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歲女童疑遭母親家暴 下體撕裂傷程度高達四度
2019年05月31日08:58

  原標題:廣東河源七歲女童疑遭母親家暴入院,警方介入

  童年,本應天真爛漫;童年,本該無憂無慮。

  然而,28日晚,就在六一兒童節到來的前夕,家住河源比華利山莊7歲小女孩小怡(化名)的一次就醫,卻存在重重疑點:生命體徵已是休克狀態的女童隱私部位受傷嚴重,撕裂程度達四度,而母親卻對孩子的傷情三緘其口……

  與此同時,女童住院的消息為何讓鄰居義憤填膺、警方介入調查?

  記者經深入瞭解,牽出一連串痛心過往。

  女童受傷被送醫

  小區鄰居義憤填膺

  28日晚上11時多,小怡因受傷嚴重被母親送至市人民醫院進行救治。然而,醫護人員為小怡檢查傷情時,卻發現受傷休克的小怡,其隱私部位傷情嚴重,撕裂程度達到四度撕裂傷(最高)。

  此外,醫護人員也在小怡身上其他部位發現了多處淤青舊傷和鮮紅新傷。醫院隨即對小怡的傷口進行了縫合,由於傷口不斷出血,醫護人員在術中和術後,累計為小怡輸血達600毫升之多。

  小怡母親的答案並沒有說服所有人,比華利山莊部分業主在29日得知小怡受傷住院的消息後,情緒非常激動。“我從去年開始就注意到小怡身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前段時間,孩子頭上還出現了一條三四釐米長的傷口,看著都讓人心疼。”該小區業主吳女士告訴記者,平日裡的小怡,學習成績不錯,也乖巧懂事,很難想像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時常“受傷”。

  而當記者詢問是什麼人對小怡痛下狠手時,小區的幾位業主異口同聲,將矛頭指向了孩子的母親。

  記者深入採訪

  牽出女童慘痛過往

  “28日晚上,我們有鄰居看到小怡和哥哥弟弟回家時還好好的,孩子母親說是玩滑板受傷,這讓我們怎麼能夠相信?”比華利山莊業主黃女士氣憤地說,小怡時常被母親打罵在鄰居中早已“人盡皆知”,有好幾次小怡被打得受不了,只好跑去樓上樓下的鄰居家躲。

  “有一次學校舉辦美食節,小怡和哥哥穿著好準備去參加,結果走到門口,小怡被她媽一腳踹了回去,還說‘你去幹嘛’。”業主陳女士說,這一幕剛好被路過的鄰居撞見……

  而另一位業主也反映,小怡還曾在夜裡十一二時被母親趕出門罰跪。面對小怡的遭遇,不少業主也十分同情,多次勸誡小怡母親,不要虐待孩子,但是收效甚微。

  然而,在醫院里,小怡母親給不少人的印象,仍然是一位關心愛護女兒的母親。

  業主們所說究竟是真是假?

  記者隨後採訪了小怡就讀的學校。該校負責人告訴記者,今年5月11日,小怡因傷被班主任發現,隨後吐露了母親家暴的事情。老師在幾次家訪未成後,邀請家長到學校進行過交流,小怡母親也承認了打人的事實。

  昨日(29日)上午,小怡的班主任發現孩子沒到校上課,便致電其母親,詢問缺課原因。得知小怡受傷後,老師提出要看望孩子,卻遭孩子母親拒絕。因為小怡曾有被家暴的情況,老師擔心孩子會出現什麼情況,便於當天下午5時左右,到小怡家家訪,但未果。

  老師從鄰居口中才得知,孩子正在市人民醫院救治。隨後老師又到市人民醫院看望小怡,但小怡母親給老師的答覆依舊是:孩子在小區玩滑板時摔傷的。“現在孩子到底是摔傷的,還是被家暴,我們也不敢下結論。”學校負責人說。

父親賴先生
父親賴先生

  今日(30日)上午,記者輾轉聯繫到小怡在廣州工作的父親賴先生,賴先生當時在趕回河源的途中,他情緒激動地說:“她(小怡母親)有什麼事從來不跟我說,我也是剛知道孩子受傷了。”賴先生向記者表示,自己知道妻子會打孩子,此前他也會說妻子,但是說完後妻子打女兒打得更狠。“打得跟豬頭一樣!”賴先生這樣形容女兒被打後的樣子,他說,自己因工作原因一個月只能回家一次,所以為了保護女兒往往敢怒不敢言。

  警方介入調查

  多部門採取行動

  知情人告訴記者,此次小怡受傷正是其母親所為。據他說,28日晚上9時多,小怡被母親帶入浴室洗澡,期間小怡開始拚命哭,出來時腿上已是血流不止,隨後小怡被其母親送往了市人民醫院救治。

  29日傍晚,比華利山莊業主商議後,就小怡面臨的家暴情況,向源城公安分局新寶派出所報案,警方也已經介入調查。

  小怡究竟為何受傷,仍需等警方的調查結果。

  源城區教育局

  今日(30日),獲悉學校報告的小怡情況後,源城區教育局立即組織工作人員前往醫院、學校瞭解情況。“孩子是國家的未來,遇到這種事情,我們教育部門肯定會盡全力保護孩子健康成長。”源城區教育局安監辦主任江峰告訴記者,教育部門會在積極配合警方調查工作,為小怡及家人提供心理輔導和危機干預的同時,舉一反三,進一步提高全區各學校對學生學習和生活的關注力度,加強與學生和家長的溝通交流力度,提升目前已基本覆蓋所有學校的心理輔導工作的開展質量。此外,教育部門還將會加強與公安、婦聯、居委會等的溝通協調,構建更為完善的保護機製。

  源城區婦聯相關負責人也表示,目前已派出工作人員積極跟進事件進展。今後,也會對小怡的日常生活進行密切關注,並對可能出現的危機情況進行及時干預,避免類似的事情再在小怡身上發生。

  律師說法:

  “經常以打罵、禁閉、捆綁、凍餓、有病不給治療、強迫過度體力勞動等方式對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就已經構成了虐待罪。”廣東廣淼律師事務所律師黃雪光說,如果經警方調查,女孩的傷情的確是母親所為,且經鑒定為重傷,孩子母親可能將面臨處兩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不過黃雪光也指出,由於主要是考慮到虐待案件發生在家庭成員之間,將虐待事件訴諸司法機關往往導致親屬關係破裂,有些受虐者也不願司法機關對虐待者進行定罪量刑等因素,司法機關通常採取“告訴才處理”的原則進行處理。

  被虐待者的其他近親屬也可以控告,有關單位和組織也可以向人民檢察院檢舉揭發乾涉,由人民檢察院查實後提起告訴。但如果致被害人重傷、死亡的,則不適用“告訴的才處理”的規定。

  作者:彭茂洋 蘇遠龍

  來源:“河源晚報”微信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