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情 奮鬥者|嚴如玨:3年打造全國首個地鐵車站模型 25年煉成上海工匠
2019年05月07日17:07

原標題:愛國情 奮鬥者|嚴如玨:3年打造全國首個地鐵車站模型 25年煉成上海工匠

圖說:堅守一線近25年,嚴如玨從值班員成長為上海工匠

新民晚報“上海時刻”出品

  上海地鐵第一運營公司技術主管嚴如玨,堅守一線近25年,從值班員成長為上海工匠、上海市傑出技術能手、技能大師、“十大工人發明家”,不久前又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最近,她帶領團隊11名技術骨幹,在徐家彙站工作區里新建了全國第一個地鐵車站模型。

  這個惟妙惟肖的仿真模型,靜靜地躺在以嚴如玨名字命名的“技能大師工作室”里。長約5米、寬約2米,占地不大,乍一看有點像玩具,其實耗費了工作室所有成員將近三年的心血。

  “打印”車站逼真還原

  嚴如玨說,“像”是第一大難點。要儘可能逼真,各個模塊不但要酷似原版車站,還得“動靜皆宜”——屋頂的燈,開關自如,亮度足夠;通風排熱系統里的風,能進能出,力道強勁;空調冷凍水循環系統里的水,流動順暢,流向清晰;閘機口、屏蔽門、捲簾門、自動扶梯……雖是微縮版,但個個靈活,且運動方式還各不相同。所有“機關”,都可在電腦屏幕上遠程操控。

  第二大難點,是“小”。模型的用材和內部機構,沒法完全照搬原版,但又要達到相似的運動效果,給設計和製造出了很多難題——尋找指甲蓋大小的合適電機,手工打磨幾十扇高精度風閥,摸索迷你廂式電梯的機械原理……不斷試錯、返工、調整,嚴如玨煞費苦心。

  “還好有3D打印技術,大多數特製零部件,不需要再花大成本開模。”嚴如玨笑言,模型里的齒輪、桌椅、消防泵、滅火器、抽水馬桶都是直接打印出來的,精細程度很不錯。

  除了耗費大量精力用來設計、選型、研究機械構造,還有許多時間花在合作夥伴身上。“廠家只做過靜態模型,第一次挑戰這麼複雜、靈活、機關重重的模型,我們不知溝通了多少回。”

  專注、堅持、創新,把所有細節做到極致——嚴如玨的工匠精神,清晰投射在模型上。

  “神器”相助高徒輩出

  為什麼要花大力氣新建一個車站模型?“這是一件生動形象的教具,能為員工培訓發揮很大作用。”嚴如玨解釋,站內地形複雜,空調、通風、排熱、消防、照明、給排水等系統比較分散,其中不少隱藏在暗處。新人初來乍到,很可能會沒方向,嚴如玨自己就深有體會。

  1994年剛到地鐵上班時,她在人民廣場站當環境控製值班員,走遍車站各角落,發現隱患,立即報告。“我第一次跟老師傅半夜巡站,就迷路了。走了個把月,才有點眉目。”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現在就能總覽全局,看清車站佈局和構造了。”嚴如玨補充說,模型還有“模擬各類故障”的功能,方便檢修人員反複操練。“從值班站長、站務、運維到實習生,各類培訓都適用,不需要再去實地兜一大圈,而且更直觀、有效。”

  有培訓“神器”相助,嚴如玨會培養出更多高徒。事實上,在她的技能大師工作室里,已有多名優秀檢修工經嚴師傅調教,迅速成長,獨當一面。其中,劉誌君、陳琪芸、李敏都考出了維修電工高級技師證書。

  堅守一線發明連連

  大師工作室里還暗藏一道“機關”——天花板正中,裝了一道自動捲簾門,緩緩關閉後,將房間一分為二,為車站模型添一層保護。嚴如玨解釋,模型里也做了捲簾門,能靈活開合,但無法展現“四重智能防護”功能,所以專門加了一道。

  上海地鐵站出入口的捲簾門,幾乎都需手動、逐扇關閉,結束運營後,一些大站僅人工關閉十多扇門,就要花一個半小時。

  嚴如玨帶領團隊開髮捲簾門智能控製系統,設限位、紅外線感應、下沿防觸碰和視頻監控等四重防護,還搭配語音提示。成果已形成技術標準,並取得國家專利,既提高了設備安全性,也減輕了勞動強度,關門的耗時驟降到五分鍾。目前,這套系統已在5個車站試點,有望推廣到更多線路。

  緊急後備盤是車站關鍵應急設備,堪稱地鐵安全最後防線。10號線曾遇到緊急後備盤突然失電後自動鎖死的情況,嚴如玨開發了授權保護開關,保障設備在失電狀態下正常運行,獲國家實用新型專利,在10號線全線推廣,節約投資近60萬元。

  5號線劍川路基地以前的消防電話,抗干擾能力差、通話模糊。如果換設備,工程浩大,耗資不菲。嚴如玨率團隊最終通過替換通訊模塊解決了問題,為企業省下40多萬元改造費,獲得上海市工程建設優秀QC(質量控製)成果一等獎。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曹剛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