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怎麼整?肖鋼戴相龍等告訴你
2019年05月15日20:20

  “一帶一路”怎麼整?肖鋼、戴相龍、薑建清、李若穀告訴你

  “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讓蘇丹喀土穆的居民看上電視,幾內亞居民的生活環境、醫療條件得到改善,烏干達得到了大量就業崗位……沿線許多國家的用電短缺、生活環境、經濟發展等狀況得到改善。

  但同時,國際上仍有不理解的聲音。“一帶一路”沿線多數國家投資環境較差,龐大的建設資金缺口如何滿足?如何對未來可能發生的部分債務違約設計救助機製?在各項基礎設施聯通的基礎上,如何加強在規則、製度、標準方面的軟聯通?

  5月14日晚間,在CF40孫冶方悅讀會上,CF40資深研究員肖鋼(原證監會主席)、CF40特邀嘉賓戴相龍(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中國-中東歐基金董事長薑建清(SFI理事長,原工行董事長)與CF40常務理事李若穀(中國進出口銀行原董事長)共同探討,如何構建“一帶一路”投融資新體系?

  肖鋼表示,“一帶一路”投融資應當建立資金來源多元、利益風險共擔的機製。以貸款促發展

  能否給投資評級極低的國家借款?能否給獨裁國家借款?在西方機構的眼中,答案顯然是不。

  肖鋼指出,這些比較落後的國家也有發展權、有生存權。問題不是在貸款本身,而是貸款之後的管理帶來的很多問題。

  在中國進出口銀行工作十年的李若穀對此也非常有感觸。借款怎麼用、怎麼管理才是問題產生的原因。如果用在促進發展的項目上,產生經濟效益增加財政收入,就是可持續的。

  李若穀表示,“一帶一路”沿線大量國家國際評級極低,有的甚至沒有評級,國外商業機構都不去。但以安哥拉為例,經過中國機構幾年的支持,其從沒有評級成為國際評級B+。蘇丹在中國進出口銀行的支持下建成了非洲最大的煉油廠,所有的加油站都不再排隊。支持建設的兩個發電站占其原發電量的80%,使得喀土穆家庭都能用上電,看上了來自世界的電視節目。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便是在自身發展的同時讓其他國家也能得到發展。

  對於一些海外聲音質疑“一帶一路”造成了個別國家債務陷阱的問題,肖鋼用數據研究回應:在可獲得數據的63個沿線國家中,以2013年為界,比較“一帶一路”建設前後五年政府公共部門的債務水平,有37個國家平均外債增長率下降。只有12個國家外債增長率提高,個別國家達到12%,但這並不是因為接受了“一帶一路”的資金造成的,而是其自身其他原因導致的。而隨著研究深入,國際上理性看待這一問題的聲音也越來越多。提升商業性金融作用

  商業金融在“一帶一路”投融資中扮演怎樣的角色?與政策金融如何分工配合?

  戴相龍表示,在各國央行推動下,完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以央行為核心,由商業金融、政策金融組成的金融體系,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金融機構的服務功能的有效對接。

  (圖為中國建材讚比亞工業園,其生產的水泥滿足當地需求,創造大量就業。並為當地援建學校和醫院)

  李若穀認為,政策性金融,應主要建設好交通、電信、發電、港口等基礎設施。隨後商業金融就會跟進。

  薑建清表示,做好“一帶一路”投融資,商業化是導向。在對外開展“一帶一路”投融資項目的過程中,除了一些政策性投融資外,商業機構或企業的投融資要走商業化道路,按照商業化運作的模式,收益能夠覆蓋成本,獲得合理收益。要創新投融資模式,通過股權、貸款、債券、租賃多種等金融工具,提供投行服務、諮詢顧問和可行性研究等多種金融服務。只有這樣,“一帶一路”投融資才能可持續發展。

  薑建清指出,過往很多債務都是通過政府主權擔保形式來發放貸款,而較少根據將項目本身的償還能力作為第一還款來源。以工行在安哥拉的的一項25億美元的項目為例,當時並未採用國家財政擔保,而是通過安哥拉最大的石油公司提供擔保,由該石油公司向中國出口石油,中石油採購石油並將油款打給工行進行還本付息。八年間全額還清。這類模式將使得商業金融更多發揮主流作用。

  薑建清還表示,民營企業在海外能更多發揮直接投資的作用。民企往往帶著資金去海外承建一些項目。只要其圍繞主業,對上下遊渠道和世界發展有較多的瞭解,相對風險較低。民營企業應該把眼光看向全世界。製定“一帶一路”貸款規則

  資金融通是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支撐。中國金融機構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資金已超過4400億美元。

  肖鋼表示,“一帶一路”投融資方面,呈現出政策性金融機構在資金上先導驅動、央企和國企引領的特點。合作區集聚效應開始發揮,投融資的合作也開始啟動。現在越來越感受到,光靠中方的資金遠遠不夠,還要跟國外機構、國際金融組織共同合作。如何建立資金來源多元、利益風險共擔的機製,這就對投融資的規則、管理和標準提出要求。

  肖鋼指出,國際規則和中國規則在“一帶一路”投融資中都有自己的短板。從國際規則來看,沿線國家中有8個最不發達,有16個非WTO成員國,24個國家人類發展指數低於世界平均水平,國際規則水土不服。此外,一些規則往往附加政治條件,受到沿線國家的反對。而中國規則中,定價機製缺乏國際競爭能力。信貸期限比較短,投融資規則信息透明度不高,很容易引發各方面的疑慮。

  創新融合,求同存異。在《製度型開放:構建“一帶一路”投融資新體系》一書中,肖鋼及撰寫團隊提出建議:一是調整國內信貸規則,包括放寬“中國成分”要求,採用“中國利益”原則。公平競爭,全球採購。創新投融資模式,優化項目資金結構,探索金融機構資金和企業利益共享機製,推廣BOT(建設-經營-轉讓)、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而不是拿了工程費走人。更多採用銀團和共保、再保。改進信貸監管與考核,改進擔保政策,推廣使用人民幣。

  戴相龍也表示,應製定“一帶一路”貸款規則,擴大“一帶一路”人民幣貸款。他認為,對商業銀行貸款發放的長期資金,不宜超過15年。政策性金融機構發放長期貸款的期限,因項目而定,最長不超過20年。政府委託政策性和商業性金融機構貸款可長達30年。

  “人民幣貸款利率遠高於美元、歐元、日元,是約束人民幣境外貸款最大障礙。”戴相龍指出。他表示,近幾年我國物價漲幅在2%左右,不良貸款率降到不足2%,有條件逐步降低人民幣貸款利率。建議由中央銀行擇時降低金融機構的存貸款基準利率,促進存貸款利率下降。二是提高央行對商業銀行支付的存款準備金利率,確保商業銀行保本等。

  薑建清也表示,以中東歐國家融資來看,其已經習慣於歐盟期限長、利率低的歐洲結構性資金。尚未嚐試使用商業性資金,比如世界上已經成熟的PPP模式,相關的法律也不完善。因此,在投融資領域也要加強國際合作。薑建清建議,可加強與國際多邊金融組織,如地區開發銀行、歐洲複興銀行、歐洲投資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合作,一起開展項目;加強與當地的大型銀行合作,共同投資項目;中國企業可以牽頭組織國際性的銀團支持相關項目,以實現風險共擔、利益共享。

  肖鋼及撰寫團隊還建議,優化“一帶一路”投資保護和糾紛解決機製;加強投融資風險評估和預警;建立“一帶一路”債務違約救助新機製;加強“一帶一路”反腐敗和反商業賄賂工作;實現“一帶一路”投融資信息公開透明;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