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盤頭條:研究稱特朗普減稅政策對經濟貢獻微乎其微
2019年05月30日05:12
CNN
CNN

  全球財經媒體昨夜今晨共同關注的頭條新聞主要有:

  1、WSJ頭條 | 澳州經濟擴張步履蹣跚 寬鬆貨幣政策或即將出台

  2、FT頭條 | 波音首席執行官:737Max危機是公司的“決定性時刻”

  3、路透社頭條 | 研究稱特斯拉將一枝獨秀 包攬電動汽車市場逾25%份額

  4、彭博社頭條 | 歐洲央行副行長稱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道路面臨更多挑戰

  5、CNBC頭條 | 研究稱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微乎其微

  6、MW頭條 | 專家:收益率曲線反轉類似1998年 股市風險將達到峰值

  華爾街日報

  澳州經濟擴張步履蹣跚 寬鬆貨幣政策或即將出台

  隨著投資者押注澳州可能成為下一個被迫採取非傳統貨幣政策的發達經濟體,澳州債券收益率已觸及創紀錄低點,這是全球經濟低迷的一部分。

  澳州擁有發達國家中持續時間最長的增長勢頭:得益於強勁的就業市場、充足的移民勞動力供應以及中國和其它國家對鐵礦石等關鍵大宗商品的強勁需求,澳州27年來從未出現過經濟衰退。但現在該國經濟擴張步履蹣跚,這給央行帶來了放鬆貨幣政策的壓力。

  澳州基準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本週觸及1.487%的曆史低點。這也將澳州國債與收益率較高的美國國債之間的息差推高至0.75個百分點,而在過去40年的大部分時間里,澳州國債的收益率都高於美債。

  這些舉措反過來給澳元帶來了壓力,澳元已跌至10年來的低點邊緣。澳元走軟有利於澳州的旅遊業和教育行業,也有利於以美元出售金屬、但在當地支付很多成本的礦業公司。

  澳州央行行長Philip Lowe上週表示,決策者將在6月4日討論降息事宜。自那以來,市場已經消化了官方至多下調三次利率的影響。

  即便是這些降息措施也可能不足以實現央行的目標,其中包括將通脹率恢復到2%至3%的目標區間,以及降低失業率。

  澳州及新西蘭銀行集團(Australia &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Ltd.)澳州經濟主管戴維-普蘭克(David Plank)說,負債券息差表明,市場中的一些人正在為量化寬鬆和降息做準備。

  普蘭克說,這樣的計劃可能導致澳州央行購買較長期的政府債券,以壓低長期借款成本,並打壓澳元。他補充稱,與10年前相比,澳州通過降息等傳統政策應對全球衝擊的能力要弱得多。他表示,在這種情況下,量化寬鬆可能很快到來。

  金融時報

  波音首席執行官:737Max危機是公司的“決定性時刻”

  波音首席執行官丹尼斯-穆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表示,737 Max飛機的停飛事件動搖了公眾對航空旅行安全的信心,對這家擁有103年曆史的公司來說這是一個“決定性時刻”。

  週三在接受華爾街分析師採訪時,穆倫伯格表示,在兩起導致346人死亡的墜機事件發生後,這家全球最大的商用飛機製造商正朝著讓Max再次獲得飛行安全認證“取得明確而穩定的進展”。

  “我們業務的長期前景依賴於人們對飛行安全的信心,”他承認發現Max飛行控製系統存在安全缺陷對公司造成的品牌損害。“飛行公眾的信任受到了傷害,我們需要時間來重建這種信任。”

  穆倫伯格表示,波音正努力安撫其航空客戶。該公司一方面為自3月中旬以來在全球停飛的360多架Max飛機提供賠償,另一方面同意,如果航空公司希望改變計劃,將重新安排未來交付的新飛機。

  他表示,“我們絕對專注於為客戶做正確的事情。”他承認,在北半球繁忙的夏季飛行季節,航空公司受到了損害。他說,“我們有很多不同的方法來解決這些問題,”並補充說,波音可以在某些情況下調整交貨時間,一些航空公司希望因為停飛而提前交貨,另一些公司則希望因此推遲交貨。

  他表示,波音可能還會以其他方式提供支持,比如服務和培訓支持。他補充稱,“在某些情況下,現金可能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不過,他告訴分析師,他不認為向航空公司支付賠償金對該公司的財務狀況將是一個“重大事件”。

  穆倫伯格拒絕透露回歸時間表,但週三早些時候,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首席執行官亞曆山大-德朱尼亞克(Alexandre de Juniac)表示,這架飛機至少在10至12周內不太可能恢復商業服務。美國航空公司已將航班從原定時間推遲至8月。

  路透社

  研究稱特斯拉將一枝獨秀 包攬電動汽車市場逾25%份額

  週三公佈的一項新研究預計,到2026年,包括混合動力車在內的美國電動汽車需求可能升至128萬輛,但多數品牌將難以在新車型上賺錢。

  研究公司IHS Markit預計,美國市場上共有43個品牌的130多款車型提供電力推進系統,其中包括純電池電力或油電混合動力。

  但IHS automotive分析師斯蒂芬妮-布林利(Stephanie Brinley)表示,其中三分之二的銷量將由前10大汽車品牌實現,其中以行業領先者特斯拉為首,該公司將佔據逾四分之一的銷量。剩下的品牌的總銷量預計為39.2萬輛,平均每個品牌銷量只有1.19萬輛。

  布林利稱,“短期內電動車的競爭將非常激烈。更多的選擇和可用性將推動銷售增長,但最初車型推出的數量超過了電力推進選擇的需求。”

  IHS Markit預計,電動汽車市場正在快速增長,預計2026年48個品牌將銷售1680萬輛汽車,平均每個品牌在整個市場的銷量為35萬輛。純電動和混合動力汽車將占總銷量的7.6%,而2018年這一比例僅為1.2%。

  IHS Markit預計,特斯拉將在2026年繼續主導市場,其它品牌的平均銷量約為2.5萬輛。特斯拉去年向全球客戶交付了24萬輛電動汽車,預計今年的銷量將達到36萬至40萬輛。

  但即便如此,特斯拉在其上市9年的大部分時間里也難以盈利。該公司公佈第一季度銷售6.3萬輛汽車,虧損逾7億美元。

  該行業計劃在未來10年向電動汽車和電池投資3000億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針對中國的。預計到2025年,中國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的銷量至少將達到500萬輛,占汽車總銷量的20%。

  彭博社

  歐洲央行副行長稱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道路面臨更多挑戰

  歐洲央行副行長Luis de Guindos表示,歐洲央行的目標仍是恢復“正常的”貨幣政策,但是該任務在過去一年變得愈加艱難了。

  2018年末經濟放緩抑製了歐元區今年的增長前景,迫使歐洲央行表示將維持利率在紀錄低位至少持續至2020年。Guindos週三在發表《金融穩定評估》時提出了一個令人關切的問題:銀行業在抱怨盈利能力弱。

  “正常化的進程在繼續,但前景比之前更具挑戰性,並且對金融穩定產生影響,”Guindos接受彭博電視的Matt Miller採訪時說。“存在很多下行風險,但目前風險主要與歐元區以外的情況有關,這是我們不得不考慮到的情況。”

  歐洲央行將於6月5日至6日在立陶宛舉行會議,根據最新的經濟預測製定政策。

  Guindos表示,主要的外部風險是潛在的貿易關稅。歐洲一直受到美國總統特朗普批評,歐盟可能會由於其汽車業被加征進口關稅而受到打擊。

  “真正的風險是朝著全面爆發的貿易爭端升級,這將損害全球經濟,損害歐元區經濟,”Guindos說。“我希望情況不會如此,最終常識將獲勝。”

  CNBC

  研究稱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微乎其微

  本週公佈的一項研究顯示,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過去一年實施的大規模減稅措施並沒有給2018年的強勁經濟表現帶來多少好處。

  國會研究服務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進行的一項深入調查顯示,企業和個人利率的回調不僅對宏觀影響很小,而且給企業和富人帶來了最大的好處的同時,對工資卻幾乎沒有提振。

  總的來說,美國2018年GDP增長2.9%,是自金融危機以來最好的表現。但經濟學家簡-格雷維爾(Jane Gravelle)和唐納德-馬普爾斯(Donald Marples)寫道,這是在經濟已經準備好走高的情況下發生的。

  報告稱:“總的來說,(減稅)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如果有的話)第一年的影響相對較小。”

  特朗普曾吹捧這些削減措施是實現至少3% GDP增長的關鍵一步。該法案於2017年底通過,將企業稅率從35%下調至21%,減少了稅率等級,降低了許多納稅人的稅率,並將標準扣除額提高了一倍,以使最低收入者的大部分收入免稅。

  2018年就業繁榮,近幾個月平均時薪同比增長3%,這是自2009年經濟開始複蘇以來的首次。然而,經濟學家們表示,工資增長無法與減稅掛鉤。

  經濟學家寫道:“這一增幅小於勞動報酬的總體增幅,表明普通工人的工資幾乎沒有增長。”

  研究表明,稅收變化對總體經濟收益的貢獻很小——可能是“反饋效應”的0.3%。經濟學家們表示,正如特朗普承諾的那樣,要想讓減稅措施收回成本,GDP必須增長6.7%。

  報告稱:“需求方面的初步影響可能反映在消費增長上,數據顯示2018年消費增長甚微。大部分減稅措施是針對那些不太可能消費的企業和高收入個人。在充分就業或接近充分就業的經濟中,財政刺激是有限的。”

  MarketWatch

  專家:收益率曲線反轉類似1998年 股市風險將達到峰值

  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跌破3個月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加劇了收益率曲線的反轉。這種利率倒置很少見,因為投資者傾向於要求更高的收益率來延長貸款期限。因此,當利率反轉時,它被視為經濟衰退即將來臨的信號。FactSet的數據顯示,截至週三午盤,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為2.22%,而3個月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為2.361%,這是2007年以來這兩組美國國債收益率之間最嚴重的反轉。

  儘管華爾街傾向於觀察10年期和2年期美國國債,但10年期/3個月收益率曲線的反轉被普遍視為更可靠的衰退預測指標。根據克利夫蘭聯邦儲備銀行的數據,10年期/3個月曲線的反轉在過去7次衰退之前出現過。

  Fundstrat Global Advisors主管托馬斯-李(Thomas Lee)表示,並非所有的反轉都是一樣的,並將當前的反轉與1998年的情況進行了比較。他表示,當對10年期美國國債的需求推動利率走低,收益率曲線反轉時,往往反映出對風險的擔憂日益加劇,而不是預示著商業週期放緩。

  在1998年,由於俄羅斯債務危機,債券市場出現了反轉,這也導致對衝基金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倒閉。但Fundstrat分析師表示,這段時期是一個重要的買入機會。

  李在週三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我們認為投資者對這種逆轉‘反應過度’。1998年,這是一個巨大的買入信號,因為它標誌著‘風險已見頂回落’——在股市觸底之前,這一反轉幅度約為1.5%,然後在接下來的10個月裡開始上漲48%。儘管目前對市場來說很有意義,但人們對這種反轉的看法過於負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