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作品“蹭片名”比比皆是 律師認為涉嫌“不正當競爭”
2019年05月11日08:03

原標題:影視作品“蹭片名”比比皆是 律師認為涉嫌“不正當競爭”

最近有部電影《下一任:前任》讓觀眾一度以為是曾大爆過的《前任》系列的最新一部,傻傻進了電影院,結果氣得想打負分,該片跟《前任》沒有半毛錢關係,豆瓣分也低至2.6。那麼問題來了,現實中,我們都知道有馳名商標保護的法律規定,那麼影視作品這種“蹭片名”的行為是否屬於“不正當競爭”呢?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孔小平

圍繞“前任”鬧風波

此前任非彼前任 罵聲一片,一邊倒差評

該片官微5月5日時還發佈信息說,雖然片名和熟悉的部分主創讓人聯想到前任系列,但這其實是一部帶有小清新風格的愛情片。

《下一任:前任》與《前任》系列,除了片名里都有“前任”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演員,《前任》系列中有演員郭采潔和鄭愷,而陳鴻儀導演的《下一任:前任》主打的演員也是郭采潔和鄭愷。這很容易誤導觀眾,以為是一個系列的。

顯然觀眾出了影廳是後悔和生氣的,《下一任:前任》在多個平台獲得了一邊倒的差評:豆瓣2.6,貓眼4.1,淘票票5.1。網上罵聲一片,有網友說,簡直浪費時間,這麼老套的劇情,片名還碰瓷;影片的內容太差了,台詞很狗血造作浮誇。還有網友很憤怒地表示,簡直對電影沒有敬畏之心,赤裸裸的圈錢。也有偵探網友一番深挖發現,《下一任:前任》原名叫《時間差》,男女主角本來是郭采潔和李東學,拍攝於2015年1月,鄭愷僅是客串,後來又改名叫《閨蜜愛神》,一直沒有上映,見《前任3》大熱,就直接改成現在的片名。

“前任”電影版權方發聲明:

“下一任”涉嫌不正當競爭

電影《前任》已經拍過三部,導演均是田羽生,其中《前任3》的票房最高,得到了19.41億,一部小成本愛情片,雖然槽點滿滿,口碑兩極,但得到這個票房,也堪稱是現象級了。

記者發現,早在4月27日,《前任》系列電影版權方就在微博發佈了聲明,要求《下一任:前任》停止侵權行為。聲明中說,電影《前任3:再見前任》是田羽生執導的《前任》系列電影之一。《下一任:前任》原名《時間差》,和《前任》系列電影沒有任何關係。聲明還指出,《下一任:前任》涉嫌不公正運用《前任》系列電影已經開拓的電影市場成果,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

另外,早在今年1月,有消息稱《前任攻略4》將在2019年情人節上映。對此,《前任》系列的導演田羽生發微博回應了此事,“沒有前任4,repeat,沒有前任4。謝謝。”

“下一任”當天也回應稱:

系自媒體造謠,將追查到底

有意思的是,4月27日,《下一任:前任》片方也發佈聲明,稱影片不是《前任4》,是部分自媒體賬號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將《下一任:前任》的宣傳素材與《前任》系列影片進行強行關聯。同時表示,該片經過嚴格審查程序,取得了國家電影局頒發的公映許可證,電影的著作權、署名權和發表權、使用權均合理合法。隔天又表示,對於造謠的自媒體將追查到底。

這種現象不少見

影視作品“蹭片名”挺多見

記者發現,影視作品“蹭片名”這個操作還挺多見。最著名也最奇葩的大概就是去年被全網齊罵的“掛羊頭賣狗肉”的《愛情公寓》大電影。該片最初的片名叫《新次元冒險家》,片名幾經修改後定為《愛情公寓》大電影,加上影片部分主創來自劇作《愛情公寓》,蹭片名的意圖實在太明顯。不過影片上映數小時後口碑和票房就立馬崩塌,不少觀眾將該片稱為《愛情公墓》或者《愛情公寓大電影之搶你錢沒商量》。

還有2017年的《暮光·巴黎》,豆瓣分3.6,這名字一看還以為是美國片《吸血新世紀》系列呢。在貓眼上有關該片的第一個短評是“差點以為是暮城的第五部”了。網友所說的“暮城”,指的是“吸血新世紀”。《吸血新世紀》小說原著本就非常出名,《吸血新世紀》電影自2008年至2012年拍了四部,具有了全球影響力。

網絡電影多“李鬼變李逵”

其實網絡大電影是“重災區”。還記得2018年香港影視展上,面對很多網絡大電影對港片IP的“不問自取”,甚至還歸納為致敬香港電影,這惹得王晶導演憤然離席。

隨意打開一個視頻軟件就能理解王晶的憤怒,充斥眼前的是各種大熱IP的“孿生兄弟”,這些片子最明顯的特徵就是名字特別相似,稍不留神就出現“李鬼變李逵”的事情。比如王晶導演提到的“賭片系列”,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出現的就有《賭霸天下》《賭俠遇上魔術師》《命運賭神》《輪盤賭神》等。還有《太子妃與古惑仔》《東北古惑仔之長春往事》《殭屍先生大戰古惑仔》《地下江湖之古惑青春》等一系列《古惑仔》的網大作品。

再比如,陳凱歌的電影《道士下山》上映後,名為《道士上山》《道士出山》的“網大”就製作出來了。《捉妖記》火了之後,內容完全沒關係、片名同音的《捉妖濟》網大就製作出來了,而且“捉妖濟”系列還做到了第三部。在網絡大電影領域,《港囧》之後就有了《巷囧》,像《吹燈筆記》《灌籃吧,高手》《來自星星的繼承者們》之類的就更不勝枚舉。

律師觀點

“蹭片名”屬

“反不正當競爭法”範疇

記者看到,編劇汪海林2018年發佈過《影視劇片名碰瓷,蹭了流量失了操守》的評論。他指出,影視圈愛投機取巧不是一天兩天了。《著作權法》對於片名、劇名的保護仍然不具體,留下較大的打擦邊球的空間。

汪海林曾諮詢律師獲悉,一般性的片名,版權局有個文件,傾向於不受保護、不歸入獨創性的範疇。但一些獨特性的名稱,如《何以笙簫默》這種怪異的名字,肯定受保護的力度大於《鄉村愛情》這樣的片名。如果可以確認片名被使用造成市場混淆、誤認,或是明顯蹭熱度,可以歸入不正當競爭,提出訴訟是可以的。

昨天記者採訪了南京一位律師,他告訴記者,蹭片名,應該是屬於“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範疇。如果影視作品的海報或者劇情結構涉嫌抄襲,才是著作權法範疇。他表示,在認定電影片名是否屬於受反不正當競爭法所保護的商業標識時,要考慮電影市場的特殊性,不應過分強調宣傳的持續時間或放映的持續時間等因素,而應當考察電影投入市場前後的宣傳情況、所獲得的票房成績、相關公眾的評價以及是否具有持續的影響力等因素。另外,對經過權利人的使用、已經能夠發揮區別商品來源作用的電影名稱,可認定為具有一定影響的商業標識。因此《前任》系列電影版權方在聲明里指出《下一任:前任》涉嫌不正當競爭,是有一定依據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