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正義千億願景這兩年:終成"接盤俠"?
2019年05月19日10:56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鈦媒體註:本文來源於微信公眾號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張超,編輯:安心,鈦媒體經授權發佈。

  “截至今年3月底,第一隻願景基金的回報率為29%,擁有該基金最大份額的軟銀集團獲得的回報高達62%,這其中包括績效費用。”5月初,在軟銀2018財年業績後的投資者會議上,軟銀集團董事長孫正義向外界透露了這隻全球最大科技基金成立以來的“成績單”。

  在2018年全球累計負回報資產占比高達93%的大背景下,願景基金的表現著實亮眼。然而,孫正義的這隻基金卻被視為“燙手山芋”的接盤者——它參與投資的大量科技公司估值“高處不勝寒”,在今天資本趨冷的環境下,面臨估值縮水或者一二級市場倒掛的現象。創業公司通過獲得願景基金的投資來轉讓股權,從而達到退出、變現的目的,留下願景站在高崗上。

  在投資的那些明星科技公司中,願景基金自身似乎還沒有找到行之有效的變現方式,獲得的巨額投資回報大部分仍停留在賬面上。

  此前一直被視為願景基金投資“重頭戲”的Uber,上市即破發,僅兩個交易日股價就跌去17.5%,市值跌破700億美元大關,與此前傳出的1200億美元估值相距甚遠。

  孫正義此前彪悍的投資風格已經引發LP甚至同行的不滿。如何為願景募到更多資金也成為孫正義心頭的煩惱,近期的消息稱,他甚至考慮將願景基金IPO。當下,野心勃勃的孫正義一方面在全球科技領域攻城略地,另一方面也備受質疑。

  01 高杠杆撐起的千億野心

  2017年10月,孫正義在接受《日經新聞》採訪時喊出了他的科技願景——“公司計劃投資8800億美元,並在未來10年間投資1000家科技公司。”而成立願景基金就是他實現這個願景的第一步。

  眾所周知,願景基金由孫正義親自掌舵,從創立之初就引發全球矚目。它不僅擁有1000億美元的空前規模,還承載著孫正義無盡的野心——希望抓住驅動下一代創新的公司和平台。

  2017年5月,願景基金宣佈完成第一階段募資,金額高達930億美元,成為史上最大的企業風投基金。據彭博社報導,這個體量相當於“4個銀湖資本或15個紅杉資本”。

  此後,孫正義就帶著願景基金一路狂奔,在物聯網、AI、機器人、交通出行等領域瘋狂佈局。據軟銀方面公佈的數據,截至2018年11月5日,願景基金累計投資達到67筆,覆蓋區域遍佈美洲、歐洲、亞洲的多個國家,其中不乏Uber、滴滴、Grab等出行巨頭,還有ARM、英偉達這類半導體巨頭。

  願景基金主要投資品牌一覽,圖片來源:軟銀官方披露

  然而,與大部分風投基金的募資方式不同,願景基金則要求LP在進行投資的同時向其提供大筆貸款,通過股權和貸款混合的方式募資。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願景基金兩個最大的LP——沙特主權投資基金和阿布紮比穆巴達拉基金承諾向其投資600億美元。其中,沙特主權投資基金投入450億美元,而股權投資部分僅占170億美元,阿布紮比穆巴達拉基金則投資150億美元,股權投資部分不足60億美元。

  上述媒體還指出,願景基金投資者提供的貸款採用的是優先債形式,債權人最終可以拿回本金,而真正的投資回報只有股權這部分才有。這也就意味著,願景基金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外部債務來進行投資。

  花旗集團分析師 Mitsunobu Tsuruo 認為,這種玩法“反映了孫正義的信心和貪心”。

  而在孫正義眼裡,這就是一場豪賭,“人生只有一次,我希望高瞻遠矚。我不想小賭怡情。”

  02 “超級接盤俠”?

  回顧孫正義眾多的科技投資項目,其中最為外界傳頌、投資回報率最高的兩個項目就是雅虎和阿里巴巴。

  1996年,孫正義向彼時只有十幾個人的雅虎投資1億美元,獲得了後者35%的股份,此舉一度被雅虎創始人楊致遠直呼“瘋了”。然而,誰也不會想到,這筆投資後來給孫正義帶來了豐厚的回報。

  2000年互聯網泡沫高峰期,雅虎市值一度高達千億美元,孫正義通過對雅虎的投資獲得300倍收益,身家超過比爾·蓋茨,當過三天“世界首富”。

  之後,他又以2000萬美元換取阿里巴巴34.4%的股權,在阿里上市時,這部分股權市值約580億美元,投資回報率高達2900倍。

  然而,這部分成績只能代表孫正義的過去。如今的投資者已經向願景基金髮出警告,稱其對杠杆的依賴將讓孫正義面臨嚴峻的挑戰。

  彭博社報導指出,自誕生以來,軟銀願景基金已經成為許多初創公司的退出渠道——這些公司通過直接向軟銀出售股份完成退出,而不是遵循更加傳統、艱苦的IPO來籌資。這個過程就相當於進行一場價格高昂的“燙手山芋”傳遞遊戲,願景基金儼然成為“超級接盤俠”。

  據全天候科技不完全統計,在2018年2月至2019年2月的13個月中,除Uber和Grab(兩筆投資始於2017年)外,願景基金投資企業達38家,投資金額逾320億美元。在其全部交易中,僅有5個被投公司估值呈現明顯增長,其它企業短時間內尚未看到收益。

  從統計數據中還可以看出,願景基金在投資時傾向於那些處在發展後期、具有強大市場份額和高估值的私營企業。但願景基金投資團隊的這種做法也遭到了質疑,其中既有對被投企業估值的質疑,也有對投資方向的質疑。

  就連兩大股東也對其開展的部分投資表達了不滿。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沙特主權投資基金和阿布紮比穆巴達拉基金的不滿主要集中在三點:一是投資價格太高,二是軟銀集團通過軟銀願景傷害股東的利益,三是願景基金管理風格不適當。

  德意誌證券分析師彼得·米利肯(Peter Milliken)甚至認為:“雖然軟銀擁有光鮮的投資履曆,但它之前的私募股權投資項目軟銀資本(SoftBank Capital)已經基本停擺,願景基金目前的投資也沒有驚豔之處。”

  特別要指出的是,曾經被看作是願景基金投資“重頭戲”的Uber上市後表現慘淡,這更加引發了外界對孫正義投資策略的質疑。

  2018年初,願景基金斥資77億美元換得了Uber約16.3%的股份,這也是該基金成立以來最大的一筆投資。彼時,Uber欲IPO,並對外尋求的估值是1000億-1200億美元。最終,Uber上市即破發,市值一度跌到630億美元左右,直到近日才逐漸漲回到700億美元上方,約為720億美元。按此計算,目前願景基金持有Uber股票價值約118億美元。

  雖然這個投資回報率超過50%,然而願景基金持有Uber股份太多,要想變現有一定難度;且在禁售期內Uber股票走勢仍是個迷,願景基金投資Uber獲得的回報暫時也只能停留在賬面上。

  03 尋找退出策略

  回顧孫正義過往的投資成績可以發現,在截至2017年止的18年間,軟銀通過投資獲得了1750億美元的回報,平均年化回報率高達44%,而這主要得益於投資阿里和雅虎獲得的豐厚回報。所以,當初在勸說沙特王子投資願景基金時,他僅用時45分鍾,且表現得信心滿滿,原因就是允諾了高額回報。

  “我打算這麼給你一個一萬億美元的禮物。你給我的基金投資1000億美元,我還給你1萬億美元。”在接受彭博採訪時,孫正義透露了自己當時使出的“殺手鐧”。

  兩年過去,形勢大變,迫於壓力的孫正義也不得不做出一定妥協。

  在掌管1000億美元規模基金、拿下科技領域眾多城池後,孫正義似乎也開始想要尋求變現的路徑。

  《華爾街日報》報導稱,軟銀正在考慮將願景基金進行IPO,還考慮設立規模不少於1000億美元的第二隻基金。對此,孫正義表示:“我現在不能發表任何評論。”不過,他確認了計劃設立第二隻願景基金的消息。

  美國金融博客Zero Hedge認為,軟銀尋求將願景基金IPO,很可能是一種退出策略,以實現從那些尚未盈利的初創企業投資中鎖定利潤。

  只是,現在退出的話距離孫正義承諾給沙特王子的回報,似乎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不少業內人士甚至表示,達成這個目標的速度可能比預想的要慢。

  無論是“超級接盤俠”還是“千億締造者”,不可否認的是,孫正義通過願景基金正在改變著資本和科技圈的遊戲法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