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烏奧恰後德國繼無人? 羅斯科夫:正努力改變
2019年05月15日07:36

羅斯科夫資料圖
羅斯科夫資料圖

  2019年布達佩斯世乒賽,德國組合法蘭西斯科/索爾佳在混雙比賽中配合默契,接連淘汰了兩對亞洲勁敵林昀儒/鄭怡靜、森園政崇/伊藤美誠,闖入四強。收穫一枚寶貴的銅牌,這也是德國隊在本次世乒賽中收穫的唯一一枚獎牌。

  賽前備戰時,德國男隊主教練羅斯科夫在採訪中就表達了球隊對於混雙獎牌的渴望,「我們知道要得到這個項目的獎牌非常不易,亞洲選手們的實力非常強大,但我們會盡一切努力去爭取這塊獎牌。」雖然拿到了期待的混雙獎牌,但是德國隊在強項男單上卻只有法烏一人晉級16強,羅斯科夫坦言,球隊已經出現了斷層情況。

  運動員生涯:最難忘阿特蘭大奧運會和杜特蒙德世乒賽

  TTW:你當運動員時期,德國隊的日常訓練是如何進行的?歐洲各協會之間會在大賽之前組織聯合集訓嗎?

  羅斯科夫:當時德國國家隊的訓練很少邀請其他協會的運動員一起進行,但是我所在球會的大部分時間會和很多國家的運動員一起打球,比如普里莫拉茨、塞弗,還有來自中國的梁戈亮、何誌文等。通過與不同打法的球員進行訓練,可以提高我們應對各種技戰術的能力。

  TTW:李先覺教練從哪年開始帶你訓練?如何評價這位中國教練?

  羅斯科夫:1986年我進入德國乒協設在杜爾斯堡的體校,當時李先覺教練在那裡擔任技術和多球教練,我們都稱他為Mr。 Li。但早在1983年,我參加德國國家隊的集訓時就和他有過接觸,那個時期他是德國國家隊的教練組成員之一,後來直到1988年我離開體校加入了杜塞爾多夫球會。那段時間我們幾乎每天都在一起,他的多球訓練是一種全新的方法,對我技術水平的提高至關重要,尤其是在發多球時還能糾正我們的技術動作。李教練很和善,剛開始時他的德語還不太流利,但在乒乓球方面的溝通沒有一點問題,這讓我很驚訝。

  TTW:1998年,您在中國獲得了世界盃男單冠軍,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羅斯科夫:參加那屆比賽的歐洲球員和中國選手之間的水平非常接近,我抽籤比較幸運,前面碰到了普里莫拉茨和金擇洙,我對他們的打法比較適應。隨著比賽進行,我發現大家都很緊張,誰都有機會取勝,只是我運氣比較好,爆冷得到了我一生中唯一一次世界盃冠軍。那次比賽我沒有教練員(當時的教練祖爾達斯因為JOOLA的工作無法脫身)、沒有按摩師,在準決賽和決賽之前還要接受德國記者的越洋電話採訪,現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議。自從中國隊在1995年重新奪得世乒賽冠軍後,乒乓球在中國的氛圍有了很大的提升,那次比賽的觀眾非常熱情,幾乎場場爆滿。

  TTW:在你的運動員生涯中,最難忘的比賽是哪一場?

  羅斯科夫:最難忘的單打吡賽是1996年阿特蘭大奧運會的8強,我對陣金擇洙,因為那場比賽關係到奧運會獎牌。我們打得非常激烈,也很精彩,很幸運我戰勝了他。還有一場最難忘的雙打吡賽是1989年杜特蒙德世乒賽的男雙決賽,我們在主場,觀眾們給了我和費茨納爾奪冠的勇氣。

  教練員生涯:正在努力改變球隊斷層的現狀

  TTW:從運動員轉型做教練員,是自然而然的過程還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決定?

  羅斯科夫:這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決定的。在我的運動生涯中,遇到了許多優秀的教練員,在與他們共事和交談中,我得到了很多幫助和啟發,所以在很長時間里,我一直就有退役後做教練的想法。

  TTW:在中國,很多優秀運動員退役後都會爭取成為國家隊的教練員,但是在歐洲,像你這樣退役後直接接手國家隊教練的情況並不多見,你覺得這是為什麼?

  羅斯科夫:這種情況對於歐洲乒壇來說確實是件非常遺憾的事,許多優秀運動員在職業生涯中積累了很多寶貴經驗,但沒能繼續傳承下去,這是一種巨大的損失。我認為造成這種情況有很多原因:比如在亞洲,一支球隊可以有一批經驗豐富的教練員一起工作,這是歐洲球隊無法相比的;此外歐洲教練員的待遇也不高,而且球員的運動壽命一般都比較長,打到30多歲也很正常,一旦退役,他們更想過另外一種生活,因為做教練員可能比做運動員還累。

  TTW:德國隊現在仍然被公認為歐洲整體實力最強的球隊,在後備梯隊的建設方面,德國隊的現狀是怎樣的?

  羅斯科夫:現在我們隊中有法烏和奧恰洛夫兩個人,所以還是歐洲和世界強隊,但在他們之後,德國隊實際上已經出現了斷層。由於教育體制的改革,現在德國青少年的啟蒙期和成長期都延後了,所以年輕一代的運動員普遍都缺乏足夠的訓練時間,大多數人都是在18歲高中畢業後才開始職業生涯,而我和法烏都是在14歲時就已經加入德甲球會了。後備梯隊的培養不僅是德國隊的難題,也是整個歐洲乒壇的難題,現在的年輕運動員愛好很多,而且都希望早早出成績,卻忽略了刻苦訓練,技術上的鑽研也不夠,我們正在積極努力,希望可以改變這種局面。

  TTW:現在的亞洲乒壇湧現出了很多新人,有哪些新秀給你的印象比較深刻?

  羅斯科夫:除了中國隊的運動員以外,日本隊的張本智和表現很突出,他很有天賦,也很刻苦;南韓的張禹珍也是一名很棒的球員。亞洲球員普遍運動啟蒙很早,而且財力投入也很大,歐洲球員在這方面是無法與他們相比的。

  節選自2019《乒乓世界》第5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