是一家陷入嚴重財務困境的初創企業。

  通用汽車不是特朗普的唯一目標。2016年4月,福特宣佈計劃斥資16億美元在墨西哥建立一家工廠,生產嘉年華(Fiesta)和福克斯(Focus)等小型汽車。該公司此前還宣佈了一項單獨的計劃,將在美國投資25億美元建設新的發動機和變速器製造設施。特朗普在2016年6月的反應是威脅福特對其墨西哥出口徵收35%的關稅。

  即使當選總統後,特朗普仍繼續批評福特的墨西哥計劃。福特最終在2017年放棄了這一計劃,只是宣佈將在中國生產汽車。然後,在2018年,福特宣佈將完全停止在美國銷售福克斯。

  最近,總統猛烈抨擊了全球汽車製造商。他威脅要對從歐盟和日本進口的汽車徵收25%的關稅,並聲稱從其他國家進口的汽車和零部件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特朗普的一些其他貿易政策也傷害了汽車行業。他對鋼鐵和鋁徵收的關稅使通用汽車和福特各自損失了約10億美元,菲亞特克萊斯勒損失了約5億美元。

  那麼,本週的舉動只是特朗普多年來對汽車製造商和供應商發動的戰爭中的又一波攻擊,這些製造商和供應商並不直接為美國經濟提供就業機會。克雷布斯說,這一切都發生在汽車行業的一個不穩定時期。總體而言,自2016年達到創紀錄的1755萬輛以來,美國汽車銷量大幅下滑,而全球其他市場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在美國,汽車的平均售價接近曆史最高水平,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SUV和卡車的日益流行,它們往往價格更高。美國消費者欠下的汽車貸款達到創紀錄的1.27萬億美元,其中拖欠還款的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

  加上與歐盟和日本可能對汽車徵稅,現在又對墨西哥商品徵稅,克雷布斯表示,美國可能正在應對一場“完美風暴”。“或者是一場不完美的風暴,真的。”

  克雷布斯說:“我們一直說,如果所有這些擬議中的關稅都生效,可能會把經濟推入衰退。這個潛在的威脅並不那麼巨大,但它正在增長。”

  貝茨對陷入恐慌模式也持同樣謹慎的態度,尤其是因為儘管銷量下滑,但汽車製造商尚未降價。所以他將繼續觀察這種情況是否會發生。

  他表示:“當所有人都陷入一場試圖挽救銷量的戰爭時,價格就會下降,然後汽車公司就會賠錢,然後他們不得不閑置工廠,並採取激烈行動。”“這就是經濟衰退的原因,因為當你讓1萬人在一個月裡回家時,他們都得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如果墨西哥貨物未能落實,特朗普的關稅或者兩國在移民問題上找到某種協議,這將有助於避免對經濟帶來額外的壓力。貝茨克雷布斯和說,即使它可能不會阻止他敵對與汽車製造商在建立他們的汽車。

  但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最新的威脅也可能以另一種方式損害經濟。美國花了數月時間就特朗普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USMCA進行談判,先前的NAFTA協定在2018年底被特朗普撕毀。

  就在本週,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還在加拿大對USMCA進行最後的收尾工作,而墨西哥新總統正準備在自己的國家批準該協議。克雷布斯說,特朗普在與墨西哥談判的同時,還宣佈對墨西哥徵收新關稅,這對正在進行的與世界其他國家的貿易談判造成了危害。

  她表示:“我們正在與日本、歐洲就影響汽車業的各種其他貿易協定進行談判。我們與他們談判即將達成協議,現在特朗普又反悔了,其他國家會對此怎麼看?”(林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