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無資格抱怨!他言論是對普通人的侮辱
2019年05月23日11:13

巴爾抱怨球員的職業
巴爾抱怨球員的職業

  巴爾(G.Bale)發出了抱怨,他一番話說的不可理喻。作為職業球員,他過著優渥的生活,但仍然對自己的工作表達了不滿,也許最沒有資格抱怨的人就是他了。

  「職業球員就像是機械人,我們無法像高爾夫選手或者網球選手那樣,能夠自己選擇日程安排。我們被告知該去哪裡,何時去某地,什麼時候該吃飯,什麼時候該去訓練。某種程度而言,就像是你失去了自己的生活。你只需要被告知,你該去做什麼。」

巴爾的抱怨
巴爾的抱怨

  巴爾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可能這是許多職業球員的心聲,但即使其他球員也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會因此而認同巴爾,因為大多數球員拿的薪水比巴爾都要少的多。

  職業球員的確不容易,付出的很多。他們在透支自己的身體,私生活方面也有犧牲。為了維持職業生涯,他們需要高度自律,告別美食,將大部分時間花在訓練上。他們被傷病折磨,承擔著高風險。除此之外,他們還要面對輿論,承受著精神上的壓力。

  不止巴爾,梅迪薩卡卡(P.Mertesacker)也非常真實地揭露了他作為職業球員所經歷的折磨。《明鏡週刊》在梅迪薩卡宣佈退役後對其進行了採訪。對於這位德國中堅來說,這個工作是一種煎熬。他說每場比賽開賽前,他都會感到噁心難受,在數萬名瘋狂球迷的注視下,他知道接下來90分鐘必須要全力以赴:「我的胃在翻滾,我甚至感覺自己快要吐了。之後我需要大喘氣才能緩過來。」

梅迪薩卡在踢球時也承受著身心的痛苦
梅迪薩卡在踢球時也承受著身心的痛苦

  在不萊梅時期,和他同寢室的隊友曾對梅迪薩卡說過,他一定要很努力才能在梅迪薩卡之前睡著。因為在每場比賽前,梅迪薩卡的右腳會抽動得很厲害,所以張被會發出一些聲音。這讓隊友非常抓狂。而比賽日當天,梅迪薩卡在早飯、午飯、抵達球場後都會腹瀉。比賽前4個小時,他什麼都不敢吃,為的是即使有想吐的感覺也沒東西可吐出來。

  足球給他帶來了身心的折磨,每個賽季都會至少受一次傷,精神上更是難以承受,以至於回憶起2006年本土世界盃4強被意大利淘汰時他說:「出局當然失望,但更重要的是我終於能夠暫時解脫了,當時我想的就是,結束了,終於結束了。那壓力會讓你感到害怕,一個失誤就有可能導致失球,你會看著比數牌和計時器,在世界盃上,那樣的壓力不是人類該承受的。我可以這樣說嗎,我能說球隊淘汰了我很高興嗎?」

  前巴塞球員高美斯(J.Gomez)也曾真情吐露,在巴塞他頂著巨大的壓力,發揮不佳,遭受質疑,這讓他一度自閉:「我在球場上毫無快樂,之後我封閉了自己。有一段時間我不和任何人講話,不打擾別人,我感覺很羞恥。我不敢出門,怕走上大街,人們會盯著我。朋友們告訴我要從容面對,我可以做到很多很棒的事,而我問自己:為什麼我沒有做到呢?」

球迷標語:安達-高美斯,我們邀請你去家裡吃飯來換你的波衫,你會吃的很好。
球迷標語:安達-高美斯,我們邀請你去家裡吃飯來換你的波衫,你會吃的很好。

  之後,巴塞的主場球迷用掌聲和標語表達了對高美斯的寬容,而轉會愛華頓後,他也一點一點解開了心結:「我的巴塞生涯很艱難,期間也有過好的時光,但當我看到父母難過時自己也感覺不好過。現在我可以重新享受足球了,我覺得自己更像個男人,更加成熟更有經驗,來到英超我很開心。」

  而相比起來,巴爾恐怕是最沒有資格去抱怨的人。比起多數其他球員,他拿著天文數字的年薪,參與的比賽和訓練很少。就是在皇馬隊內,他得到的待遇也是其他球員不能比的。除了薪水,佩雷斯(F.Perez)也給了他核心的地位,全隊為他服務,每次傷癒他都能得到機會,除了被他罵過的施丹(Z.Zidane)。面對班拿貝的噓聲,他舉起右手抵抗球迷。比賽結束後,他直接乘私人飛機去渡假。賽季期間,他有很多時間都花在了心愛的高爾夫球上。收官戰的轉天,他就又出現在了高爾夫球場上。與此同時,同樣在皇馬已經沒有未來的馬基斯-洛蘭迪(M.Llorente)在刻苦加練。

酷愛高爾夫的巴爾
酷愛高爾夫的巴爾

  雷吉隆(S.Reguilon)在被問到這個問題時回答:「我還年輕,我喜歡訓練,喜歡這份工作,我認為足球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阿斯報》的主編,馬德里主義者隆塞羅批判巴爾說:「我每天半夜來這裡做節目,早上還要早起上班,白天還有做不完的事。有些人說你需要休息一下,但生活就是這樣,每天起床就要為生活而拚命。巴爾說的話太錯了,他應為自己的生活感到幸運。他對不起球迷,球迷們花真金白銀買的波衫,不辭辛苦去球場為球隊加油。他們沒有球員那麼有錢,但他們的一天也是24小時,看完球半夜回家轉天還要上班,可能還是帶著怒氣去上班。」

  巴爾有自己的苦處,但他在抱怨的時候並沒有想過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少球員比他辛苦,比他付出的多,比他表現的好,卻沒有他生活的那麼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每個人都是為了生計疲於奔命,誰的工作又不辛苦呢?

  NBA球員利拿特(Damian Lillard)說過:「壓力?朋友,不能這麼說。這只是打球而已。無家可歸的人才有壓力,他們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吃到下一頓飯,單親媽媽才有壓力,她們要為每個月的房租發愁,而我們打一場比賽就能賺到很多錢。別誤會我的意思,挑戰當然是有的,但是如果把它稱之為壓力的話對普通人來說是一種侮辱。

利拉德的態度
利拉德的態度

  像巴爾這樣抱怨職業的很是罕見,他說的這番話以及他的行為就好像他已經放棄了球員的生涯,覺得不值得。

  而梅迪薩卡是一直忍受著痛苦,直到退役才表達了出來:「我不是在發牢騷,我知道我過著很多人夢想的生活。我只是想讓人們知道足球是一份工作,你需要知道如何應對工作中的巨大壓力,如何接受訓練和比賽的無止境循環。」

  「但即便賽前我會嘔吐,我需要接受20多次康復理療,也許我還是會願意再做一次」,他跟隊德國奪得了世界盃冠軍,在溫布萊球場聽將近5萬名阿仙奴球迷的呐喊,「能擁有這些記憶,一切都值得了。」

  (簡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