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製裁華為,背後不可忽視的變量
2019年05月26日14:29

原標題:美國製裁華為,背後不可忽視的變量

  在當今各種產業、技術深度嵌入在全球的網絡之中,每個國家或企業都專注於自身擅長的領域。即使華為這樣的企業,其技術創新也源於全球人才的共同努力,而非由單一的因素決定。

  ▲圖片來自華為官網。

  5月17日,美國商務部宣佈將中國企業華為列入“實體名單”。也就是說,華為被美國政府“封殺”了。

  事情的影響很快顯現。

  Google公司表示將停止對華為新製成的終端設備支持,毫無疑問,這對華為智能手機將產生巨大的影響。

  面對美國淩厲的攻勢,華為啟動了“B計劃”。使用海思研發的芯片作為手機現有芯片的替代品,同時華為也宣佈其自主研發的操作系統最晚於明年春天面市。

  該系統打通了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以及其它智能穿戴設備,兼容所有的全部安卓應用和WEB應用,是面向下一代技術設計的操作系統。但是,這樣的新系統是否為市場、用戶所接受,仍然是個未知數。

華為的力量不可低估

  不過,如果認為華為受特朗普政府的禁令影響,僅限於此,那麼就是對華為公司的低估。

  華為絕不僅僅只是一家5G網絡或智能手機的供應商,同時是它在物聯網、雲計算及雲服務、人工智能等方面均具備相當實力的混合型企業。在2018年的年報中,華為將公司願景描述為:構建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

  基於該願景以及華為不斷順應ICT產業的變化,目前在業務上已經形成了端、管、雲的綜合數字能力。

  其中,端,即為面向消費者業務,即以華為智能手機為主入口,平板、電視、車機以及其它各類可穿戴、智能硬件等輔助入口,為用戶打造全景式的智慧生活。

  管,即為運營商業務,5G時代的到來以及華為在這方面的技術優勢將為其帶來巨大的增長空間。

  雲,即基於雲平台及無處不在的連接、無所不及的智能構建的面向企業業務。

  從行業領域角度來看,華為這些業務已經涵蓋智慧城市、車聯網、智能汽車、智能家居、智能製造(工業)等領域,相應地建立起了智慧城市數字平台、車聯網雲平台、HiLink平台(智能家居)等平台,構建起完整的產業生態系統,支持企業轉型、產業升級和城市智慧化。

  在其背後,則是強大的底層基礎設施支撐能力。簡單來說,包括算法、算力以及網絡等方面的業務生產力支撐。

  以算力為例,數字化時代對數據的處理能力,決定著相關產品性能的優劣。其中芯片作為算力的承載力,成為佈局算力的重要陣地。

  目前華為自主設計的芯片涵蓋手機SoC芯片、AI異構芯片、服務器芯片、5G芯片以及其他專用芯片等領域,以強大的算力來支撐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據DIGITIMES統計,2018年華為海思在芯片設計業務實現收入75.70億美元,在全球芯片設計企業中排名第5位,僅次於博通、高通、英偉達、聯發科。

  可以說,在數字時代來臨時,華為已經基於其強大的數字能力,將其業務拓展涵蓋從個人到企業,從產業到城市的全方位生態系統。由此,儘管美國政府針對華為,頻繁對其歐洲盟友施壓,但其獲得成功的可能性較低。這些工業化的歐洲國家,不太可能放棄通過華為性價比高的產品及服務上的優勢,來建立起他們安全、智能化的城市,助力其工業的數字化轉型。

  所以,面對美國政府的強大攻勢,華為自然有足夠的自信與從容。但從長遠來看,美國政府的禁令仍然具有不可忽略的一面。

  ▲圖片來自華為官網。

  割裂的全球技術網絡,會傷害人類社會本身

  同樣以芯片為例,目前華為在主要的數字芯片及部分的模擬芯片上,已經具備了相當的自主知識產權和自研自產能力。但高性能的模擬及射頻芯片仍是其短板,華為目前主要還是依賴於進口。如果特朗普的禁令最終落地,那麼華為依賴外部市場的業務將不可避免受到遲滯。

  從產業鏈替換的角度上看,華為即使能夠借助國內其他廠商或類似的產品進行替換,但國內廠商的產品在性能上仍落後於國際上主要的競爭力,也勢必將產生一定的負面效應。比如用於最先進的5G蜂窩塔的FPGA(現場可編程門陣列)芯片,目前由美國的賽靈思和英特爾壟斷,國內同行諸如紫光同創等雖然也能生產,但在性能上落後其2-3代。如果改用ASIC芯片,成本則相應地提高。

  即使從長期來看,華為產業鏈上主要的產品即使能實現相當程度的國產自主化,但在全球各地供應的原材料,在貿易衝突的背景下也可能存在不確定性。

  此外,即使此次美國政府的禁令最終取消,但鑒於中美關係及地緣政治的潛在影響,未來各個國家在諸如5G網絡、智慧城市建設等方案上,將採取更為多元化、多樣化的策略,以便在類似的時刻,能夠起到對衝的作用,避免過度依賴於某個公司或國家。

  最後,我們需要強調的是,在當今各種產業、技術深度嵌入在全球的網絡之中,每個國家或企業都專注於自身擅長的領域。即使華為這樣的企業,其技術創新也源於全球人才的共同努力,而非由單一的因素決定。

  更何況,技術的目標在於提升人類生活質量,技術是驅動人類文明發展的動力。一個割裂的全球技術網絡和市場,最終不僅傷害技術本身,也傷害人類社會本身。無論最終華為事件如何結束,我們都期望它不影響全球化驅動下的技術創新與市場的繁榮、開放。

  □鄭偉彬(新京報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員)

  編輯:狄宣亞 校對: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