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IP改電影面臨兩難選擇 部分口碑沒有票房好
2019年05月20日12:23

  上週末,國內電影市場票房第一的電影應數《大偵探比卡超》(以下簡稱《比卡超》),上映7天票房成績3.47億,可謂是近期動畫真人電影最具票房影響力的大片。該片的主要IP元素比卡超是由日本任天堂遊戲公司經典遊戲改編而來,看過電影的玩家不禁大呼:“馬里奧大叔何時上大電影?”

  近年來,隨著電影工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遊戲IP被搬上了大銀幕,如《Resident Evil》系列、《Final Fantasy》系列等,其實把熱門遊戲改編成電影,是荷李活電影工業玩得純熟的套路,而越來越多的國產遊戲IP也想走這條路,火爆的手遊《陰陽師》將被搬上大銀幕,但電影品質如何讓遊戲迷滿意、同樣收穫普通觀眾口碑是橫在創作者面前的一把刀。

  改編得力,人設一致還要有新意

  電影《比卡超》從日本經典遊戲《Pokemon》IP中汲取了基礎世界觀和小精靈們的設定,重新構思改編成了一則頗美國韻味、具普世性的溫情故事,在電影中融入了濃濃的親情和友情,讓觀眾看後有很大共鳴。

  遊戲影視化,本身就是一個兩難的選擇題:讓遊戲玩家滿意,還是讓普通觀眾滿意?一款遊戲的流行,是因為讓玩家在玩遊戲的過程中獲得了片段化的成就感。但電影終究要講究故事、劇情和邏輯。很多遊戲改編的電影備受批評,其實都是在改編過程中沒有做好平衡——要麼只用了遊戲的名字,劇情完全與遊戲無關;要麼過於追求和遊戲在氣質、細節上的相似,而忽視了講一個好故事的重要性。如何拍出一部既繼承遊戲的精髓,又保證電影品質的作品,是創作者需要思考的問題。

  電影《比卡超》的成功,可以總結為兩點。一方面,故事人物與原本遊戲人設基本保持一致,劇中小智、小霞都被美國小孩所塑造,雖然超出了遊戲中十歲左右的年紀,但隨著玩家的成長,小智、小霞長到青春期也能說得通;另一方面,電影中的故事劇情有反轉,與遊戲中的簡單設定完全不一致,這一點也讓遊戲粉非常買賬,因為不少遊戲IP改編大電影故事都有或多或少的槽點,此次《比卡超》完全戲劇化的設定,讓普通觀眾覺得很好看,遊戲觀眾看得出來新意,這才收穫了滿滿好評。

  現狀分析,部分口碑沒有票房好

  事實上,近兩年上映的遊戲改編電影,都出現了口碑沒有票房好的現象。《Resident Evil6》的口碑顯然配不上它將近10億的票房。而去年上映的《魔獸》口碑也嚴重兩極化:普通觀眾評價該片劇情簡單,全靠特效堆砌;《魔獸》遊戲的粉絲卻包場去找回青春的記憶。

  然而,遊戲影視化並不是看上去那麼簡單。荷李活玩了幾十年的遊戲改編,真正成功的也不過是《Tomb Raider》《Resident Evil》《Silent Hill》寥寥幾部。即便是拍成系列的遊戲改編電影,口碑也普遍偏低,別說拿獎了,能讓普通觀眾給個及格分都不容易。imdb的數據顯示,遊戲改編電影的評分普遍徘徊在3到5分之間,最低的是《死亡之屋》的2分,評分最高的《Resident Evil》也不過6.7分。

  遊戲影視化另一個兩難選擇是如何適當“改變”,突破太大容易受到粉絲垢病,就連《比卡超》首部預告片面世時,由於電影形象與遊戲形象出入過大,粉絲一度差評:“這隻比卡超長毛了?” 電影宣傳方此前也意識到這隻“新變種”比卡超如何讓大眾接受,電影上映前就瘋狂發佈預告片,讓這隻“長毛”比卡超萌翻社交媒體。有了此前的人緣積攢,電影上映後,觀眾看到這樣的萌物也不禁感歎:“我也想養一隻長毛比卡超。”雖然“改變”有風險,但改得巧妙也讓觀眾能夠接受新形象,如果再看到那隻“無毛”比卡超也會覺得不適應。

  著眼國內,IP改不好不如不改

  荷李活改編遊戲IP都能出現如此兩極分化的現象,精品力作少之又少。近年來不少國內遊戲IP也走上了影視化之路,此前有《仙劍》系列電視劇被搬上螢幕,後又有《古劍奇譚》《軒轅》系列投入製作,雖然口碑參差不齊,但還算說得過去,還捧紅了李易峰、李治廷、楊冪等人。

  遊戲IP影視化正在面對出口狹窄的問題,一般“遊戲IP”都屬於古裝、超時空題材較多,如改編電視劇受到政策限製,很難有項目能立。同時,國內製作班底還面臨著製作硬傷,荷李活製作團隊雖然改編會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但從未在製作上失手。國內製作團隊從人設到劇情、從特性到妝髮處處都是槽點。北京青年報記者也採訪國內知名遊戲策劃師葉偉,他直言:“找不到靠譜團隊就不要改,因為你的IP走不走影視化道路喜歡你的玩家都會買賬,但一旦影視化的道路走錯了是對自身IP的一種損耗,得不償失。影視化完全是對遊戲IP錦上添花的做法,改不好不如不改。”

  From:北京青年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