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一誌曆時八年多,上海金山124個行政村村誌首發
2019年05月29日16:31

原標題:一村一誌曆時八年多,上海金山124個行政村村誌首發

金山全部124個行政村實現了一村一誌,總字數近2500萬字的金山村誌系列叢書在國內率先編纂而成。澎湃新聞記者 俞凱 攝中國的地方誌編纂首次達到村一級。

5月29日,上海市金山區村誌集中發佈儀式在楓涇古鎮的長三角路演中心舉行。曆時八年多、涉及金山全部124個行政村、有著近2500萬字的金山村誌系列叢書在國內率先編纂而成。

承載了村莊“看得見的鄉愁”

金山有著六千多年的文明史,古岡身遺址、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遺址等見證了這一片土地上的滄海桑田,孕育了朱涇、楓涇、張堰、亭林等曆史名鎮,以及一批曆史文化名人。

2010年,金山區萌動了編修村誌的意向,在沒有成熟經驗可供借鑒的情況下,村誌編纂人員摸索出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完成全區124個村的村誌修編任務,實現了一村一誌,這在全國屬於先行先試。

村誌對各村地理、曆史、經濟、風俗、物產、人物等都進行了詳細記載,不僅理順了村域發展的軌跡,也承載了一個個村莊“看得見的鄉愁”。以前,有些村幹部對村的溯源沿革、發展軌跡講不清楚,現今在這些村誌里,一段段早已不為人知的曆史被重新挖掘出來,一個個即將消失的風俗也被記錄下來。

在金山衛鎮八一村的村誌里,就記錄了一個消失的古鎮——西倉。

西倉最早名為官塘灘,南宋時期,武舉陳龜年遷居於此,修建了“陳泰油作坊”,這裏產出的菜籽油遠銷至真臘(今柬埔寨)、滿刺加(今馬六甲海峽兩岸)等地,那時這裏商人云集,街上車水馬龍。明朝時期,官塘灘更名為西倉市,後屢經戰火,到1949年解放前僅剩幾間破房屋。後來,西倉被徵地建廠,到2003年,連地名也消失了。

像西倉這樣曾經繁華一時、如今連地名都沒有的古鎮,在金山區不在少數,金山的“一村一誌”將這些古集鎮都一一挖掘整理。

村誌不僅理清了村里的溯源沿革和發展軌跡,而且還收錄了反映農村生產情況和生活趣事的民間諺語、婚喪習俗、民間傳說和曆代人物等,如楓涇鎮新義村《楊家庵的由來》、張堰鎮秦山村《秦始皇登山望海》和朱涇花燈、亭林腰鼓等傳統文化,均被收集整理入誌,極大豐富了金山本土文化的曆史內涵,使村誌不僅成為農村的“百科全書”,也詳細記錄了農村的文化變遷。

為鄉村振興提供資料支撐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金山區山陽鎮長興村有個甸山,根據村誌記載,這裏原是上海第一個縣治海鹽縣的所在地。為了挖掘這段悠久的曆史,村委會打算在甸山建一座文化公園,彰顯長興村的文化底蘊。

亭林鎮油車村原來有其名而不知其因,這次村誌編纂也摸清了家底。

在清朝雍正年間,這裏有一家榨油坊。到了民國初期,村里又新增一家,規模都很大,相傳磨坊里的大石磨要用8頭牛來拉,河道里等著裝菜油的船要排上100多艘,就此這裏因油車而得名。為使村里的標誌更明顯,現今村里已把當年榨油坊的大石磨置於村口,成了油車村新的標誌。

124部金山村誌曆時八年多編纂完成,編纂人員在查閱史料進行編纂工作。金山區 供圖金山區區委書記趙衛星表示,金山區的124部村誌,為金山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要利用村誌叢書全面系統、豐富翔實的記述,為金山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文化引領和資料支撐。

在實施鄉村文脈傳承工程中,村誌同樣發揮著重要作用。

村民們利用村誌資源,編寫民間傳統故事,以留住曆史,傳承文明,比如楓涇鎮新義村的《白果樹下金雞啼》、漕涇鎮護塘村的《西護塘的故事》、朱涇鎮五龍村的《五龍的故事》等已編印成冊。金山工業區運河村的興民學堂已有100多年曆史,一個村史館已在運河村建成。

在金山區,這些有趣而又具有人文價值的村誌史料正被一一梳理,編寫成故事,走進百姓生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