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安陸自來水變綠:政府稱達標 超市礦泉水大賣
2019年05月12日23:00

  原標題:湖北安陸水源地“水華”危機

  4月24日晚,章鵬(化名)給安陸市自來水公司打了個電話。他想知道像綠豆湯一樣的自來水還能不能喝。此前, 安陸“自來水變綠”問題於4月中旬開始在網上不斷升溫。

  安陸,湖北省孝感市下屬的一個縣級市。章鵬所說像綠豆湯一樣的自來水便取自坐落於安陸城西的解放山水庫。

  解放山水庫是通過攔截上遊府河形成的一種河道型水庫,水庫總庫容4630萬立方米,年供水2800萬立方米,其主要來水受上遊隨州影響。

  4月25日,安陸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發佈通告稱,4月15日以來,解放山水庫發生“水華”現象,給自來水廠製水造成困難,致使居民用水濁度色度升高並伴有異味。安陸市決定啟動Ⅳ級響應。安陸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表示,這是安陸市解放山水庫建庫、有水文記錄以來第一次出現“水華”現象。

  根據專家意見,安陸進行瞭解放山水庫的水體置換。4月26日,安陸市發佈通告稱,經生態補水及市自來水公司採取限壓保質措施後,正式開始供水,水質與前期對比明顯改善。

  作為安陸市區唯一飲用水水源地,解放山水庫的水質並不能完全令人放心。數據顯示,解放山水庫上遊府河,2016年1月至2019年1月水質未能穩定達標,存在較大波動,其中,氨氮、總磷出現多次超標。

  發酵的“水華”事件

  3月中旬,便有安陸人開始關注到了“水華”問題。

  網友“@正義的天秤座”3月16日在孝感日報社主辦的槐蔭論壇上發帖稱,近期自來水有類似魚腥的異味,燒開後味道更加明顯。

  章鵬回憶,他在4月中旬的一天接水時發現水面像是漂浮著一層白色的東西,放到晚上時再一看,水下面全是綠色的,“很嚇人!”

像綠豆湯一樣的自來水。 受訪者供圖
像綠豆湯一樣的自來水。 受訪者供圖

  安陸市自來水公司於4月13日發佈的一份由孝感仙泉水質檢測有限責任公司出具的解放山水庫水質檢測報告顯示,安陸城區的自來水各項檢測均達標,不過遊離餘氯是0.62毫克/升,是末梢水執行標準的12倍多。

  北京師範大學水科學研究院教授丁愛中對此解釋,遊離餘氯超標12倍說明自來水在進入家庭前的清水池消毒過程中加氯加得過多,說明自來水公司對於自己的水質安全不放心,所以要加很多的氯來進行消毒。

  事實上,安陸的“水華”問題早有端倪。位於安陸上遊的隨州市生態環境局副局長吳德才告訴新京報記者,今年1月26日隨州市生態環境局就提醒過安陸市生態環境局,解放山水庫再不換水,就可能爆發“水華”。他們提取設在隨州廣水市長嶺鎮平林(國控)監測點(位於解放山水庫大壩上遊15公里,而水庫水面長期高出監測點2米多,相當於提取瞭解放山水庫水)的水樣進行檢測,三個取樣結果分別是0.81×107、1.9×107、3.6×107,屬輕度矽藻水華(藻密度為1×107至5×107)。

  自來水問題讓越來越多安陸市民不滿,多位市民撥打市長熱線,向政府反映。

  4月24日晚,章鵬終於忍不住撥通了安陸市自來水公司的客服電話,並錄下了雙方對話。“那個自來水綠的能不能喝?”連問了兩次之後,客服人員告訴了章鵬一種喝的“方法”,“把水燒開,然後把蓋子揭開繼續燒兩分鍾”。

  章鵬晚上把錄音“證據”發到了小區的業主群裡。有人將這段錄音做了剪輯後,在更多的微信群裡轉發了起來。

  4月25日10時,安陸市人民政府官網發佈《關於啟動飲用水水源地解放山水庫“水華”現象應急IV級相應的決定》,決定解釋稱,受近日氣溫回升、降水持續減少等影響,安陸市解放山水庫飲用水源地發生“水華”現象,生態環境、衛生健康、水利和湖泊等部門將加大檢查、監測力度,確保安全飲水。

  在媒體關注下,安陸“水華”事件開始成為一個全國性輿論事件。

  兩天採購的礦泉水是往年一年的銷量

  25日晚,安陸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發佈《解放山水庫“水華”現象應急處置情況》通報,通報顯示,衛健部門對市區2處末梢水檢測,其中一處末梢水濁度、色度、臭和味、肉眼可見物、遊離性餘氯等指標均達標,另一處遊離性餘氯超標一倍,其他指標達標。

  雖然政府通報稱自來水達標,但安陸市民還是選擇了用腳投票。超市的礦泉水因此大賣。安陸某中學附近一家超市的進貨清單顯示,4月25日、26日採購的礦泉水至少有5000元。該超市老闆向新京報記者介紹,那兩天採購的礦泉水基本上是他們往年一年的銷量。採購的也多是2升或5升的大桶水,而且基本上當天就搶購一空。

  居住在解放山水庫大壩附近的鄧女士家裡有自備井,但還是買礦泉水做飲用水。井水用來洗澡、洗菜,自來水則棄用。

  政府也組織了供水行動。安陸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羅旋告訴新京報記者,在4月25日、26日兩天,他們一是通過本地一家礦泉水生產企業向市民供應礦泉水,並保證不漲價。同時從未受影響的鄉鎮水庫取水,用水車拉到城區供市民使用。

  4月28日下午5點20分左右,安陸城管部門的車輛在儒學路和龍門路交叉口沿街向附近居民發放生活用水。一位提著大半桶水的女士說,雖然這桶水不夠用一天,但也總比沒有好。他們仍然不相信自來水已可以飲用。

4月28日下午,在儒學路和龍門路交叉口,安陸城管部門的車輛在向附近居民發放生活用水。 陳耳生 攝
4月28日下午,在儒學路和龍門路交叉口,安陸城管部門的車輛在向附近居民發放生活用水。 陳耳生 攝

  參與此次“水華”事故處理的湖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城市建設處長張曉曦介紹,安陸自來水公司也進行了一些前置的處理,比如添加混凝劑、活性炭吸附。

  同時,孝感市政府也協調鄰近的徐家河水庫、清水河水庫予以生態補水,並請隨州市政府協助治理府河上遊的生活汙水直排問題。

  根據專家意見,安陸進行了水庫的水體置換,把水庫內的水放掉,把上遊新鮮的水放進來,從25日開始從備用水源地徐家河水庫以及清水河水庫調水,對解放山水庫進行生態置換。

  26日22時,安陸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發佈通告稱,自來水出水質量明顯好轉,預計經過當晚的持續深度處理,27日全面恢復正常供水。

  安陸市衛生健康局在隨後發佈的一份有5處采樣的水質檢測報告亦顯示,兩個檢測點的自來水色度、渾濁度、臭和味、肉眼可見物和遊離性餘氯均正常。另三個檢測點部分指標異常。比如渾濁度、微有腥味,遊離性餘氯超標。

  5月7日8時30分,安陸市政府決定解除解放山水庫“水華”現象Ⅳ級應急響應,轉入正常值班。此次安陸“水華”事件宣告結束。

  “水華”發生的三個原因

  “水華”是湖泊富營養化發展過程中伴隨的藻類及其他浮遊生物異常快速繁殖的現象。

  參與了此次“水華”事故調查的張曉曦表示,解放山水庫的確有“裸藻”產生。

  根據中國水產頻道介紹,裸藻,又稱綠蟲藻,同時具有動物與植物兩種特性,由於它的細胞外面沒有細胞壁,植物學家給它起了一個形象的名字——裸藻。裸藻“水華”多發生在靜水、有機質豐富的小水體,“水華”形成的適宜溫度為20℃-35℃。

  4月26日,安陸市政府新聞辦對媒體解釋,導致水源地“水華”事故發生的原因有三:降水持續減少、近期氣溫升高,以及上遊部分生活汙水直排府河。

  北京師範大學水科學研究院教授丁愛中介紹,“水華”的發生與氣溫有一定關聯性,但國際上的研究成果表明,主要原因還是水裡的氮磷成分過高。而氮磷主要來自生活汙水、農業源汙染等。

  天氣預報數據顯示,安陸市今年的氣溫並不算高。比如3月,平均最高氣溫是17℃,平均最低溫7℃;4月平均最高氣溫也只有23℃,平均最低氣溫是14℃。

  府河流域降雨量的減少已是一個突出問題。隨州市水文水資源勘測局李俊輝等人聯合撰寫的《隨州區域年降水量週期變化特性分析》論文數據顯示,隨州區域1956年至2016年的降水量總體呈減少趨勢,降幅為每10年減少16.18毫米。

  隨州市生態環境局提供的資料顯示,2019年1月至4月,隨州平均降水量為203.1毫米,與2018年同期相比減少了38%。副局長吳德才表示,這導致府河河水流量小,自淨能力差。

  缺水成為了鄂北(襄陽、隨州和孝感)的主要問題。頻繁遭遇大旱天氣,河流經常性陷入斷流,水庫低於死水位也是常態。湖北衛視的資料顯示,鄂北地區年缺水5.8億立方米至10.8億立方米。

  排汙管直通河道

  在解放山水庫上遊,記者走訪發現,府河和府河支流上存在著生活汙水直排的現象。

解放山水庫。大壩附近周邊被綠色鐵絲網圍了起來。陳耳生 攝
解放山水庫。大壩附近周邊被綠色鐵絲網圍了起來。陳耳生 攝

  4月28日中午,記者在解放山水庫看到,大壩附近周邊被綠色鐵絲網圍了起來,但在安陸市自來水取水處附近卻至少有一處被拆毀。在露出的淺灘上,掩埋著垃圾袋、汽車用橡膠皮等;拍打上岸的水渾濁不堪,並有一股股腥臭味。開閘泄放的水也還是綠色,直至4月30日中午依然如此。

  記者在位於解放山水庫大壩上遊約34公里的隨州曾都區府河鎮府河大橋西南角看到,乳白色的生活汙水經過河床的兩個沙坑“過濾”後進入了府河,而府河大橋上遊500米左右的東岸就是徐家河水庫生態補水入河口。直排府河的生活汙水在清澈的徐家河水庫生態補水上漂浮著,格外紮眼。

位於隨州歡樂世界府河對岸的一處生活汙水直排管道,生活汙水在這裏未經處理就直接流入府河。陳耳生 攝
位於隨州歡樂世界府河對岸的一處生活汙水直排管道,生活汙水在這裏未經處理就直接流入府河。陳耳生 攝

  隨州市住房和建設局一位不願具名的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隨州市沿府河一帶的府河鎮、馬坪鎮和長嶺鎮的汙水處理廠確實尚未建好,存在汙水直排現象。

  4月26日,湖北省生態環境廳一位副廳級官員帶隊從隨州開始沿府河往下排查,平林監測點的數據顯示,該地水質為劣V類,即喪失使用功能。一位參加此次排查工作的安陸市生態環境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導致該地水質為劣V類的主要原因是上遊生活汙水直排。

  清水河是府河的支流之一。4月30日上午,記者在清水河流經的孛畈鎮河段看到,河兩岸建了不少當地房子,甚至懸空在河床之上,一些人家排汙用的PVC管就從房子直通河道。河床上也有一些專門用來洗涮東西的水泥磚板,有人拿著拖把在河裡洗涮。

  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官網公示的長江水資源質量曆年各月份的公報顯示,安陸飲用水源2016年1月至2019年1月水質未能穩定達標,存在較大波動,其中10個月水質低於水質目標(Ⅲ類)。

  比如2018年1月至4月即連續不達標,2018年3月甚至為劣V類(即喪失使用功能),均為氨氮、總磷同時或某項指標超標所致。

  對於這樣的水源地水質,安陸自來水公司的對策是,比一般自來水廠多了一次加氯消毒環節。

  安陸市自來水公司一位毛姓工作人員介紹,從解放山水庫取水後,先是預氧化,加氧化劑(液氯),然後加礬(淨水劑)在管道混合後進入反應池,充分混合後進入平流反應池,在重力作用自然沉澱下,去除水中的部分雜質,經過沉澱池後再進入濾池,石英砂作為濾料再次進行過濾。最後,進入清水庫進行再次加氯消毒,檢驗微生物指標、濁度,各方面指標達標後就輸入千家萬戶。

  對於安陸自來水公司的消毒環節,一位不願具名的水務上市公司總工對新京報記者說,“第一道工藝中加氯不多見,說明水源的氨氮類物質超標”。

  備用水源工程已開建

  如何保障自來水水源安全是安陸城區市民現在關心的話題。章鵬表示,安陸城區至少應該有兩個水源地,要有備用水源。同時,要對水源地進行“實時監測,跟蹤,不能再汙染了”。

  而目前安陸市政府所選擇的是將徐家河水庫作為備用水源地。安陸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羅旋表示,將徐家河水庫作為安陸城區市民飲用水備用水源工程已經開工建設,將從徐家河水庫鋪設管道直通自來水公司。該項工程總投入為5000萬元,全部為安陸市政府財政投入。

  徐家河水庫坐落在隨州市廣水境內,由於曆史原因,水庫行政管理權屬於孝感市,因此出現了徐家河水庫管理局的人事任命由孝感負責,但地域卻在隨州境內的尷尬局面。在隨州和孝感的網友論壇上,也經常出現徐家河水庫到底該歸誰管的話題。一位網友發帖稱:府河上遊並非在安陸境內,安陸只是其流經地之一。府河流經涉多個行政區域,以安陸和孝感之力,恐無法完全掌控。細思,極恐。

  但羅旋表示,這個跨區域水行政管理的問題,已由孝感市政府與隨州市政府協商解決好了。

  對於府河上遊的生活汙水直排問題,隨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負責人表示,曾都區、廣水市等各地汙水處理廠區地面硬化、設備安裝和入戶管網建設正在同步施工、推進之中。為了保障府河水質問題,他們將加快進度,讓府河沿線幾個鄉鎮的生活汙水處理廠在今年5月底前投入試運營。6月底前,隨州37個鄉鎮生活汙水處理項目將全面轉入試運行,12月底前形成穩定的鄉鎮生活汙水治理體系。

  湖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城市建設處長張曉曦介紹,專家已經建議將安陸市自來水公司目前的取水口向府河的上遊、中央挪,並對取水口上遊500米、下遊100米進行嚴格保護。

  安陸市自來水公司一位負責人表示,公司或將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工藝提升。

  孝感市水利與湖泊局辦公室主任朱明告訴新京報記者,長遠而言,由於鄂北地區雨量減少的關係,徐家河水庫又是以保灌溉為主,因此徐家河水庫的水源調用其實也需要一個前提,就是結合鄂北水資源二期工程,以保障徐家河水庫的水量充足。

  朱明介紹,他們正聯合孝感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還有幾個縣市局啟動全市的水資源調配工程,即從徐家河水庫埋地下管路一直到孝感市。爭取年底前能夠開展工程建設。

  鄂北地區水資源配置工程是2015年中國部署開工建設的27項重大水利工程中,投資規模最大的一項。規劃利用以丹江口水庫引水潤澤鄂北乾旱地區。工程完成後,鄂北地區沿線482萬人將告別幹旱缺水曆史,喝上“丹江水”。

  根據今年3月14日召開的湖北省水利工作會議消息,湖北省正在謀劃鄂北水資源配置二期工程。二期工程是一期工程的配套連接工程,新增供水渠道,向新增供水區15座水庫和部分渠道補水,供水區域包括長山供水區、荊門市漢江以東地區、安陸市城市供水區和孝昌城市供水區。

  安陸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羅旋介紹,鄂北水資源配置工程是戰略性節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之一。從徐家河水庫引水也能夠有效避免類似解放山水庫再發生水質問題。比如類似“水華”事件,安陸可以啟用備用水源,而不會像今天這樣陷入被動局面。

  采寫:新京報記者 肖隆平 韓沁珂 實習生 王悅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