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天路72拐”
2019年05月16日06:02

原標題:守護“天路72拐”

掃一掃,看視頻

越野車在國道318線上奔馳著,層巒疊嶂的雪峰不停向車後掠去,路的坡度越來越大,彎道越來越急,幾乎要把人甩暈。同行的武警某部交通第三支隊養護十七中隊指導員簡宇生說,這裏就是川藏線上有名的“天路72拐”。

它從海拔4658米的業拉山頂到2800多米的嘎瑪溝,30多公里路落差達1800多米,因其坡陡、彎多、凶險而得名。這裏環境惡劣,氣候無常,地質結構複雜,自然災害頻發,常在川藏線上行車的老司機走這段路也得小心翼翼,駕駛員們稱它為“絕望坡”,但武警某部的護路兵,對這些早已習以為常。

“天路72拐”是全國有名的“魔鬼路段”,集中體現了川藏線的奇險和災害,這段路被有關專家稱為“公路病害百科全書”。養護十七中隊主要擔負川藏線田妥鎮到怒江溝段90公里道路養護保通任務,和那些在演習場上衝鋒陷陣的戰友不一樣,護路兵們說,“養護工具就是我們的武器,道路就是我們的戰場,敵人就是泥石流、塌方、雪崩和山洪。”

護路就是戰鬥

中午時分,筆者從邦達鎮踏進該中隊營區,只見院子停滿了拖車、履帶挖掘機、輪式挖掘機、裝載機、翻鬥車、瀝青車、灌縫機、壓滾機等大型搶險救援機械裝備和道路養護設備。司務長賀青鬆正準備送午飯到養護作業現場,他說,最近正值養護大幹期,搞好戰友保“胃”戰,才能提高官兵戰鬥力。

跟隨送午飯的皮卡車,不一會就來到業拉山頂。道路上,有的官兵在用電錘打坑,有的在燒製瀝青,有的在攤鋪瀝青,有的在碾軋路面……為保障這條國防要道暢通,官兵們常年堅守雪域“天路”,處於超負荷、超強度養護作業狀態。

對於他們來說,養護作業就是戰鬥。2014年8月,嘎瑪溝突發大型泥石流,造成百餘輛車滯留。“當時我開運兵車,由於路況條件差,車輛差點打滑翻下山去。”四級警士長曹江說,當時雙手使勁拽緊方向盤,讓車頭靠向內側的擋牆,才避免了一場重大事故。

2015年6月,養管路段出現大量坑槽,嚴重威脅著過往司乘人員的生命財產安全。為改善行車條件,那個夏天官兵們整整在路上鏖戰了3個月,常用車燈照明填補坑槽到深夜,機械的轟鳴聲和官兵作業的工具敲擊聲一直迴蕩在“天路72拐”的山穀里。

日複一日,月複一月。“作為護路兵,往往越是節假日就越繁忙。”中隊助理工程師薑宇鵬說。

跟很多新兵一樣,上等兵李新俊問過班長:班長,我們怎麼不練槍法,而是天天去路上“打掃衛生?”班長回答他:護路兵手中的鐵鍬、十字鎬、電錘就是武器,養護的90公里道路就是我們的主戰場!

一年過去了,李新俊對班長的回答漸漸有了深刻的體會。“誰說護路保通就不是英雄?”他說,像機械操作手袁廣奎那樣能搶險、搶大險的就是英雄。

2017年8月,操作手袁廣奎接到趕赴怒江溝泥石流災害現場救援的緊急電話。正在100公裡外八宿縣醫院體檢的他,立即拔掉抽血的管子,轉身就離去,醫生怎麼都勸留不住。

這位中隊有名的操作手遇到了至今回想起來都冒冷汗的一次搶險:施工現場在怒江溝穀底,一側是幾乎與路持平的湍急的怒江,一側是近乎垂直的懸崖峭壁,當時暴雨如注。雖然安排了兩名安全員,但他心裡明白,稍有不慎,機械連同人隨時都會被捲走。

6小時的艱苦緊張鏖戰,路面上的泥石流堆積物被全部清除,袁廣奎累得渾身濕透,緊握操作杆的手幾天都伸不直。

鐵骨比岩石硬

行走在“天路72拐”,放低速度慢走,不一會也會感覺呼吸困難,全身使不上勁,邁不開腳步;即使穿上棉大衣,寒風襲來依然讓人瑟瑟發抖。

“‘天路72拐’環境艱苦,養護難度也相當大。”四級警士長張洪林說,在高海拔地區高負荷工作本身就是高危職業,護路兵常年奮戰在“生命禁區”,面臨的困難常常不為人知。

中隊養管路段大多位於雪山之巔,泥石流、塌方、山洪、暴雪等自然災害頻發,雪崩、冰凍、路基坍塌等險情無處不在。去年8月,嘎瑪溝發生山體塌方災害,400多立方米堆積物將100米道路完全掩埋,100多輛車及400多人滯留於此,情況萬分危急。

現場正好處於一個路窄、彎急、坡陡處,“那種環境中,對操作技能要求極高。”官兵們冒著落石不斷的危險展開了一場生死之戰。安全員緊盯山體災情,操作手快速作業。通車時,官兵們緊緊相擁,喜極而泣,他們是為再次安全無事故完成任務而流淚。

2018年10月,上等兵葛冬銘第一次參與安裝防護欄任務, “左腳不慎踩中石子打滑落空滾下,幸好反應迅捷抓住了旁邊的一棵小樹。”葛冬銘說,要不是那根小樹,自己可能就墜入懸崖了,整個過程,大約只有10秒,現在想起來都有些心有餘悸。

“天路72拐”不僅泥石流、塌方災害隨時發生,冰霜降雪也很常見,每年11月到次年4月,這段路霜雪不斷,僅去年11月到今年5月,官兵們就已執行除雪任務8次。下雪時,路上最低氣溫達零下40多攝氏度,官兵們手腳被凍得失去知覺,臉頰、嘴唇也被紫外線灼傷,嘴巴開裂出血把整個嘴唇都染得血糊糊的。

在這裏,每一條邊溝都記錄著他們可歌可泣的故事,每一個坑槽留下了他們奮鬥的足跡。楊作善是該支隊遠近聞名的“補坑”能手,當兵8年,其中7年堅守在“天路72拐”,他和戰友總共用掉1000多噸瀝青砂石料,修補路面坑槽數以千計。

補瀝青最大的難度在於對原料的配比和燒製時的溫度把握,稍有不慎,原料就會成為廢料。他說,補瀝青要耐得住160攝氏度的高溫,以及熏得人噁心想吐的氣味,也要經受得起野外的日曬雨淋。

“護路兵要有‘工匠精神’,道路才能使用年久。”今年4月,中隊召開了一次道路養護現場會。一條直直的道路呈現在戰友們眼前,這段道路路面無雜石、邊溝暢通、路肩線型整齊,一般人找不出它有什麼毛病。但是,中隊長陳鵬直面問題,在現場批評了班長、骨幹。原來,這段道路邊坡只刷了距離路面的4.9米,比規定的養護標準少了10釐米。

10釐米,值得為它興師動眾地開一次現場會嗎?“值得!”護路兵的可貴之處正在這裏,敢於較真!現場會上,排長做了“沒有嚴格執行標準,關口把得不好”的檢查;具體負責施工的班長,檢討自己作風不嚴不細,工作不認真。戰士們立即戴上手套,抄起鐵鏟,把不足5米的邊坡,一一按5米標準執行。他們說:“咱們要徹底鏟掉的,不只是10釐米內沒鏟的石塊,而是馬馬虎虎、湊湊合合的壞作風!”

築路護路為民

天色剛濛濛亮,雪山還在沉睡,一陣機械轟鳴聲劃破了寧靜的邦達小鎮。營區內,官兵們迅速登車完畢。“出發!”隨著中隊長陳鵬一聲令下,5輛機車按指定順序向養護一線開進。

其實,當一輛輛汽車行駛在川藏線“天路72拐”時,很少有人知道,這條中國最美的景觀大道,由這些年輕的武警官兵守護。

護路兵的工作環境與外界幾乎處於隔離狀態,“白天兵看兵、晚上數星星”是他們的生活寫照,為了消除孤寂記錄美好,官兵們都養成了寫日記的習慣。

四級警士長張永俊告訴筆者,由於缺少對孩子的關愛陪伴,前幾次休假回家,孩子見到他都叫“叔叔”,“那時一股心酸湧上心頭,淚水情不自禁往下掉。”他說,今年退役後,要好好彌補,承擔起作為父親的責任,讓他快樂健康地成長。

然而,孤寂並沒有壓倒堅強的護路兵。2000年9月出生的列兵彭德強是一名大學生士兵,懷著拳拳報國心參軍入伍。新兵下連第二天就遭遇高反住進醫院。他說,這兒太苦了。

和彭德強一起來的9名同年兵,剛開始也很不適應,如今大家漸漸愛上了這片熱土,都決定紮根高原,把青春的種子播撒在西藏,等到來年和美麗的格桑花一起綻放。

留戀這片高原的還有今年服役滿16年的四級警士長楊在洪,他在“天路72拐”一待就是14年。楊在洪說,原來只是把這裏當成工作的地方,現在已經成了“家”的一部分,戰友們是親密無間的兄弟,說離開還真捨不得。

陸文凱 視頻製作 江一帆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5月16日 1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