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控人被抓後金誠控股今天再大跌 兩天市值縮水超8成
2019年05月02日16:17

  來源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又有一間由道士控股的公司倒下!

  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區分局週日(28日)通報,根據浙江省證監局移送線索及群眾報案,立案偵查金誠財富集團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資案。依法對金誠集團實際控製人韋傑及相關涉案人員採取刑事強製措施。4月30日,金誠控股在暴跌66%之後停牌。隨後,公司於今早(5月2日)向港交所申請複牌,複牌之後,該股繼續大跌,截至發稿時間該股單日最大跌幅接近50%,兩天最大跌幅超過83%。

  這是繼道教人士隋廣義控股的中國鼎益豐被港交所和香港證監會勒令停牌之後,另一間由道教人士控股的公司倒下。

  據資料顯示,韋傑信仰道教,道號“嗣衡”,這次金誠控股大跌就是因為“嗣衡”及相關管理人員被抓。金誠集團成立十年,此前曾號稱手握5700億元訂單,是港股市場唯一的“特色小鎮概念股”。沒出事之前可以說是一個妥妥的“神話”。

  這些年,因網絡理財平台的快速發展,“速成神話”故事多次上演,前面派生科技的唐軍因團貸網非法吸儲剛剛被抓,而今金誠集團的道士“嗣衡”又因涉嫌非法集資案深陷囹圄。快速致富對所有人來說,都充滿著誘惑力,但也附帶著殺傷力。速成神話往往意味著走捷徑、打擦邊球甚至違法違規,而其實質也就是泡沫。創業其實沒有捷徑,合法、穩健經營才是正道。

  金誠控股實際控製權生變

  金誠控股在停牌一天之後,於今日(5月2日)早盤在港股申請複牌。截至發稿時間,該股單日最大跌幅近50%,成交金額亦顯著放大至4000萬元以上。而此前的4月30日,該股曾因實控人韋傑被抓狂跌66%。

  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區分局4月28日通報,根據浙江省證監局移送線索及群眾報案,立案偵查金誠財富集團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資案。當局依法對金誠集團實際控製人韋傑及相關涉案人員採取刑事強製措施。

  金誠集團成立於2008年,自稱是一家綜合性的現代城市發展集團,截至2018年初,累計管理資產規模超700億元人民幣。集團擁有港股金誠控股(01462)及新三板掛牌公司太悅健康、麗晶光電等5家公眾公司。

  那麼金誠控股這家公司的股價還有沒有還魂的可能性呢?據金誠控股最新公告,該公司控股股東GFHK(由主席韋傑控製)於2016年11月21日簽署一份貸款協定,將公司2.2億股股份抵押,占公司已發行股本的54.5%。目前,公司已經收到來自借款人的通知,GFHK已違約,借款人可行使其基於貸款協定之權利、彌償權、權力或自由裁量收回貸款及累計之利息、執行基於股票抵押所設定之擔保權利之全部或部分,以及委任接管人。也即意味著,韋傑將失去金誠控股的控製權。

  從2018年金誠股份的年報來看,公司的業績乏善可陳,每股盈利僅為4分錢。若報表未出現做假的情況,那麼這個公司還存在一定的價值。而韋傑因抵押緣故,上市公司控製權轉手之後,上市公司可能脫離與金誠集團的關係。這對上市公司目前的情況來說,是最好的結局。

  在A股市場上,同樣有一間類似公司,實控人也被抓了,那就是派生科技,節前最後一個交易日該股還出現了漲停的情況。派生科技實控人唐軍因團貸網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事而被拘,該股連續9個跌停。

  4月27日,派生科技發佈關於股東大會的公告,派生科技已正式任命盧楚隆為董事長,盧楚隆同時還是廣東萬和集團董事長。萬和集團的“盧氏兄弟”在廣東商人群體中是家族創業的典範,也是派生科技的前實控人,此次回歸被坊間解讀為盧氏重掌派生的信號。

  金誠控股曾試圖為韋傑解圍

  去年5月,金誠控股曾發佈公告稱,公司與賣方韋傑訂立不具法律約束力的諒解備忘錄。公司建議購買而韋傑建議出售目標公司的100%股份,而目標公司主要從事財富及資產管理、基金銷售及金融產品銷售,並間接持有浙江金觀誠基金銷售有限公司,金觀誠為中國的理財及資產管理服務供應商,專注於為高資產淨值的人士及企業提供投資及資產配置服務,由韋傑全資擁有。

  若上述收購順利完成,金誠控股將擁有目標公司的100%股份,並將間接擁有中國附屬公司的全部股權,中國附屬公司主要從事提供理財及資產管理服務。該筆收購代價為800萬元,將以發行票據的式結付。票據發行價為本金總額100%,以年利率3%計息,並應每年累計。到期日為自票據發行日期後五年。

  金誠控股當時指出,金觀誠銷售業務結合金誠控股固有投資及資產管理業務,金誠控股戰略轉型為一家全方位財富管理及銷售的大型金融機構;金誠控股收購的專業銷售團隊分銷理財產品價值2017年全年約為144億元人民幣,平均年增長率超過30%。但去年年5月,金誠集團旗下浙江金觀誠被監管採取責令改正並暫停辦理基金銷售相關業務。此事件曾讓金誠控股有過短暫的上漲,但隨後一路下挫。

  隨後,金誠控股還策劃過收購柬埔寨農地以發展生態旅遊小鎮。同時,該公司還與中國冶金旗下中國二冶集團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根據此協議,中國二冶集團擬參與現有及潛在公私合營項目、特色小鎮項目及基建項目。但亦未給金誠控股的股價帶來多少加分,股價反而一路下行。

  道士“韋傑”與股市11位數盈利

  據公開資料顯示,韋傑畢業於浙江大學法律系,但更吸引大眾眼球的還是他的另一個身份道士。

  據說,韋傑信仰道教、道號“嗣衡”,發明太古廣播操,每個季度一次針對員工進行太古考試。同時也出了一本名為《彷彿》的書,號稱是韋傑10年創業總結,分為“精誠所至”,“篤行慎思”,“大道至簡”三個部分。他還喜歡到處演講,2017年全球頂級高校“世界和我”巡迴演講,巡迴學校包括香港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韓國首爾大學、日本東京大學、斯坦福、哈佛、牛津、台灣大學等。

  此刻的韋先生顯得無所不能。

  2018年1月作為總導演,韋傑在水立方執導“一帶一路”為主題的大型演藝“彷彿秀”。成立地球文明會,斥資100億,希望運用全球資源,更好地融合東西方文化、科技、金融等領域,讓人類生活更加美好。他擔任金誠集團2018年年會導演,邀請張國立、包貝爾、李宇春、林誌炫、迪克牛仔、黃貫中、趙英俊、范瑋琪、張宇、吳莫愁等明星參加。

  除上述之外,韋先生還有諸多榮譽,如國際醫療友好大使、第13屆年度先生盛典“年度經濟人物”、2015中國經濟年度人物,先後榮登華爾街日報、福布斯、時尚芭莎、胡潤百富等國內外頂尖媒體。

  而市場上流傳最為廣泛的一個故事則是,有一次證券公司給韋傑打電話,說他的證券賬戶掙了11位數,而“韋大師”淡定地表示,繼續開會。道士“嗣衡”當時就是一個“神話”的代名詞。然而,從曆史規律來看,這種神話要崩塌起來,也是相當迅速、泥沙俱下的。既然能掙那麼多錢,為何公司又會出現那麼多無法兌付的情況呢?是做秀還是作死?韋先生的當時的想法,真是很難讓人琢磨。

  金城集團與闞治東亦有關聯?

  據知名大V曹三石在推特上報料,知名市場人士闞治東可能與金城集團存在一些關聯。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5月24日,有媒體報導稱:在西湖東北隅的浙江省人民大會堂,三十餘家媒體、兩千餘位投資者在這裏見證了一場強強聯合“新姻緣”,金誠集團與東方彙富深度戰略合作儀式在2015西湖論金現場正式啟動。金誠集團董事局主席、行政執行總裁韋傑與東方彙富董事長闞治東親自出席現場,金誠集團聯手證券教父闞治東打造新三板金融版圖令人期待。

  而據全國執行信息平台收錄的東方彙富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失信信息,執行法院是寧波市北侖區人民法院,執行依據文號為(2017)浙0206民初6743號,立案時間是2018年9月17日,案號(2018)浙0206執3087號,做出執行依據單位是寧波北侖法院。

  東方彙富則公告稱,稱公司在為其他企業提供擔保過程中,被牽連進該企業執行案件中,導致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此種情況是企業間正常往來引發的糾紛,每家企業都可能遇到。

  闞治東原是申銀萬國的總裁,2002年6月,闞治東臨危受命,應深圳市政府邀請出任瀕臨破產的南方證券的總裁。終因窟窿巨大、支持有限、內部關係錯綜複雜等原因而無力回天,並於2003年12月初辭職。 後因涉嫌操控“雙哈”股票,被捕21日後釋放。2005年,創立深圳市東方現代產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並擔任總裁。闞治東先生與尉文淵先生(上海證券交易所第一任總經理)共同領導團隊利用自有資本投資了包括華銳風電、上海新生源等多個優質項目,收益頗大。

  危機已於去年顯性化

  其實,2018年下半年,金誠集團旗下私募基金產品已被曝出兌付危機。據資料顯示,2018年11月1日,就有投資者購買的金誠財富發行或管理的私募產品出現無法贖回的情況。

  而早在去年上半年,金誠集團就出現了不配合監管調查的情況。2018年4月,浙江證監局針對金誠集團旗下金觀誠財富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轉源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浙江金誠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仲興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杭州觀複投資管理合夥企業這5傢俬募連發五條對公司法人採取監管談話措施公告,主要原因是在對公司檢查過程中,發現公司存在不配合開展現場檢查工作的情形。

  同年5月,金誠集團旗下浙江金觀誠被監管採取責令改正並暫停辦理基金銷售相關業務。

  2018年9月29日,金誠集團公眾號發佈消息稱,受宏觀調控帶來的行業性系統風險波及,集團旗下部分私募基金產品出現暫停開放、延期兌付等情況。而在此之前,網上還曾流傳出有關金誠集團旗下基金管理人發行的金誠穩贏x號-併購投資私募基金的舉報信。

  2019年1月,浙江證監局再次對浙江金觀誠發佈公告稱,公司內部控製仍然存在重大問題、經營管理仍然存在較大風險。公司已違反了《證券投資基金銷售管理辦法》第九條、第十五條、第二十二條的規定。依據《證券投資基金銷售管理辦法》第八十七條的規定,採取責令改正並暫停辦理基金銷售相關業務12個月的行政監管措施。

  2019年1月31日,金誠集團召開了投資人代表溝通會,公司創始人、董事長韋傑在會上表示,金誠集團的總負債是103億元,存續的基金規模是157億元,他承諾“都會負責到底”。但相關投資者表示,並不認可韋傑所說的這段數據。事實上,這也成為金誠集團未能翻身並逐漸走向深淵的重大轉折點之一。

  上述事件,亦跟金誠控股的下跌走勢相向而行。

  據金城投資最新數據,經審計後金誠集團總資產規模202.76億元,負債103.08億元,淨資產總額98.99億元,資產負債率50.84%。與之相關的現有所有存續基金總份額為157億元,包括所有代銷、管理的債權、股權和其他類型基金份額。

  這些年發生的故事其實已經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超出常規速度發展起來的神話,最後基本上都會破滅;許你超常收益率的理財產品,最後基本上會讓你血本無歸。每個神話背後,都是一個巨大的泡沫。若想不被泡沫吞噬,也只有管住自己的慾望,穩健投資一條路可以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