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Met Gala上的劉雯種草,這波“坎普風”你追嗎
2019年05月07日18:17

原標題:被Met Gala上的劉雯種草,這波“坎普風”你追嗎

美國演員Ezra Miller身著Burberry禮服亮相紅毯,造型十分吸睛。圖片來源/品牌供圖

熟悉Met Gala的人都知道,它是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舞會的簡稱,在紐約時間每年五月的第一個週一舉辦。每年的Met Gala都會設定一個著裝主題為紅毯奠定基調,受邀者須穿著相應的服裝,今年的主題為《Camp:Notes on Fashion(坎普:時尚劄記)》。

Kendall Jenner和Kylie Jenner今年的Met Gala紅毯造型。圖片來源/Kendall Jenner China微博截圖

Camp,也稱坎普,原指“以誇張的方式展現”,後被作家蘇珊·桑塔格定義為一種藝術風格。很多社會學者會將“坎普風”理解為誇張的、邊緣的、媚俗的一類藝術表現形式,這一風格崇尚的是非自然、形式主義的事物。

Gigi Hadid與設計師Michael Kors亮相Met Gala紅毯。圖片來源/品牌供圖

這一藝術風格在時尚圈很受歡迎,其極具戲劇化的表現力特別適合“不走尋常路”的潮流人士。本屆Met Gala的主題可以看成在時裝層面對“坎普風”的詮釋:它是巴洛克、洛可可、超現實主義、裝飾主義等時裝風格的綜合集成。簡單理解,所有不被時下審美所認同的“奇裝異服”都可以算是“坎普風”單品。

Katy Perry紅毯上的“吊燈”造型與晚宴上的“漢堡”造型。圖片來源/Katy Perry China微博截圖

日常生活中,我們或許不能像是Met Gala紅毯上的明星一樣,穿著“奇裝異服”去上班、聚會,但選擇一些“坎普風”服飾來強調個性,還是可以做到的。藉著今年Met Gala上的熱門造型,我們特別整理了“坎普風”單品的幾大元素,為你的初夏衣櫥“加點料”。

◆華麗羽毛

Kendall Jenner的紅毯造型。圖片來源/Kendall Jenner China微博截圖

本次Met Gala的紅毯“利器”中,羽毛的出鏡頻次很高,由此可見,認同其為“坎普風”代表元素的明星、設計師不在少數。

Bette Midler和Sophie Von Haselberg身著Michael Kors禮服亮相紅毯。圖片來源/品牌供圖

將羽毛作為細節裝飾,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曾是“貴族專享”,因此它的貴氣幾乎是與生俱來的。

Cardi B身著Thom Browne連衣裙亮相紅毯。圖片來源/Thom Browne官方微博截圖

近些年,設計師們通過剪裁、打印等對羽毛進行“再創造”後,羽毛的形態變得更為栩栩如生,也更受時尚人士的歡迎。

◆靈動流蘇

流蘇無論被用在何處,都會因其靈動如水的造型生出幾分浪漫飄逸之感。時裝設計中,流蘇的功能常常是為了製造視覺反差感。

劉雯身著Thom Browne格紋流蘇西裝裙。圖片來源/VOGUE官方微博截圖

劉雯這次選擇了西裝裙,輪廓較為傳統,好在加入流蘇細節後,西裝裙的嚴肅感得到了中和,也增添了造型的趣味感。

◆大面積刺繡

刺繡是一類具有東方格調的裝飾細節,尤其是大面積刺繡——多彩的絲線、柔亮的質感都令人迷醉。

圖片來源/李宇春工作室微博截圖

紅毯上,李宇春身著Gucci創作總監為其特別設計的孔雀刺繡長裙亮相,華麗的紅色綢緞和黑色天鵝絨拚接,嫵媚又從容,長達兩米的裙身被兩隻奢華的彩色刺繡孔雀“占領”,將東西方風情融合一體,“坎普”得既華美又時尚。

◆吸睛亮片

演員Emily Blunt身著Michael Kors禮服。圖片來源/品牌供圖

亮片細節很奇妙,它的吸睛效果自不用多說,但一不小心就容易顯得俗氣。不過,當亮片與“坎普風”誇張的剪裁、輪廓相遇時,竟也能“俗到深處自然美”。

演員Tiffany Haddish身著Michael Kors定製款斑馬紋套裝,手拿斑馬紋晚宴包搭配Stephen Jones禮帽亮相紅毯。圖片來源/品牌供圖

值得一提的是,亮片單品選對了也能很高級。這次紅毯上,Emily Blunt選擇的“純金女神裙”和Tiffany Haddish選擇的“黑白印象”西服套裝都屬於沒有太多色彩的“高級感”作品,不會顯得過於另類,日常大膽嚐試一下也無妨。

新京報記者 周紅豔 圖片 品牌供圖、李宇春工作室微博截圖、Thom Browne官方微博截圖、Kendall Jenner China微博截圖、Katy Perry China微博截圖、VOGUE官方微博截圖 編輯 李錚 校對 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