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中企考慮墨西哥建廠 美墨加協定成潛在攔路虎
2019年05月20日07:44

  更多中企考慮墨西哥建廠 “美墨加”協定成潛在攔路虎

  21世紀經濟報導 和佳 北京報導

  經濟學人智庫拉美首席分析師MarkKeller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與其他拉美國家不同,墨西哥傳統上更多地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而非潛在投資者。“中美貿易摩擦有望為中墨經濟合作打開一扇門。相較墨西哥,中國更快地轉向更高附加值的製造業,中國可能會選擇加大對墨西哥(製造業)的投資。”

  經濟學人智庫拉美首席分析師Mark Keller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與其他拉美國家不同,墨西哥傳統上更多地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而非潛在投資者。“中美貿易摩擦有望為中墨經濟合作打開一扇門。相較墨西哥,中國更快地轉向更高附加值的製造業,中國可能會選擇加大對墨西哥(製造業)的投資。”

  美國近日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了25%關稅,並威脅對另外325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稅。北美華富山工業園副總裁吳廣雲告訴記者,隨著貿易摩擦升級的消息不斷傳來,登門拜訪的企業也絡繹不絕。“目前的形勢讓國內很多企業非常迷茫,一些企業對美國的出口量很大。沒上關稅清單的擔心未來的不確定性,已經上了清單的更加著急。”

  關稅陰影之下,赴墨西哥投資建廠,成為不少依賴美國市場的中國製造業出口商的一個選項。“最近來諮詢和接洽的意向企業有幾十家,大多來自浙江、江蘇、廣東、山東沿海經濟發達省份,從事汽車零部件、機械、家電業務。”他說。

  經濟學人智庫拉美首席分析師Mark Keller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與其他拉美國家不同,墨西哥傳統上更多地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而非潛在投資者。“中美貿易摩擦有望為中墨經濟合作打開一扇門。相較墨西哥,中國更快地轉向更高附加值的製造業,中國可能會選擇加大對墨西哥(製造業)的投資。”

  墨西哥經濟部副部長盧斯·瑪麗亞·德拉莫拉日前表示,中國是墨西哥汽車零件、鋼鐵工業和電子產業等領域重要投資國。墨西哥歡迎中國企業來墨投資,雙邊在汽車產業和礦業等領域還有較大合作空間。

  打開中墨合作“大門”

  一位國內外貿企業的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公司從事倉儲設備生產貿易十多年,從前對美出口占公司整體業務的三分之一,客戶主要來自美東和美西各州的經銷商。從去年開始,美國市場的訂單大幅減少。

  2018年,美國對價值約500億美元中國商品開徵25%關稅,倉儲貨架產品所屬“鋼鐵結構體及部件”類別不幸上了“關稅清單”。“美國客戶一下子不來了,因為關稅現在很高,再加上其他各項費用,誰都受不了。”上述負責人抱怨稱,目前公司不得不轉向其他市場,但失去美國市場,對營收影響很大。為重返美國市場,他開始考慮到墨西哥投資。

  汽車是美國對貿易夥伴發難的一大領域,美國總統特朗普威脅將對全球徵收汽車關稅。本月,美國將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關稅提高至25%,涵蓋了大量汽車零部件。而美墨加協定(更新後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要求汽車及零部件的原產地率要從現行62.5%提高至75%,更是促使多家汽車製造商考慮調整供應鏈,將更多零部件製造業務轉移到北美,以適應原產地化率的要求。

  “大眾是我們的重要客戶,它們一部分車是最終銷往美國,會有本地化率方面的要求,2017年時就提出希望我們到墨西哥設廠,所以我們過去投資主要是為了響應客戶需求。” 上市公司新坐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董事會秘書鄭曉玲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稱。

  總部位於杭州的新坐標是入駐華富山工業園的首家企業,從事汽車精密部件的研發、生產、銷售,提供配氣機構系統化產品解決方案,客戶包括大眾、奧迪、福特、通用等汽車廠商。公司在園區的項目一期計劃投資900萬美元。

  據鄭曉玲介紹,新坐標的美洲業務剛剛起步,產品主要銷往墨西哥和巴西。未來希望以墨西哥工廠為基地,供應歐美車企在美洲的整車廠,這將成為公司重要的業務增長點。

  “我們主要是做汽車發動機的核心部件,在全球範圍內,符合整車廠要求的供應商並不是很多,替換供應商對於整車廠而言成本也很高,所以提高關稅對我們影響不大。”她在談及潛在的、全面開徵的汽車關稅時說。

  當前,中國在墨投資一半集中在製造業領域,但總體投資占墨吸收外資總額的比例仍然較小。據墨西哥經濟部統計,2017年中國對墨西哥直接投資2.28億美元,同比增長300%;2018年中國對墨西哥直接投資2.5億美元,同比增長9.7%,1999-2018年間中國對墨西哥投資存量達11.45億美元。

  “走出去”應關注產業配套

  希望以“零關稅”獲得北美市場的準入,只是中企赴墨西哥投資的一個因素,投資決定更多是出於企業長遠發展、全球化佈局的戰略考慮。當前,在墨投資的中企有上千家,海信、TCL、德昌電機、富嶺環球、北汽集團、三花控股集團、海天集團等已在墨西哥設廠。

  “製造型企業到海外投資建廠,不像去設個銷售分支機構、做一單生意那麼簡單,前期投入很大,要在當地形成生產製造體系。”吳廣雲對記者稱,物流成本較高的零部件、輔料、元器件、原材料等需要在當地進行採購、分包,因此所在國的工業基礎和供應鏈協同能力是關鍵。

  由於工業門類齊全、製造業發達,再加上與45個國家簽署了自貿協定,墨西哥成為全球最大的製造業基地之一,世界500強企業都在此設有工廠。2018年,墨西哥製造業吸收外資155.23億美元,占吸收FDI總額的49.1%。

  “比如華富山工業園項目所在的新萊昂州,是墨西哥第二大工業地區,有起亞、戴姆勒、卡特彼勒等汽車巨頭,園區500公里內就有15家整車廠,400多家汽配企業;家電配套產業十分完善,本地產能占墨西哥的近一半。企業很快能找到供應鏈上的本地合作夥伴。”吳廣雲稱。

  “美墨加協定”提高汽車的原產地率,意味著企業需要以更多當地的原材料和配套,替代從中國進口的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美墨加協定” 規定,40%的零部件須出自這三個國家時薪16美元以上的工人之手,這意味著大量的汽車生產加工可能會轉移至美國和加拿大。“如果墨西哥把時薪提高到16美元,那基本和美國的工資水平相當,墨西哥勞動力的成本優勢就不存在了,這很不現實。” 鄭曉玲說,由於仍有幾年的過渡期,如何落地執行還需觀望。“我們在墨西哥的工廠是全自動生產,並不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受人工成本上升的影響不大。”

  “美墨加協定”仍需三國立法機構批準才能生效。Mark Keller認為,協定有望在今年通過,若到年底還未批準,在明年美國大選的背景下,通過的可能性全無。

  特朗普對於墨西哥的移民問題始終不滿,不久前威脅稱,要對墨西哥汽車加征25%的關稅,取代“美墨加協定”。Mark Keller分析稱,墨西哥是美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中美貿易摩擦降低了美國撕毀美墨加協定的可能性。“但你永遠不知道特朗普!”

  輻射美洲市場

  多家受訪企業告訴記者,仍在猶豫是否到墨西哥投資的主要原因是彼岸環境太過陌生。製造業起家的華立集團,對於中國製造業走出去的痛點、難點頗有體會。“我們非常瞭解中國製造型企業‘走出去’的訴求,會為入園的中資企業提供‘中文一站式服務’,讓企業少走彎路、少交學費。”吳廣雲稱。

  華富山工業園是墨西哥首個大規模的中資工業園,也是華立集團繼泰國羅勇工業園之後開發的第二個境外工業園區,2018年通過考核成為浙江省省級境外經貿合作區。

  吳廣雲說,在園區選址時也曾考慮過南美某個國家。該國政府十分熱情,但工會勢力強大,動輒就舉行罷工;墨西哥更為穩定,雖沒有針對外資的特殊稅收優惠,但稅收政策完全是“國民待遇”。“最終我們選擇了臨近美墨邊境、經濟發達、治安良好的新萊昂州蒙特雷市。園區門口就是直達美國邊境的高速公路,直達墨西哥全境的鐵路編組站和各個港口,能夠輻射美洲市場。”

  據介紹,園區重點發展汽車配件、信息技術、機械設備、電子電器、輕工業、新能源新材料產業。“目前蒙特雷工人工資每月要4000元人民幣(含社保)左右,所以勞動密集型企業,如紡織、服裝、鞋帽等,可能並不適合到我們園區來,這類產業更多是轉向柬埔寨、緬甸和孟加拉國。”他說。

  園區規劃面積8.5平方公里,預計將吸納100家中國和世界各地企業,入園企業投資額將達20億美元,為當地提供2萬個就業崗位。吳廣雲介紹稱,園區1期計劃投資5億美元,目前已投入1億美元。自2018年啟動招商以來,已有5家企業簽約,2家企業入駐。

  21世紀經濟報導及其客戶端所刊載內容的知識產權均屬廣東二十一世紀環球經濟報社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詳情或獲取授權信息請點擊此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