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 | 一聽要驗疫苗真假,診所突然變臉
2019年05月10日17:57

原標題:熱點 | 一聽要驗疫苗真假,診所突然變臉

導讀

近日,九價HPV疫苗接種者李玉(化名)將一段與香港現代醫療診所工作人員衝突的視頻放到網上,引發關注。

提供九價HPV疫苗(人乳頭瘤病毒疫苗)接種服務的香港現代醫療診所近日被指“謾罵、驅趕”試圖核對疫苗包裝信息的赴港接種者。

此前,因為疫苗缺貨無法準時完成接種,該診所還與多名赴港接種者產生糾紛,接種者建立了一個維權群,據稱“人數多的時候一個群能有幾百人”。

視頻截圖

5月8日,李玉向記者講述,2018年8月下旬,李玉與朋友前往現代醫療接種第三針九價HPV疫苗後,為確認疫苗的真實有效性,要求核對疫苗編號信息,據李玉提供給澎湃新聞的現場視頻顯示,接種疫苗的人員在聽到核對疫苗信息的要求後臉色突變,情緒激動,甚至破口辱罵。多次溝通未果後,李玉報了警。

5月7日,記者聯繫香港現代醫療診所瞭解其與多名內地顧客的HPV疫苗糾紛,但該診所拒絕採訪。

疫苗預約網站截圖

李玉稱,至今也不能確認在現代醫療接種的疫苗是否為真正的九價HPV疫苗。

今年4月底,香港大公報報導稱,香港出現HPV疫苗“水貨針”,部分診所以正版疫苗為噱頭,引誘內地遊客赴港接種,但是疫苗來源、真實性、有效性存疑。

香港衛生署在回覆記者“水貨疫苗”調查進展時表示,根據投訴記錄,衛生署已就投訴人所提供的資料展開調查,目前調查仍在進行中。如果發現有違反香港藥物條例的情況,將會採取相應的執法行動。

來自上海的陳月收到的香港衛生署回覆 受訪者提供

疫苗接種者:要求核對疫苗信息,工作人員突變臉

2017年,李玉瞭解到一家為內地女性提供赴港接種HPV疫苗中介服務的機構,李玉決定通過該中介前往香港接種疫苗。

2017年9月,在網上預約之後,李玉和朋友前往香港市尖沙咀海洋中心14樓,一家名為現代醫療的診所接種第一針九價HPV疫苗,並通過刷卡方式一次性交納了三針疫苗接種費用。2018年5月下旬,李玉和朋友又前往該診所接種了第二針HPV疫苗。

李玉告訴記者,她和朋友前兩次前往現代醫療接種九價HPV疫苗時,診所護士允許接種者核對針盒與疫苗上的疫苗編號信息。

問題出在李玉去香港接種第三針的時候。2018年8月下旬,李玉與朋友前往現代醫療接種第三針九價HPV疫苗後,並沒有出現前兩次接種後的肌肉痠痛、手臂無法用力的反應,同時,李玉告訴記者,第三針疫苗並不是從冷藏櫃里取出的,而是從“桌子下面”拿出來的。

為了確認疫苗的真實有效性,李玉和朋友要求核對疫苗編號信息,據李玉提供的現場視頻顯示,接種疫苗的人員在聽到李玉和朋友的要求後臉色突變,情緒激動,甚至破口辱罵李玉和朋友二人。隨後,李玉告訴記者,診所工作人員還將記錄了李玉及其朋友前兩針HPV疫苗編號信息的表格收回。

多次溝通未果後,李玉報了警。報警後,警察來到現代醫療診所,記錄了相關信息。李玉稱,警察並未對事件進行取證,也未協助李玉將登記表要回。

至今,李玉也不能確認在現代醫療接種的疫苗是否為真正的九價HPV疫苗。

來自南京的劉芳(化名)告訴記者,其於2018年11月底和朋友一道前往現代醫療接種第三針HPV疫苗,但尚未接種上疫苗,就因為要求查看疫苗信息被護士“趕了出來”。劉芳告訴記者,現代醫療診所是一個“專門給人打疫苗的地方”,在診所內的就診者基本都是內地人,“說普通話的比較多”。

投訴人:已有幾百人參與疫苗維權

李玉告訴記者,為瞭解決此事,她還相繼聯繫了香港醫院管理局、香港衛生署、香港衛生署藥物辦公室、香港醫務委員會和香港海關,但是事情都沒有得到滿意的解決。

據李玉稱,還有不少前往香港接種九價HPV疫苗的女性與她有類似遭遇。

記者從其他前往香港接種九價HPV疫苗的接種者處瞭解到,早在2018年5月份,香港現代醫療診所就因為接受過多內地遊客的接種預約,導致可能有幾百位已經打了第一針疫苗的接種者無法按時接種第二第三針疫苗。

來自上海的陳月(化名)就是其中一員,她在2017年10月初前往位於尖沙咀海洋中心的“香港疫苗站”(現代醫療集團關聯公司)接種第一針HPV疫苗後,在2018年6月再去接種第二針時就被以缺貨為由不予接種,直到現在她也沒有接種後面的兩針,在與“香港疫苗站”多次溝通後,收到了此前交的疫苗退款。

根據疫苗生產廠家默沙東推薦九價的HPV疫苗接種方案,接種者最好是在半年內進行三針的接種才能完成免疫,遇到特殊情況可以備選在一年內完成接種。

針對上述診所缺苗導致未能及時接種情況,接種者還建立了一個維權群,據陳月描述,人數多的時候一個群能有幾百人,除了在現代醫療接種的,還有部分在香港其他診所接種疫苗的接種者。

香港大公報關於“水貨疫苗”的報導發出之後,群內的接種者都想知道自己註冊的疫苗的真實有效性,是否會影響身體健康?若疫苗無效能否獲得退款?他們希望相關部門能對涉事香港診所採取相應措施。

5月7日,記者聯繫香港現代醫療診所瞭解此前其與多名內地遊客就接種HPV疫苗發生的糾紛,但該診所拒絕了採訪。

隨後記者以疫苗接種諮詢名義致電現代醫學專科客服熱線,客服人員表示,目前診所不再接受第一針預約,僅接受第二第三針的接種預約。

當被問到是否可以在接種時核對疫苗塑料包裝和針盒上的編碼確認疫苗真實性,該客服回應稱可行,但當記者提及此前接種者要求核驗疫苗編號遭拒的情況,她表示,自己僅為客服人員,對診所實際如何接種並不瞭解。

5月8日,記者聯繫到處理陳月提交的投訴案件的香港消委工作人員,詢問有關陳月提交的投訴案件的處理過程,其表示相關的處理結果已通過郵件形式反饋給消費者,具體處理過程不便向媒體公開。

隨後,記者又以郵件形式就去年發生的內地遊客關於HPV疫苗缺苗的投訴事件,以及最近發生的“水貨”疫苗事件詢問香港消委,但截至發稿前並未收到任何回覆。

李玉的針卡 受訪者提供

涉事診所暫未在衛生署註冊

“現代醫療”究竟是不是合規的醫療機構?該機構開展的疫苗接種業務是否受香港衛生署監管?

記者查詢多名接種者進行疫苗預約的網站發現,該網站隸屬於香港現代醫療集團服務有限公司,在頁面介紹中還包含有現代醫療、現代醫學專科、香港疫苗站(HK Vaccination Station)和HK DNA等品牌。

據香港現代醫學專科官網(網站名稱中帶有現代醫療字樣),現代醫學專科面向大眾提供疫苗接種、基因檢測、健康體檢等服務。地址位於香港九龍區尖沙咀海港城海洋中心。

香港疫苗站(www.hpvstation.com)官網於2018年2月23日發佈文章稱,其為在香港衛生署註冊的私人機構,並且接受香港衛生署的監管。

然而,陳月告訴記者,她此前以郵件形式向香港衛生署和香港消費者委員會投訴,香港衛生署工作人員回覆郵件稱,根據記錄,香港疫苗站並非在衛生署註冊的診療所,不接受衛生署監管。

值得一提的是,據香港官方透露,當前只有私家醫院和一小部分的診所受香港衛生署規管。

2018年11月香港通過《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草案》,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曾在立法會會議上指出,過去數年,私營醫療機構發生多宗醫療事故,亦引起公眾對私營醫療機構服務質素的關注。相比起當前只有私家醫院和一小部分的診所受衛生署規管,新規管製度的涵蓋範圍更為完善和全面。

據中新社報導,陳肇始稱,在新規管製度下,有超過2000間私營醫療機構需要向衛生署申請牌照,以及約3000間小型執業診所須向衛生署申請豁免書。

按照此前香港特區政府公佈的規劃,將於2019年內開展新條例下私家醫院的註冊工作。至於日間醫療中心和診所的註冊工作,初步預計分別於2020和2021年內開展。

在私營醫療機構全面接受規管以前,當前香港的私營醫療機構疫苗接種如何監管?

香港衛生署工作人員在回覆記者郵件中提到,凡是符合香港《藥劑業及毒藥條例》規定的有關“藥劑製品”定義的產品,必須在該條例的要求下,符合安全、效能、質素方面的規定,並獲得香港藥劑業及毒藥管理局註冊後方可在香港銷售。

該回覆中同時指出,“非法管有及銷售未經註冊藥劑製品屬刑事罪行,一經定罪,每項罪行最高可處罰款10萬元及監禁兩年。本港目前只有一種已註冊的九價人類乳頭瘤病毒疫苗‘加衛苗Gardasil 9’(註冊編號HK-64239),屬於醫生處方藥物。”

但多位在香港接種HPV疫苗的受訪者向澎湃新聞表示,在香港現代醫療等診所接種時,實際上並無醫生開具疫苗處方。

對此,上述香港衛生署的回覆稱,“當發現有人涉嫌非法售賣或管有未經註冊藥劑製品作售賣用途,會實時展開調查,需要時會與執法部門展開聯合行動,如發現任何違規行為,定會依法處理。”

此外,“根據紀錄,本署已就投訴人所提供的資料作出調查。有關調查仍在進行中,如發現有違反藥物條例的情況,本署會採取相應的執法行動。”

來源:澎湃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