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一女子心源性猝死 疑生前從微商購買含禁用藥咖啡
2019年05月14日22:14

原標題:青島一女子心源性猝死 疑生前從微商購買含禁用藥咖啡

新京報訊(記者 王瑞文)近日,有媒體報導稱,山東省青島市一女子睡夢中猝死,其丈夫認為,妻子的死與喝減肥咖啡有關。

今日(5月14日),該女子丈夫馮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妻子服用了一款從微商處購買的減肥咖啡後,出現了“冒虛汗、打哆嗦”的症狀,自行緩解一週後,因心源性猝死去世。

目前馮先生已向青島市李滄區浮山路派出所報案,警方已將家中剩下的咖啡送檢,其妻也將於明日屍檢。

5月14日,浮山路派出所負責該案的沈警官告訴記者,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該案,案件偵查期間尚不能向媒體提供更多訊息,但沈警官說明,李女士的死亡與喝減肥咖啡是否有關尚未確定。

新京報此前報導,2018年12月,中國女子曲棍球隊門將李冬曉因誤服西布曲明含量較高的該種咖啡被禁賽一年。北京大學醫學部教授王月丹告訴新京報記者,西布曲明有誘發心源性猝死的潛在風險,在我國已被禁止使用。

5月14日上午,新京報記者搜索發現,這款名為“DL SLI女生ING COFFEE”(以下簡稱“DL咖啡”)的咖啡仍在售,並且價格比一般的咖啡高出數倍。多位服用過該款減肥咖啡的消費者告訴記者,她們多是為了減肥,看到微商的宣傳效果後購買服用,且有人喝完後,有口渴、心慌、頭暈等不良反應。

馮先生妻子的死亡證明書,死因為心源性猝死。 受訪者供圖

還剩8包咖啡

馮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的妻子在一個月前開始服用一款名為DL咖啡的減肥咖啡,剛開始每天都喝,服用約一週後,妻子開始出現渾身冒汗、手哆嗦的症狀,“我準備帶她去醫院,但過了半小時後情況好轉了,就沒去看醫生”。

對於妻子後來有沒有再喝咖啡,馮先生表示自己並不清楚。但他的妻弟曾與賣咖啡的微商聯繫,確認他的妻子購買了一大包咖啡,共25小包,“送到警方檢測的咖啡就是家裡剩下所有的,一共8小包”。

4月30日早晨6點半、馮先生聽到隔壁臥室里女兒在哭,睡在一旁的妻子張著嘴,用手一摸渾身冰涼,怎麼叫都叫不醒。在醫院搶救4個小時後,妻子恢復了脈搏,轉去了重症監護室,但只能靠呼吸機維持生命,5月5日下午5點,妻子去世。

家屬提供給新京報記者一份由青島市第八人民醫院開具的死亡證明書。這份死亡證明表明,她的直接死亡原因為心源性猝死。

馮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家人已向青島市李滄區浮山路派出所報案,家中剩下的咖啡也被警方送往檢測機構檢驗,“檢驗結果今天出來了,說是有三項超標。”但對於具體哪三項,馮先生並不知情。

此外,馮先生告訴記者,妻子的屍體也將於明日屍檢。

該咖啡有誘發心源性猝死風險

新京報此前報導,2018年12月國際曲棍球聯合會曾公佈對中國女子曲棍球隊門將李冬曉禁賽一年,因為從李冬曉此前飲用的DL瘦身咖啡(DL SLI女生ING COFFEE)里查出了西布曲明。根據上述報導,DL瘦身咖啡包裝上並未標明西布曲明,但西布曲明的含量在該產品中較高。

新京報記者對比後發現,李冬曉此前飲用的咖啡與此次被質疑造成李女士猝死的咖啡為同一款產品,且兩款產品的咖啡後包裝信息一致。

據馮先生提供的產品外包裝圖片顯示,DL瘦身咖啡標稱的生產廠家是名為“連元生物科技(廈門)有限公司”的企業。新京報記者在天眼查與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並未查到該企業。

產品配料表顯示,該產品配料有黑咖啡(巴西)、植脂末、葡萄糖、固體麥精、酵母提取物、荷葉粉、決明子提取物、增稠劑、抗結劑、食用香精,但並未標示該產品含有西布曲明。

北京大學醫學部教授王月丹告訴新京報記者,西布曲明是一種中樞神經抑製劑,有抑製食慾的作用,但由於具備一定的成癮性,是我國禁止使用的減肥藥。同時,西布曲明可引起心動過速、血壓升高等不良反應,所以不能用於高血壓和冠心病等心血管疾病患者。由於有增加心臟病的風險,美國、澳州、歐盟已陸續廢止西布曲明的上市許可證,我國於2010年10月30日宣佈停止生產,銷售和使用該藥。所以,西布曲明可能會有誘發心源性猝死的潛在風險。

對於心源性猝死是否與服用帶有西布曲明的減肥咖啡有關,王月丹表示,造成心源性猝死的情況較複雜,比如心律失常、心臟供血不足等,而猝死屬於意外,疲勞或生活不規律都有可能造成猝死。“就算沒有加西布曲明,服用咖啡本身也是有風險的,會影響生活規律,但西布曲明作為違禁藥品用在咖啡里是有可能加大猝死風險的。”

馮先生妻子生前買的咖啡。 受訪者供圖

售賣渠道多為微商

5月14日上午,新京報記者仍能搜索到該產品。該產品展示圖還用藍色加粗字體寫明,“低於190的全是假貨”。記者聯繫其中一名為“正品西班牙咖啡專櫃店”的賣家,客服“月銷量6858”表示,該款咖啡有現貨,瘦身效果好,並且正在做活動,買二送一、買三送二。並附有詳細的使用方法,如早晨空腹喝一杯水後,再溫水衝泡咖啡飯前半小時服用等。

記者注意到此款DL咖啡發貨地為廣州,月銷量為367筆,好評32個,無差評,且有14位買家發佈圖片展示產品效果。

隨後,記者詢問“月銷量6858”此款DL咖啡有無副作用時,對方表示,植物成分完全沒有副作用。這一回答與另一家銷售DL咖啡的“明星泡泡總代”店舖客服一致。

同時“明星泡泡總代”店舖客服告訴新京報記者,買一包產品即可代理,隨後記者加其微信索要產品圖時,對方無回應。下午兩點,記者再次進入該店舖發現,此前其售賣的DL咖啡已下線。

有購買者稱賣家曾提示不良反應為正常現象

王帥(化名)告訴記者,自己在去年買過DL咖啡,一開始是從朋友那裡拿了幾包嚐嚐,喝完後飽腹感很強,飲食減少了,就從微商那裡購買了兩包DL咖啡,但微商那裡買的咖啡喝起來口感很差,效果不如之前,便停喝了。“咖啡是300多元一大袋,不便宜。”

王帥告訴記者,購買後,微商曾發佈注意事項,並強調:“經期不能服用,飯前半個小時服用,如有不良反應屬於正常現象,可停用一段時間後再服用。”

另一位購買者劉泰(化名)告訴記者,自己認識一個微商,有段時間看其經常發朋友圈說自己喝了DL咖啡後減肥效果好,便心動了。“我買了體驗裝,66元5小包,經期到了後,就停喝了,當時並沒有不良反應。”

李橘(化名)則告訴記者,自己喝過DL咖啡後,不良反應很大,“要求空腹喝咖啡,喝完後感覺很難受,頭暈、心慌之類的,後來就停喝了。”

此外,新京報記者在微博上看到,不少網友留言表示自己喝過減肥咖啡後出現了身體不適的情況,且多為從微商處購買。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編輯 郭琛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