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醜聞背後的趙濤家族發跡史:神醫,行賄,80億銷售費
2019年05月05日07:26

原標題:斯坦福醜聞背後的趙濤家族發跡史:神醫,行賄,80億銷售費

因為捲入了斯坦福大學的行賄醜聞,步長製藥(603858)董事長趙濤,以及他所在的趙氏家族的發跡史,再度引發外界關注。

5月3日,山東步長製藥股份有限公司(603858,步長製藥)董事長趙濤在該公司官網發佈聲明稱:近日注意到有媒體刊登了多篇報導,主要涉及其女兒在美國留學事宜的傳聞。作為步長製藥的實際控製人,他發出了兩點聲明:

一是他女兒在美國留學事宜,屬個人及家庭行為,資金來源與步長製藥無關,對步長製藥財務狀況不構成任何影響。

二是步長製藥是一家上市的公眾公司,其運營管理是獨立的。他本人的私人事宜不會影響其正常運營。

趙濤和他的女兒趙雨思這次捲入的造假、行賄入選事件,是美國多所名校曝出的招生造假大案中涉及金額最大的一起。趙濤的上市公司董事長身份,讓這起案件受到了更多關注。

雖然趙雨思已經被斯坦福大學開除,且她的母親發佈聲明稱她們遭遇了教育諮詢顧問辛格的詐騙,她是因為“樂意支持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項目”,才向辛格的基金會捐款了650萬美元,但外界對於趙濤家族在此案中扮演的角色,依然存在質疑。

而且,因為這起造假醜聞,外界對於趙濤家族以及他們創立的步長製藥的發跡史,也傾注了更多關注目光。

步長製藥官網上,趙濤跟多名世界名流有過合影,英國王子查爾斯是其中之一。

“神醫”趙濤

資料顯示,步長製藥主要從事中成藥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涉及心腦血管疾病中成藥領域,也覆蓋婦科用藥等其他領域。

步長製藥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去年實現營業收入136.6億元,同比下降1.4%,但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8.9億元,同比增長15.3%。

步長製藥2018年財報顯示,趙雨思的父親趙濤是公司的實際控製人,通過步長(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和首誠國際(香港)有限公司,間接持有山東步長製藥股份有限公司49.79%的股份。

目前,趙濤為新加坡國籍。在新加坡富豪排行榜上,他以18億美元的個人資產,排名新加坡第15位。

根據2018年年報,趙濤53歲,擁有二十餘年的醫藥行業工作經驗,作為中醫腦心同治論的主要提出人,亦為公司多項產品及專利技術的主要發明人。

步長製藥官網上,有一個步長之魂的欄目,這個欄目列了三個人,分別是步長腦心通發明人趙步長,以及他的兩個兒子:步長製藥董事長趙濤、步長製藥總裁趙超。

趙濤還有“神醫”之名。

中國青年網、中國網2013年刊載的一篇文章中曾提及,1992年,27歲的趙濤和父親一起去新加坡出席“中醫與針灸走向世界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主辦方安排趙濤針灸治療的現場表演:30分鍾後,趙濤竟然讓癱瘓6年的病人神奇般地站起來了。此事轟動整個新加坡,南亞眾多媒體送給趙濤“中國神醫”的讚譽。新加坡官方邀請他留在新加坡開展心腦血管病康複的研究,並批準他入籍。

按上述文章的說法,在新加坡期間,趙濤用自己的高超醫術90天賺了90萬美元,賺得人生第一桶金,更萌生他想自己創辦企業的想法。他的這個想法得到了父親的大力支持,趙濤從新加坡彙了40萬美元給父親趙步長讓他創辦製藥公司。1993年8月,趙濤回國創業,和父親一起註冊了鹹陽步長製藥有限公司(外資),就是今天的步長集團。為了感激父親從小對自己的鼓勵和支持,公司以父親的名字命名:步長製藥。

按步長製藥官網資料,趙氏家族多名成員參與了步長製藥創業進程。

家族創業

在步長製藥,趙步長被樹立為一個靈魂人物的形象,雖然這家公司的實際控製人是他的長子趙濤。

2018年,步長製藥官網曾經轉載過一篇題為《步長製藥的故事:父子聯手創業打造“世界級藥企”》的文章提及,步長製藥是為數不多父子共同創業成功的典範。

根據這篇文章介紹,1958年,趙濤的父親趙步長高中畢業後被保送至西安醫學院。26年後,即1984年,趙濤也進入這所學校讀書,不過,西安醫學院已經更名為西安醫科大學,如今為西安交通大學醫學院。

“在改革開放初期,我是屬於比較能折騰的那群人。我上大一就開始做生意,18歲賣咖啡,19歲賣明信片,20歲就通過賣遊戲機賺了三年的學費。”趙濤在上述文章中,這麼回憶起30年前的事情。

這篇文章特別提及了趙濤和趙步長的關係。

文章稱,訪談中,趙濤一直將父親趙步長稱為“老爺子”。趙濤說,他有一個原則:凡事以老爺子的意見為準。“但一定要溝通。”趙濤話鋒一轉,如果溝通到最後,老爺子還是不同意做,寧可不做,寧可錯失機遇。

在步長製藥這個家族企業中,主要家族成員幾乎都參與了步長製藥的創立。除了長子趙濤出任公司董事長外,趙步長二兒子趙超擔任步長製藥總裁,趙驊任採購副總裁,趙菁2012年起任公司董事,2017年起任公司副董事長。

同樣是步長製藥官網2018年刊載的一篇文章提到,趙菁1993年辭去公務員工作創立鹹陽步長製藥有限公司。“下海”前,“從小愛折騰”的趙菁已經開始利用業餘時間賣505神功元氣袋了。“也算是初級創業”,趙菁開玩笑似地說,一個月能掙800塊錢,是月工資的近5倍。“其實不為錢,就是為了證明下自己,看看能力到底有多大。”

“在步長製藥你感覺不到家族企業的氛圍。”在《步長製藥的故事:父子聯手創業打造“世界級藥企”》一文中,趙濤的秘書告訴記者,步長製藥的規定是各司其職,不能越位。家族成員如果違反規定,要接受同類行為幾倍的處罰。

1萬美元賄款讓腦心通升格

趙氏家族的製藥生意,是從心腦血管藥物起步做大的。

在步長製藥的宣傳資料中,趙步長提出了兩個醫學理論——“腦心同治”、“供血不足乃萬病之源”。在這種理論支撐下,趙步長又發明了步長製藥的拳頭產品腦心通膠囊,“並帶頭攻關,改進丹紅注射液的生產工藝,使其產業化”。

而為腦心通膠囊通過產品評審立下汗馬功勞的,則是趙菁。

步長製藥官網2018年一篇文章提到,在步長製藥曆史中有著“里程碑”意義的步長腦心通膠囊,前身是自主研發的中風通脈膠囊(腦心通膠囊的原名),為了把它推向市場,必須得取得批準文號,而獲得批文前,則必須通過臨床實驗、藥理學實驗、穩定性實驗、毒性實驗等。是由趙菁與陝西省衛生廳溝通,請到“藥理學專家白元讓教授”做腦心通膠囊的藥理實驗,做臨床實驗等,“為腦心通膠囊順利通過產品評審、取得批文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讓腦心通更上一層樓的,則是早年落馬的原國家藥監局局長鄭筱萸。

2006年,原國家藥監局局長鄭筱萸落馬,牽扯出一系列行賄者。在當時公開的法律文書中提到,2002年6月,被告人鄭筱萸利用擔任國家藥監局局長職務上的便利,為鹹陽步長製藥有限公司申報的“腦心通膠囊”從地方標準升為國家標準提供幫助,並在其辦公室內收受該公司負責人給與的1萬美元,折合人民幣8.277萬元。

前述步長製藥官網文章提及,腦心通“支撐著公司順利度過了初創期”,在其後的發展曆程中,腦心通膠囊成為公司的明星產品,收穫了上百億的銷售額。

2018年度,步長製藥心腦血管產品的營業收入高達110億元,占到公司總營業收入的80%。其中,腦心通膠囊、穩心顆粒、丹紅注射液和穀紅注射液四個知名獨家、專利品種2018年的合計收入達91.43億元。

步長製藥2018年度銷售費用構成。

步長製藥2018年度銷售費用同行比較。

銷售費用占營收58.81%,研發費用占營收3.5%

而步長製藥發展壯大至今,一個重要因素是其龐大的銷售投入。

證券日報早前的一篇報導提及,步長製藥創辦之初,公司的月回款僅有8萬元。1994年時,步長製藥開始著手打局部廣告。當時趙濤親自到哈爾濱坐鎮一個月,花了200萬元的廣告費,之後企業的月回款達到了200萬元。廣告的刺激讓步長製藥的年收入翻倍式增長。1994年,步長製藥的總收入為500萬元,而到了1995年前6個月,公司的銷售額就達到了2000萬元,全年銷售額達到5000萬元。1996年,步長製藥的銷售額就達到了4億元。

這樣的巨額銷售投入,在步長製藥的發展史中延續至今。

年報信息顯示,2018年,步長製藥的銷售費用發生額為80.3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高達58.81%,遠超出同行。

而且,這80億元銷售費用中,市場、學術推廣費及諮詢費占比93.15%,金額高達74.85億元。

步長製藥的年報中沒有披露這些“市場、學術推廣費及諮詢費”的具體流向。

值得一提的是,有公開報導顯示,自2015年起,步長製藥關聯公司捲入了多起行賄案。2016年上杭縣溪口鎮衛生院藥房負責人黃某、上杭縣稔田鎮衛生院院長溫某、上杭縣茶地鄉衛生院院長陳某因收受步長製藥業務員的藥品回扣被判受賄罪。

與巨大銷售投入相對的是,步長製藥2018年年報中披露的研發費用為4.8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僅為3.5%。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