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詩超:看到對手戰績很吃驚 當徐燦陪練提升自信
2019年05月17日14:34

高詩超
高詩超

  5月26日的撫州,中國小將高詩超將和現役WBA126磅亞洲拳王、WBA世界126磅羽量級第14提薩打一場10回合的較量。

  這是22歲的高詩超第一次打10回合金腰帶賽,對手又是世界排名擁有者和亞洲拳王,實在是很令人吃驚的配對。

  學了8年業餘拳擊古巴教練打底

  坐在記者對面的高詩超有點靦腆,說話有一點小結巴。他出生於1997年的11月11日,現在這個日子雖然叫做光棍節,但是實際上是全國女性們的節日、男性光棍們的忌日。

  “我是14歲開始練拳擊的,小時候淘氣,不喜歡上學,擅長體育,能跑能跳,所以到了14歲,我父親推薦我去練體育。我想練跆拳道和摔跤,人家都不收,覺得我練得晚了,就在我們家旁邊找了個健身的地方,那個教練會點拳,就開始練拳擊了,我的啟蒙教練叫張超。”

  剛訓練完洗完澡的高詩超坐在M23拳館門口休息的椅子上,給記者講述著自己的學拳經曆,他剛剛打了8回合的實戰,高詩超說:“後來我去了西安支守安老師的球會,又在那裡練了11個月。有一次拳館打熱身賽,我的對手是個在雲南訓練的拳手,我們體重差不多,他練的時間還沒我長,但是我卻被打得夠嗆。我和父親商量後,認為支老師這邊教的內容不太適合我的風格,所以我後來又去了大雁塔的拳冠球會,在劉鑫教練那裡練了4個月。”

  劉鑫拿到過體製內的業餘拳擊前三和全運會第五名。在這裏,高詩超接觸了一些打職業拳擊的現役國內一線拳手,比如在IBF發展,現在已經是IBF中國當家拳手之一的孫想想和在拳力聯盟中出頭的葉聖。以及2018年戰曆很顯眼、目前跟隨白馬教練的傑恩斯。

  隨後通過劉鑫,高詩超進入了陝西西安的少體校練了7個月,算是進入了體製內的培訓快車道。

  說起自己的拳擊生涯,高詩超認為每個教練都給過自己幫助,但是確實是需要找到適合自己風格發展的教練。他認為在劉鑫那裡的4個月雖然時間短,但是因為自己年齡的增加,開始明白怎麼練拳擊,打了很好的底子;而自己的拳擊風格,則是在陝西隊打下的。從體校進入陝西隊後,高詩超碰到了古巴教練海拉圖。談起這段經曆,高詩超說:“海拉圖對我的幫助最大,帶了我兩年,我現在的技術體系基本上都是海拉圖給我設計的。”

  這時候的高詩超已經19歲了,2017年,他代表陝西省參加了全運會預賽,“第一輪我就碰到了4號種子,很緊張,上去就一陣亂拚,完全進入了人家的節奏。結果3回合打完就輸了。比賽結束後,我和家裡人商量,認為我自己不適合打業餘拳擊,所以就從專業隊里出來,到了西安王者球會,開始走職業的路。”

  M23青訓隊成員不收學費

  高詩超的首場職業戰,是由西安王者拳擊推廣、在陝西西安的城牆甕城里舉行的,對手為來自南韓的金昌東。

  在第三回合,高詩超一個三連擊後手擊倒了對手,讓金昌東讀秒,最後他以3比0(40比35、40比34、40比35)一致判定贏得了自己的新秀賽。

  拿到新秀勝利後,高詩超在自己師兄孫想想的介紹下,去了葛文峰、向靜所在的蘇州定園球會,在那邊又打了兩場。其中一場4回合和葡萄牙人迭戈-里斯戰平,8回合判定擊敗了菲律賓人理查德-加西亞。

  不過這個理查德-加西亞基本上屬於職業拳擊大刷子,最近兩年幫助不少中國拳手如王銀剛、趙龍、利育哲、徐達、伊力哈木-曼蘇爾等都刷過水。2013年後,他19場比賽只贏了4場,其餘時間就忙著幫中國和泰國拳手粉飾履曆。

  因此,看看高詩超打的比賽,他並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硬仗。但是之所以記者要連篇累牘地給這個少年單獨寫一篇,是因為他是2016年5月拳威四海公司成立,M23戰隊在劉剛原來徐燦、韋憲錢、楊興新等老班底上,吸收進來的第3個給機會的青訓生。此前的兩人分別是已經簽約戰隊展露頭角的烏蘭和還在努力的李翔。只是比起烏蘭和李翔來,高詩超算是創造了個小記錄,他竟然在M23訓練3個月第二場比賽,就得到了打洲際戰的機會,對手還如此之強,似乎看起來有點“揠苗助長”的意思。

  談到這個配對,拳威四海公司的總經理盧小龍說:“要是都被你們記者猜到了,那我們還玩什麼呢?”這話說得有點傲嬌,高詩超其實也算是打了8年的業餘拳擊基礎,跟了至少5、6個教練吃了百家飯,才輾轉來到M23戰隊的。但是當下在這裏,他還只是個“培訓生”的角色。

  “在這裏練了半年了,球會沒有收我的訓練費,至少到目前還沒有找我要。”高詩超說著他現在的狀況:“我和李翔、趙俊倫、管福長四個人一起住,是球會給我們找的房子,不過要自己交房租,一個月一個人1000元吧。”

  在徐燦拿到世界頭銜,M23在國內宣傳聲威日隆後,每天都會來很多試課、希望也像徐燦打出個未來的少年,高詩超算是他們中難得一見的幸運兒。

  為啥盧小龍和劉剛最終留下了他?

  高詩超說:“劉老師說他覺得我訓練刻苦,有發展前途。其實我很早就知道M23在中國各方面都是最好的,算是中國數一數二的拳館戰隊了,師兄弟們議論的時候,也都會說起來。我一開始沒選這裏,是因為我覺得我的實力還不夠,怕不接受我;畢竟這裡實力太強了,我對自己沒信心。在蘇州定園打了2場後,師兄孫想想離開了,我和父親商量了一下,決定到M23來試試,父親先帶我見了劉總(推廣人劉剛)、然後又見了盧總(總經理盧小龍),在這裏訓練待了幾天后,盧總和劉總又和我父親談了一次,所以就把我留下了。”

  中日戰收穫生涯首次KO

  高詩超不是個富裕人家的孩子,但是還算殷實。作為家裡的獨子,他的父親高小渭和母親一起在西安做輪胎生意。

  1月底來到M23球會,高詩超已經打了一場職業比賽,並且在尼諾以及富蘭克林兩名教練的帶領下,進行了3個月的訓練。在3月30日的上海中日對抗賽上,高詩超面對曾經TKO過中國台北拳手洪嘉慶的日本拳手五十嵐康次,只用了2個回合就獲得了職業生涯的首次TKO勝出。他以後撤步拉開距離的反擊戰術,讓五十嵐根本連邊都沒摸到。

  談到在M23這3個月訓練的變化,高詩超說:“菲律賓的教練確實帶的方法不同,富蘭克林教練特別注重發力,這一點和古巴教練不太一樣。我的拳現在比3個月前重多了,不過我的步伐和反擊這些,還是原來古巴教練給我打的底。其實和日本人比賽上場前,我特別的緊張,看過他和洪嘉慶以及尚子傑比賽的視頻,知道他的拳非常重,而且這是在M23的第一場比賽,我也想給球會留下好印象,所以壓力還是比較大的,只是沒想到會贏得那麼輕鬆。賽後我的父親非常高興,他興奮得一晚上沒睡著,他認為我來M23是來對了。”

  但是,五十嵐康次實際上是練柔道出身,他的技術比較粗糙,只是有一個超重的後手迎擊。所以,實際上這次在撫州,才是高詩超所要面對的、真正的大舞台。

  烏蘭簽約M23之後,第三場才打得WBA次洲際頭銜。而高詩超第二場就得到了相同的待遇,對手還有著世界前15的“加銜”,含金量更高。

  對於這個對手和配對,高詩超說:“我聽到後也挺吃驚的,沒想到盧總和劉總這麼看好我,父親知道後看了對手的比賽,認為我能贏。”

  做徐燦陪練增強自信心

  來了M23,高詩超不但得到了好的教練,也擁有了和高水平拳手進行訓練的機會,在這次徐燦世界衛冕備戰中,高詩超也作為陪練和徐燦進行對抗。在5月初的一次公開訓練中,記者看到高詩超竟然能夠和徐燦多角度對攻,也有那種集簇出拳能力。甚至,他還在第一回合的對拚中,將世界冠軍的鼻子打出了血。不過第二個回合,在徐燦的不間斷壓製下,高詩超就慢了下來;第三回合他就開始跟不上節奏,如果徐燦拿8盎司的比賽拳套的話,高詩超可能就會被迎擊擊倒了。

  但是現場觀看實戰的盧小龍和劉剛都瞧得津津有味。高詩超的臂展、步伐和技術體系,在M23外籍教練和高水平的拳手陪練的幫助下,正在得到著潛移默化的提升。

  高詩超談到和徐燦的對練時說:“能和世界冠軍對練,對我的幫助很大,無論是速度、反應、體能還是自信心上,我都有所提高。”

  推廣人劉剛表示:“當年徐燦就是和楊興新、韋憲錢和裘曉君他們練、挨揍打出來的。”

  除了憑藉22歲、還沒有完全長結實的身體、在體重上比27歲升了一級來打比賽的提薩有點優勢外,高詩超的這場比賽,在技術、經驗上都相差太大了。提薩當年可是貼靠瑟米諾拚拳的主兒,他的近體連續左右擺拳擊腹還是很重的。

  想沒想到這比賽可能會輸?

  “想到過。”高詩超點頭說:“考慮過萬一輸了會咋樣,那隻能說是我不夠努力,不過我不想輸的。”

  當年劉剛帶著韋憲錢去泰國作客打亞洲拳王頭銜,韋憲錢就是在作客生生從對手的嘴裡摳出來的亞洲金腰帶,從而奠定自己中國職業拳擊歷史地位的。徐燦升級到140磅到澳州作客,稱重時只有137磅卻對抗臨場有148磅的克里斯-喬治還挑戰成功拿下大洋洲洲際頭銜。

  每個拳手都必須從實戰硬仗中得到考驗,才能打磨出真正的強大。 雖然這考驗對高詩超來說,似乎是來得早了點,但是卻是別人得不到的幸福。

  在為徐燦的世界衛冕激動歡呼,欣賞木村翔為了命運與卡西利亞斯死鬥之於,也許我們能看到年輕的高詩超作為一顆嫩芽拱出地面的成長。在這樣的世界大舞台上,他會經曆怎樣曆練呢?(周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