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女孩患病去世捐遺體 三年後魂歸故卻面臨尷尬
2019年05月20日22:58

  原標題:苦命女孩患白血病去世捐獻遺體,三年後魂歸故里卻面臨尷尬

  來源:紅星新聞

  三年前,四川宜賓筠連縣鎮舟鎮雲嶺村村民楊家珊因患白血病醫治無效去世。生前,家庭貧困的楊家珊得到熱心人士資助治病,感恩於此又無以為報,這位山區女子臨終前決定死後捐獻自己的遺體用於醫學研究。成都醫學院接收了楊家珊的遺體用於教學,此後火化成骨灰。

  今年四月底,一直惦記著女兒的楊家珊父親楊正貴與成都醫學院取得聯繫,希望楊家珊入土為安讓接收單位送回骨灰。但楊正貴得到的答覆是“遺體捐獻者的骨灰只能是親屬自行領取”,筠連縣另一位遺體捐獻誌願者聞訊後表示:“希望將來骨灰能被送回來,不想再給家人添麻煩。”

  “捐贈的遺體包接不包送,使用完了燒成骨灰讓親屬自己去領,是不是少了些人性關懷?”楊家珊的遭遇,引發網友熱議。而記者調查發現,全國各省的遺體捐贈條例發現,對於遺體捐贈的善後事宜並無統一規定。紅星新聞記者從四川省紅十字會瞭解到,目前四川尚未出台遺體捐獻條例,對於使用後的遺體骨灰如何交接沒有明確依據,“既沒有規定接收單位送,也未規定家屬自己去取。”

▲楊家珊生前照片
▲楊家珊生前照片

  患白血病去世,山區女子捐出遺體

  雲嶺,顧名思義是“雲中的山嶺”,意指大山高聳入雲。雲嶺在川雲交界的筠連縣,既是一個村子的名字,也是一座山嶺的名字。名字很美,但山高路遠,地理條件非常艱苦。

  1985年5月,楊家珊出生在雲嶺半山腰的貧困家庭,上山幾百米,下山也是幾百米。楊家珊姐弟二人,弟弟楊家海比她小兩歲。楊家情況特殊,母親患病幾無勞動能力,父親楊正貴常年挖煤,拉扯兩個孩子長大。楊家珊作為長女,從小吃盡了苦頭。

  17歲時,楊家珊跟隨山區打工的隊伍,進了沿海的皮革工廠打工。此後不久,楊家珊被查出罹患再生障礙性貧血。2015年,20歲的楊家珊被確認為急性髓系白血病。這個意誌堅強的山裡女生,經曆了長達13年的“抗病”之路。

  楊正貴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剛開始楊家珊一邊打工一邊治療,自己在煤礦挖煤的所有收入,連同弟弟楊家海打工受傷獲得賠償的10多萬元,也都用於救治楊家珊。但是,隨著病情越來越重,高昂的治療費讓楊家無力承擔。此時,在筠連百姓網的倡議下,社會各界為楊家珊捐款10餘萬元,雪中送炭。

  2016年3月29日,楊家珊病情惡化,自知時日無多的她常受社會關愛所感染,想回報社會卻又無能為力。楊家珊毅然決定,自己死後捐獻遺體,用於醫學事業,並寫下遺言作出莊嚴承諾。

▲楊家位於宜賓大山深處
▲楊家位於宜賓大山深處

  捐獻遺體,成為全縣第一人

  楊家珊為了實現遺願,再次求助筠連百姓網。此後通過筠連、宜賓和四川紅十字會,最終聯繫到成都醫學院作為其遺體接收、使用單位。

  2016年4月18日淩晨,楊家珊停止了呼吸。誌願者、紅會工作人員及成都醫學院李老師等,先後趕赴筠連雲嶺村楊家,向楊家珊遺體告別。此後,楊家珊的遺體被送到成都醫學院,用於教學。成都醫學院為楊家珊頒發了《捐獻證書》,完成了相關手續。

  紅星新聞記者從筠連縣紅十字會瞭解到,楊家珊是筠連縣首例遺體捐獻者。筠百姓網負責人陳毅萍告訴記者,楊家珊捐獻遺體對筠連網友觸動很大,此後陳毅萍及紅會陸續接到多起遺體、器官捐獻相關諮詢。

  受楊家珊捐獻遺體的影響,2017年10月,時年23歲的筠連縣巡司鎮小河村患病青年謝正強,也決定在去世後捐獻遺體,奉獻於醫學研究。

  2017年10月31日,在四川省紅十字會工作人員和醫務社工的見證下,謝正強填寫了四川省遺體組織捐獻登記表,成為筠連縣第二名遺體捐獻自願者。

  “當謝正強有條不紊地在登記表上填寫信息時,他的父親在一旁忍不住流淚,但他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靜靜地看著兒子。”陳毅萍告訴記者。

▲楊家珊父親與狗為伴 羅敏攝
▲楊家珊父親與狗為伴 羅敏攝

  老父獨居,與狗相伴三年整

  “楊家珊的遺體捐出已經三年了,當時說用完了給我送回來,好久送呢?”今年4月底,陳毅萍再次接到了楊正貴的求助電話。而此時,陳毅萍也正惦記著楊家珊的遺體捐出去是否已經“到期”。

  “就在我這院壩里,有人當面給我承諾的:‘遺體用完了給你送回家來。’”楊正貴告訴記者,女兒遺體被拉走後,他一直惦記著“三年之期”。中間雖然也是十分想念女兒,但因為三年時間說得很清楚,因此他沒有聯繫過任何人。陳毅萍也恍惚記得“有人說把遺體送回來,不是說火化。”

  66歲的楊正貴沒有文化,不識字,自認為很多情況“搞不清楚”,於是委託了一位在外打工的親戚,打電話到成都醫學院詢問。得到的答覆是楊家珊的遺體已經於2018年火化,骨灰暫時存放在成都醫學院,家屬隨時可以自行前往領取。

  “我一個農村老頭子,一沒有文化,二沒有錢,成都醫學院在哪裡我都不知道,怎麼自行領取?”楊正貴聞言後挺鬱悶。楊家珊去世不久,小兒子楊家海外出打工,和父親很久沒有聯繫,留下的電話無法接通。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雲嶺是一座大山,半山一片坡地形成村落。楊正貴家在坡地最外側的懸崖邊上,單家獨戶,地勢偏僻。楊正貴老伴多年前去世,女兒病逝、兒子遠走,楊正貴獨自守著房子。“一年365天沒有外人走動,也沒親戚來耍。”楊正貴噙著淚說。

  有人見楊正貴孤苦,給他弄來土狗作伴。三年來,楊正貴先後養過兩條土狗,現在這條叫“狗兒”,是一年多前外出的村民,從一百多公裡外的長寧縣弄回來的。

  “看哪樣家哦?就是打個伴,有條狗在,家裡多少有點聲響。”狗成了楊正貴的“家人”,跟著他上山耕種、下山趕場,形影不離。記者在楊家採訪時,房頂上突然出現一條蛇。有村民想把蛇弄下來,遭到楊正貴製止:“屋裡有蛇,也是個伴兒。”

  好在,楊正貴是貧困戶,享受了國家相應的扶貧政策,生活尚有保障。

▲楊父懷抱女兒身份證和《捐獻證書》 羅敏攝
▲楊父懷抱女兒身份證和《捐獻證書》 羅敏攝

  網友呼籲:遺體捐贈善後能否更人性化?

  根據楊正貴提供的遺體捐贈聯繫卡,紅星新聞記者電話聯繫上了成都醫學院李老師。李老師證實了楊正貴的說法,“家屬隨時可以來領取楊家珊的骨灰,但是沒辦法給他送回去。”

  李老師告訴記者,目前我國沒有針對遺體捐贈後續處理製定法律法規,一般是根據家屬的意願進行處理。李老師說,楊家珊的遺體用於醫學教學活動,時間長達兩年多,發揮了應有的作用。2018年下半年,成都醫學院根據登記表上的信息,聯繫上楊家海,其同意火化。

  李老師表示,接收遺體的成都醫學院是教學科研機構,不具備將骨灰送回筠連老家的能力。但是,如果家屬不能及時領取,醫學院可以臨時保管。“楊家珊的弟弟、親戚都在外地打工,他們返家經過成都時,可以順道領取骨灰。”李老師說。

▲楊家珊的家(局部) 羅敏攝
▲楊家珊的家(局部) 羅敏攝

  “即使借用一把尺子,用完了也應該還回去,而不是讓人家自己來領,更何況是遺體(骨灰)。”陳毅萍告訴記者,此事在筠連網友中引發了激烈的討論,網友們呼籲遺體接收、處理、返還能有法可依,能更加人性化,儘量照顧遺體捐贈者家屬的感受。

  紅星新聞記者從四川省紅十字會瞭解到,目前四川尚未出台遺體捐獻條例,對於使用後的遺體骨灰如何交接沒有明確依據,“既沒有規定接收單位送,也未規定家屬自己去取。”省紅會相關人員表示:如果楊家珊家屬確實不方便自行領取,省紅會可以協調一下,爭取把骨灰送回她老家去。

  紅星新聞記者梳理了全國各省的遺體捐贈條例發現,對於遺體捐贈的善後事宜並無統一規定。上海遺體捐贈結束後,有火化的規定,但並沒有“關於是否負責送回家,由哪個機構負責”等的規定。山東規定利用完畢的遺體,應當由接受單位整儀後負責送殯葬單位火化,並承擔遺本的運輸費、火化費等相關費用。

  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羅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