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車站的聚會》康城首映,胡歌:一切都值得
2019年05月19日10:32

原標題:《南方車站的聚會》康城首映,胡歌:一切都值得

作為本屆康城國際電影節唯一入圍主競賽單元的華語片,刁亦男導演,胡歌、桂綸鎂、廖凡、萬茜等主演的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當地時間5月18日舉行了全球首映。

《南方車站的聚會》是刁亦男繼柏林金熊獎影片《白日焰火》之後打磨多年的力作,於2018年4月28日在武漢開機,曆時近半年拍攝殺青。

影片中幾位明星演員都貢獻了極具突破性的表演,胡歌在短時間內把自己曬黑並瘦身,桂綸鎂提前兩個月在武漢體驗生活,學說地道的武漢話。

《南方車站的聚會》海報

創作靈感早於《白日焰火》,新聞讓想像落地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組給出的劇情簡介是:“面對誣陷及通緝的逃犯,將求生的逃亡變成求死的折返跑,並自我救贖的故事”。胡歌飾演陷入絕境的盜車團夥領頭大哥周澤農,桂綸鎂則飾演一個不惜一切換取自由的風塵女子,二人在逃亡路上共同聯手進行了一盤命運的“賭局”,人性的矛盾和處於極端狀態下的情感張力十足。懷疑、背叛、愛慾、忠誠、良知,複雜的情感試探、跌宕的行動演進,交織出奇特的視覺景觀。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

刁亦男將視角置於繁華都市的城中村,行將消逝的邊緣行業和人群,犯罪類型融合黑色電影的冷峻氣息,又有黑幫片江湖氣的浪漫,較之前作《白日焰火》在風格上更為極致。

“江湖就存在於這些城市周邊無限伸展的邊緣地帶。”刁亦男認為,對於這種邊緣地帶“近乎本能”的選擇,也是“對浪漫的選擇,江湖才有的浪漫是一種深刻的浪漫。”另外,這也是一種空間選擇, “這樣的空間可以引領人物和故事,等待他們來開闢。我把自己內心晦暗的一部分投入其中,試圖尋找慰籍。”

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登上康城電影節第五日場刊封面

談及創作靈感,刁亦男表示,拍攝這個故事的想法甚至在《白日焰火》之前。多年前的刁亦男有一天窩在沙發上聽到一首外國歌,“想到自己是一個被追殺、身負賞金的逃犯,想往海邊一直跑,跑去找初戀情人,讓她把我殺死領取賞金。”後來刁亦男自己覺得這個想像過於矯情,便放棄了。直到幾年後一則新聞報導,有一個越獄的逃犯,看到通緝令發現自己值十萬,於是找人舉報自己把錢留給了親人。“我的想像變成了新聞,我想那可能拍出來也可以不那麼矯情。”

胡歌走紅毯前喝酒“壓驚”,桂綸鎂武漢話讓其他人“壓力山大”

廖凡和桂綸鎂此前憑藉和刁亦男在《白日焰火》中的合作已經在柏林收穫榮耀,而影片的男一號胡歌則是第一次帶作品走上康城紅毯。

過往更多出演電視劇的胡歌此次被問及參加康城電影節的感受,胡歌坦言自己“心情複雜”:“首先是緊張,上紅毯前在車上我還喝了口導演口袋里的酒,壓壓驚。”此外,胡歌還表達了走上康城紅毯的激動,“對每個演員來說,這都是值得激動的事。我也很感動,當我們走進電影宮,全體觀眾鼓掌致意的時候,你感覺得到了尊重,覺得選擇這個行業、這個職業是選對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組走上康城紅毯

影片中各位演員的武漢話表演成為映後媒體採訪中大家關注的焦點。談及為影片的方言表演所做的準備,每一位演員都說因為進組時發現桂綸鎂已經把武漢方言說得很地道而感到“壓力大”。

桂綸鎂上一次參與《白日焰火》的表演,雖然刁亦男給她的人物設定了外鄉人的身份背景,但帶著台灣腔的普通話台詞還是讓她的人物在冰天雪地的東北顯出違和感。至此桂綸鎂開始在方言表演上作出突破嚐試,在開拍前兩個月就在武漢學習方言並體驗生活。桂綸鎂回憶一開始學習武漢話她也不得法,但在城中村行走,和當地人聊天,並且反複思考他們說話發音的方式讓她最終摸到了些門道。同時,她認為方言的確拉近了演員和人物之間的距離,“武漢話有幫助到我的表演,這種語言很有力度,用這個語言說台詞能給角色一些戾氣。”

胡歌、廖凡、萬茜、奇道等主創之後紛紛表示,自己進組時發現桂綸鎂的武漢話已經非常地道而感受到“不能落後”的壓力,因此學習方言更加努力。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

胡歌一開始學說武漢話,自覺已經學的“一模一樣”,但老師就是不滿意,他一度為此惱火。但有一天他靈光一閃,提出對換身份教老師講上海話,在老師模仿上海話的過程中,胡歌“完全體會到了他教我的感覺”,也就逐漸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所在,找到瞭解決方式。

廖凡介紹,大家在武漢開拍前分頭體驗生活,自己因為飾演警察去刑警隊,“每天聽當地刑警聊天的感覺對我的啟發非常大。”萬茜則是通過生活中一切對話全部改說武漢話,之後再去專門學台詞,達到“量變到質變的過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