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萬租住北京青年公寓50年 入住才半個月就要拆
2019年05月26日17:24

  原標題:[津雲關注]39萬租住北京青年公寓50年,入住才半個月就要拆?

  來源:津雲新聞

  記者 勞韻霏 發自北京

  購買了50年的房屋使用權,剛搬進去沒一個月,就聽說房子要被拆掉,拆遷後是否會得到補償也不知道,近幾天,北京市朝陽區“1905鐵路文化懷舊主題產業園配套宿舍”的100多位長期租戶陷入了困擾。

  一萬一平方米的精裝公寓

  5月14日,北京。

  “1905鐵路文化懷舊主題產業園配套宿舍”被租戶稱為“鐵路青年公寓”,它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羅馬嘉園小區西側鐵路一側,走進小區大門,是一片施工現場,入口一側的幾排公寓已經拆除。施工的工作人員說,拆遷從5月初就開始了,已經拆除了4棟公寓。

  從施工工地向里走,還有幾棟公寓尚未拆除。

  青年公寓5-9號樓尚未被拆除

  鐵路青年公寓是一排磚紅色外延的建築,只有二層樓高,尚未拆除的是公寓的5號樓至9號樓。

  “這幾天只要沒有事情就待在公寓里,怕突然被拆了,大家都在等著維權。”

  “房子拆了,我們去哪裡住呢?”

  “剛搬進來沒幾天就說要拆,物業賣房子的時候不知道這裏要拆遷嗎?”

  ……

  公寓門口,一些租戶在議論紛紛,大家對公寓可能要被拆除的事情憂心忡忡。

 青年公寓走廊
 青年公寓走廊
 青年公寓室內
 青年公寓室內

  津雲新聞記者走進鐵路青年公寓。公寓每層有30個左右的房間,每間房不到40平方米,房間內的佈局和裝修幾乎完全一樣——白色的牆壁、木地板,一張雙人床、一張沙發,幾件簡單的傢俱,衛生間在房間的一角,房間內配備了基本的生活電器。

  “拎包入住,還提前交房,本來很滿意的,沒想到住了幾天就通知要拆。”72歲的李大爺滿心焦急,因為家人生病,李大爺把原來北京的房子賣了,用給家人治病剩下的錢租用了這個房間50年的產權,如果房子被拆,老人將無處可住。

  住了幾天就要拆?

  2018年11月,李大爺看到了鐵路青年公寓的廣告。

  “這是原來的鐵路宿舍,蓋了很多年了,覺得不會有問題。”李大爺向津雲記者提供了當時宣傳廣告,廣告上寫著“朝陽青年路精裝公寓,市政供暖,可包租,特價35萬/套起。”

  韋鉑物業營業執照
  韋鉑物業營業執照

  “附近的房子都要每平方米8萬元以上,這個公寓長期租才每平方米1萬元,物業說他們和鐵路是合作關係。”鐵路青年公寓的物業是北京韋鉑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李大爺查看了物業公司的營業執照,營業執照顯示,韋鉑物業成立於2017年5月23日,註冊資本5000萬元。

  價格便宜、鐵路的招牌和物業的正規性讓李大爺有了長租意向,雖然是租住,但物業承諾可以擁有50年使用權,2018年年底,李大爺花了39萬元,獲得一套建築面積39平方米的房間的50年使用權。

  津雲記者在李大爺和北京韋鉑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簽訂的“1905鐵路文化懷舊主題產業園”《配套宿捨出租合同》中看到,其中一項顯示:租戶對承租用房享有使用權,租賃期限為10年,合同到期後,甲方承諾將該承租用房無償提供給租戶再使用40年或政策拆遷為止。“物業說國家有規定,租房一次只能簽10年,以後再續。”李大爺說。

  交了租金後,北京韋鉑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根據樣板間的配套和裝修標準為李大爺選定的租房進行裝修,承諾於2019年5月1日前交付使用。

  今年4月份,李大爺被告知可以入住了,物業提前交付,這讓李大爺很滿意,他和老伴在“五一”之前住了進去。

  可是沒住幾天,原本安靜的生活被打亂了。

  “那幾天,城管在樓外面喊,說這裏是違章建築,5月10號要貼出告示,停水停電,5月15號拆除。”

  據李大爺說,鐵路青年公寓一共有9棟,6、7號兩棟樓和租戶簽訂了長租協議,且租戶都已入住,2號樓的一部分已經和租戶簽訂了協議,但還沒有進行裝修,此外,鐵路青年公寓以5號樓為界,被八里莊鄉和平房鄉分管。

  5月初,八里莊鄉管界的一至四號樓被拆除,因五號樓橫跨兩個鄉,未被拆除,但門窗被封上了。

  “除了2、6、7號樓,別的樓里都是短期租戶,搬走了損失也不大,可我們這100多戶人都交了40萬元左右,租了50年,讓我們搬走,我們去哪裡?”李大爺說,租戶們找到物業瞭解情況,但物業表示也不知情,租戶們相繼走訪了多個職能部門,但暫時未得到明確答覆。

  “可能是我們找了很多相關部門,也得到了一些重視。”5月14日,李大爺告訴津雲記者,原定5月10日貼出的告示並未貼出,5月15日要拆除的事情也沒有動靜。

  第四棒

  “韋鉑物業從2018年10月開始對外長期出租鐵路公寓,一次性繳納10年租金39萬-44萬元不等,宣稱鐵路宿舍是為鐵路工作人員建設的宿舍,水電暖氣齊全屬於合法建築。”鐵路青年公寓的維權代表孟大姐介紹,租戶們從物業瞭解到,目前,2、6、7 三棟樓中,已經有140多戶簽訂了長期租住合同,並且繳納了長租租金,預估租金總和6000多萬元。

  “2號樓已被拆除,6、7號也可能即將被拆除,我們報了案,韋鉑物業是不是涉嫌詐騙,現在正在調查中。”孟大姐說,事發後,租戶們開始對鐵路青年公寓進行調查。

  租戶提供的幾份租地和轉讓協議顯示:2010年,北京鐵路局和北京京良金星建材供應站簽訂《租地協議》,2010年1月20日,北京京良金星建材供應站申請臨建,獲得北京鐵路局北京工務段、北京鐵路局北京土地管理辦公室、北京鐵路局三級審批。2012年,京良金星建材供應站將該地轉讓給北京恒英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2018年,北京恒英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又與北京韋鉑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簽訂《朝陽北路合作協議書》,明確權責,共同推出鐵路青年公寓。

  “這快地轉了四次手,中間還有一小公司,已經倒閉了,韋鉑是第四棒。”孟大姐說。

  違法建築?

  此外,租戶們調查過程中發現,這片建築此前就已被認定為違法建築。

  2019年1月10日,一份“北京市朝陽區平房地區安全生產委員會”給租戶、房主或出租房屋的經營者的《告知書》上寫道:此處建築,經規劃國土部門調查、未履行報批手續,屬於違法建設,不具備合法性,依據國土部門的調查結果和《北京市房屋租賃管理若干規定》,禁止將違法建築和其他依法不得出租的房屋出租。

  2019年1月18日,一份“北京市朝陽區平房地區安全生產委員會”的《關於京包鐵路東側平房段違法建設停水停電的告知書》顯示:平房地區安全生產委員會已發出告知書,要求“居住在此處違法建築內的所有住(租)戶於2019年1月20日前自行騰退違法建設內的物品,現自行騰退期將至,平房地區安全生產委員會將聯合相關部門於2019年1月21日停止對此處違法建築供應水、電。

  2019年1月24日,“京包鐵路沿線違法建設綜合治理辦公室”發佈的《告知書》顯示,平房鄉政府多次約談建設人並要求其自行拆除,請居住在此處構築屋內的所有住(租)戶積極配合政府工作,盡快清理物品,並及時搬離。

  “這些告知書原來都是貼在公寓門口,有的租戶保存了下來,但物業並沒有告訴租戶。”租戶說。

  此外,北京市朝陽區2014年2月網格工作月報中,關於“羅馬家園鐵路邊一萬平米房屋問題”明確顯示,現場檢查時發現,上述地點的違法建設總面積5766 平方米的房屋,而且地跨八里莊、平房兩個街鄉的管轄範圍。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劉洪偉律師認為,鐵路部門以前取得土地是無償的,但要進行地產開發前需申報國土部門,將土地變成商業用地,否則就屬於違法建設。

  律師:涉事機構或構成民事欺詐

  “政府很多年前就確定這片住宅是違法建設,難道物業不知道嗎?為什麼還要在去年出售這片房子?”

  津雲記者來到位於鐵路青年公寓的韋鉑物業辦公室,物業工作人員說,他們只是在這裏做些保潔等服務工作,具體拆遷的事情工作人員不清楚。

  津雲記者瞭解到,當時韋鉑物業的售樓處在附近的一座寫字樓,但當記者來到這座寫字樓時,卻發現已經是大門緊閉,旁邊的商戶表示,韋鉑物業關門了很長時間。津雲記者試圖聯繫韋鉑物業負責人王先生,但該負責人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讓租戶們更擔心的是,租戶與物業簽訂的合同中有這樣一項:合同期內,如果國家政府占地、拆遷、城市建設等因素,導致乙方所承租的房屋需要拆遷時,乙方可選擇如下兩款方式中的一款作為賠償:

  第一項,雙方自動解除合同,扣除已方已使用年限租金,將賸餘租金退還給乙方,乙方不得對拆遷權益有任何主張,拆遷權益歸甲方左右。

  第二項,雙方自動解除合同,乙方所承租房屋的地上物拆遷款70%歸乙方所有,賸餘租金不予退還。

  津雲記者採訪到的幾位租戶都選擇了第二項,“簽合同時都讓簽的第二項。”租戶們說。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劉洪偉律師認為,如果青年公寓的建設是違法行為,涉及到的相關機構或許構成民事欺詐,甚至構成刑事責任,那麼,青年公寓長期租戶與物業簽訂的合同是否有效,租戶們將得到怎樣的補償,都需要進一步調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