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 Woods再度崛起 這會否促使特朗普進入高爾夫名人堂
2019年05月07日09:40

特朗普授予Tiger Woods總統自由勳章
特朗普授予Tiger Woods總統自由勳章

  本週一,泰格-Tiger Woods在白宮玫瑰園儀式上獲得了特朗普總統頒發的總統自由勳章,他成為歷史上第四位獲得這一至高無上榮耀的球員。

  2019年4月14日,Tiger Woods在奧古斯塔以一場偉大的勝利宣告其真正回歸。一場“老虎效應“席捲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高爾夫行業。從早上7:30開始,週日大師賽最後一輪高達1,080萬觀眾,這是一年多來觀看人數最多的一場全美高爾夫電視直播(國內僅新浪微博最後一輪直播觀看量就創了166萬+)。

  老虎獲勝的第二天,他的讚助商Bridgestone高爾夫首席執行官丹-梅菲(Dan Murphy)在接受CNBC採訪時說,Tiger Woods獲勝後,網站流量增加了200%,週末的產品銷售也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當天所有高爾夫相關的股票都有不錯的表現。

  作為行業資深投資人的特朗普很快決定了授予Tiger Woods國民最高榮譽。那麼“老虎效應”會否讓這位“業內總統”成為高爾夫名人堂的第三位總統呢?

  美國大多數總統都喜愛打高爾夫,但能入駐世界高爾夫名人堂的在前44任總統中僅有兩位。入選名人堂分四大門類,分別為:男球員、女球員、退役名人和終身成就,現有160名成員中以終身成就類入選的有30人,而其中兩位身份極其特殊,他們就是美國前總統德韋特-艾森豪威爾和喬治-赫伯特-沃克-布殊(老布殊)。

艾森豪威爾與帕爾默
艾森豪威爾與帕爾默

  美國第34任總統艾森豪威爾是一位根深蒂固的高爾夫球手,他點燃了美國人對這項運動的熱情。

  艾森豪威爾35歲才打了第一場球,然而一年內便成功打破了90杆。這位盟軍總司令從歐洲戰場回來後,便成為了奧古斯塔國家高爾夫球會會員,後來又加入了紐約的盲溪球會(Blind Brook Club )等多家球場。他的差點從14到18不等,但他確實在十幾次比賽中打破了80杆。

  在總統任期內打了800多場球,並把高爾夫帶到了白宮,在那裡的大草坪上建造了推杆果嶺和在地下室安裝了網狀練習區,並經常在下午從橢圓形辦公室溜出來打上一輪。他任內的共29次造訪奧古斯塔都被全美媒體盡職盡責的報導了。

  同時,一位名叫阿諾德-帕爾默富有魅力的年輕高爾夫球手從賓夕法尼亞州西部走出來,隨著帕爾默在1958年大師賽上的勝利在電視上播出,他們很快成為了朋友。兩人經常出入奧古斯塔。

  總統就這項運動自上而下的狂熱示範,總統、占士、大師賽和電視上的高爾夫出現,這種混合式的化學反應都極大的推動了那一時期高爾夫運動的發展,高爾夫人口從1953年當選時的320萬,至1961年這個數字翻了一倍。

  2009年,在艾森豪威爾總統逝世約40年後,正式被提名成為名人堂成員,成為首位入駐聖奧古斯丁的國家元首及美國總統。位於馬里蘭州克朗斯維爾市一座1969年建成的18洞公眾球場在其去世後以他名字命名為艾森豪威爾高爾夫球會。

  行業背景:

  艾森豪威爾時期屬於美國高爾夫歷史上第二次繁榮初期,除了帕爾默,還湧現了傑克-尼克勞斯和加里-普萊爾,電視的普及和IMG等體育媒體的崛起,加上一位瘋狂的“高爾夫使者”總統都給當時的高爾夫發展注入了一劑強心劑!除了上述提到的高爾夫人口增長,根據NGF的報告,期間的球場數量也由1950年的4900座增加至執政末期的約6780家,私人和公眾球場的比例也由執政初的60:40變化為50:50。

老布殊與美國高爾夫第三次爆發期核心球員Tiger Woods
老布殊與美國高爾夫第三次爆發期核心球員Tiger Woods

  老布殊極大幫助提升了高爾夫運動的形象,作為第一發球檯(The First Tee)的首任名譽主席,他使之成長為了全美最廣泛的青少年高爾夫組織之一。

  與艾森豪威爾的“半路出家”不同,美國第41任總統老布殊是高爾夫世家,從他出生便註定了與高爾夫的深厚淵源,他是迄今獲得高爾夫領域授獎最多的美國總統。

  他的祖父喬治-赫伯特-沃克在1920年擔任USGA主席,在這期間創立了沃克杯。他的父親普雷斯科特-布殊也是一位狂熱的高爾夫球手,1952年成為美國參議員之前,他也是美國高爾夫球協會主席,曾8次在緬因州肯納邦克波特的阿倫德爾角高爾夫球會(Cape Arundel Golf Club )獲得球會冠軍。老布殊父親小時候就在該球會教他打球。

  在總統任期及之後,老布殊都是一位狂熱的高爾夫愛好者,差點曾到過11,以打球快而著稱。多年來,他一直受到高爾夫界的高度認可!1990年當選為R&A名譽會員。1996年,擔任總統杯名譽主席,並參加了每兩年一次的比賽直到2009年。老布殊也是PGA的名譽會員,USGA博物館和檔案館理事會的名譽主席。

  當1997年美巡賽主席宣佈成立第一發球檯時,老布殊也在場。作為該項活動的第一任名譽主席,老布殊主導了該組織,使之成為美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範圍最廣的青年拓展項目之一。第一發球檯覆蓋了50個州、6個國際地區以及120個美國軍事基地的470多萬人。

  同年被授予美國PGA傑出服務獎,2008年獲USGA波比-鍾斯獎和2009年獲得美巡賽的終身成就獎。

  2011年,老布殊將第一發球檯引入家庭傳承,他把該名譽主席的責任和火種傳遞給了兒子小布殊。當年被請入聖奧古斯丁,成為第二位名人堂總統!名人堂主席傑克-彼得(Jack Peter)說:“他一直以來都以不同的方式沉浸在這項運動中,這表明他有多在乎這項運動。”

  2018年2月,美國高爾夫設計師協會(ASGCA)宣佈將老布殊總統列入當年傑出唐納德-羅斯獎獲得者名單。協會主席約翰-桑福德(John Sanford )說:“布殊總統體現了高爾夫運動的最高傳統,從體現良好的體育精神到尊重比賽節奏,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一切。”

  行業背景:

  同期正逢美國歷史上第三次高爾夫爆發初期(20世紀90年代),老虎最終將這項運動推上巔峰。截止任期末的1992年底,高爾夫人口達到2450萬,球場數量約12800座,高爾夫人口同期增長了約450萬;需求膨脹也催生了高爾夫球場步入了超過“一天一個新球場”的“最後瘋狂”,每年增加約400家(這或許也與當時的房地產崛起有關,因為新增球場超過40%是社區球場)。另外,曾經被視為精英階層的高爾夫運動也更趨於平民化,截止2000年,公眾球場占比已高達72%。

  相比以上兩位高爾夫運動“非官方大使”,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可是正宗業內人士。

  作為地產開發商,特朗普從1999年開始收購和建造他的高爾夫“帝國”。截止2016年,特朗普在美國和全球擁有或經營著17家高爾夫球場和高爾夫渡假村。根據特朗普個人財務披露,他2015年的高爾夫球場和渡假村收入約3.82億美元(而三個歐洲球場並未顯示出利潤)。

  特朗普在就讀賓夕法尼亞大學期間開始打高爾夫,是一位單差點選手。他自2017年上任以來已經打了170多場球,他的球友中包括了很多高爾夫球星,他們是:泰格-Tiger Woods、傑克-尼克勞斯、羅里-馬克羅伊、達斯汀-莊臣、Justin-托馬斯和萊西-湯臣等。

  他還把高爾夫引入自己的外交場合,與日本首相安培晉三和澳州駐美大使喬-霍奇(Joe Hockey)等都進行過高爾夫外交。

  2017年7月,特朗普出席了在他“夏季白宮”新澤西特朗普國家高爾夫球會舉辦的美國女子公開賽,這是現任美國總統歷史上第一次出席女子大滿貫賽事。同年9月,總統杯名譽主席特朗普給獲勝者美國隊頒獎,以在任總統身份頒獎他是第一位。

  今年2月,特朗普自掏腰包花了5萬美元升級了白宮私人住所內的高爾夫模擬器。

  他的球場除了舉辦過LPGA,名下的位於佛羅里達的多拉藍魔球場(2012年收購)曾長期舉辦世錦賽,蘇格蘭的特朗普坦伯利(2014年收購) 曾舉辦過四次英國公開賽和一次女子英國公開賽。2022年,新澤西特朗普國家高爾夫球會還將舉辦男子大滿貫賽PGA錦標賽。

  行業背景:

  老虎-Tiger Woods在美國大師賽上取得史詩級的勝利再次在全美掀起高爾夫狂潮,美國職業高爾夫協會首席執行官塞斯-沃恩(Seth Waugh)五月初表示,“老虎效應”已經導致PGA錦標賽最後兩輪門票售馨。

  大家都在期盼“老虎效應”能再次激發高爾夫活力,甚至期望美國高爾夫的“第四次熱浪”襲來。這些想法並非空穴來風。去年,老虎復出並在東湖獲勝,全年有260萬人首次打高爾夫,這是有史以來該項指標最高單年值。這不是偶然,這是歷史的重演。1997年,Tiger Woods在奧古斯塔以創紀錄贏得生涯首場大滿貫,那年高爾夫人口相比前幾年的平穩突然猛增了180萬。2000年,老虎巔峰拿下9冠,那一年創紀錄的吸引了240萬初學者。

  截止去年底,全美14613個高爾夫設施總共擁有16693座球場,其中公眾球場占比75%,這項運動比任何時期更傾向於平民化。

  這些對於特朗普獲評名人堂都是正面的積極因素。

  不過Twitter總統特立獨行也在高爾夫界引起過負面情緒,他在競選期間的反穆斯林言論,被認為是坦伯利失去2020英國公開舉辦權的誘因,儘管R&A聲明否認。LPGA和美巡賽甚至就特朗普的“性別歧視”言論發表過聯合聲明!

  今年3月,前《體育畫報》專欄作家瑞克-賴利(Rick Reilly)還專門撰寫了名為《作弊指揮官:高爾夫如何解釋特朗普》(Commander in Cheat: How Golf Explains Trump)一書,以揭露特朗普在打高爾夫中的種種“劣跡”。

  相比前面兩位名人堂總統,除了各自在這一領域傾注外,他們都恰逢高爾夫兩個大時代和標誌性人物的湧現。特朗普不管最終是否能獲此殊榮都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事務總是在變化的,結果如何讓時間去驗證吧!

  (沈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