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年代的“謝罪文化” 台媒盤點日本匪夷所思的“謝罪記者會”
2019年05月01日06:54

原標題:平成年代的“謝罪文化” 台媒盤點日本匪夷所思的“謝罪記者會”

參考消息網5月1日報導 台媒稱,縱觀日本平成時代的三十年,謝罪記者會相當多,幾乎成了平成的代名詞,而且謝罪的主角包括政治人物、藝人以及企業家,謝罪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

據台灣聯合新聞網4月19日報導,4月5日,日本的國土交通省副大臣塚田一郎,因不當發言而召開記者會向外界謝罪,並且辭去職位。不過對日本民眾而言,這隻不過是眾多謝罪記者會的其中一件,他們早已習慣。

事實上,謝罪記者會在昭和時代(1926-1989年)幾乎少之又少,然而進入平成時代之後,三天兩頭就有謝罪新聞,可以說平成時代就是“謝罪時代”。會有這樣的現象,主要是因為在進入平成時代後,日本因泡沫經濟崩潰從戰後的經濟巔峰進入了蕭條的年代。

在這樣的時代,日本各個產業陷入泥淖,許多公司的經營者為了讓公司的帳面好看,隱瞞了經營不善的現實,而在不斷地虧損讓公司無以為繼時,只得宣佈破產。這樣的狀況下,公司不得不召開記者會,對外公開謝罪,這就成了企業界“謝罪記者會”的濫觴。

報導稱,除了泡沫經濟崩潰之外,平成時代也是網絡時代。網絡的發達讓訊息流通日益快速,許多事件在第一時間就傳遍日本全國,可謂是壞事傳千里。一旦成為事件主角,如果在第一時間沒有道歉,只會持續延燒,這也助長了謝罪記者會的普及。

當然謝罪記者會召開之後的結局,可以說有好有壞,得看當事者的態度以及記者會的過程。一場好的謝罪記者會,不但得以“止血”,有時還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至於不良的記者會,無法“止血”就算了,可能還會成為民眾取笑的對象。可見謝罪記者會的好與壞,對當事人來說有多重要。

在平成時代多如牛毛的謝罪記者會當中,第一個召開謝罪記者會的是已故男星丹波哲郎在1989年(平成元年)召開的“不貞記者會”。當時66歲的丹波哲郎,被曝出與51歲的女星發生婚外情,還有個14歲的私生子。

在記者會中,丹波哲郎大方承認,直說“真的、真的,都是真的,不知道的只有你們(指記者)而已”。他還表示,小孩跟著媽媽住,附近的鄰居都知道,並沒有刻意隱藏小孩。在這場記者會當中,丹波哲郎的應對後來成了演藝界謝罪記者會的“最佳典範”。

而1997年(平成9年)11月24日山一證券社長召開的謝罪記者會不但起到了“止血”效果,還出現意想不到的結局,因此被稱為“神會見”。

山一證券成立於1897年,是日本老字號的證券公司,與野村證券、大和證券、日興證券並稱“戰後四大證券”。然而由於投資失利,加上泡沫經濟崩潰,導致公司巨額虧損,無奈宣佈破產。當時的社長野澤正平出面召開了謝罪記者會。

在這場記者會中,野澤社長聲淚俱下,態度誠懇地說出了一段名言:“公司虧損全都是我不好,絕非社員的過錯,所以懇請支持山一證券的社員們,拜託了!”

報導稱,這一段話讓社會大眾同情起山一證券的社員們,一時之間居然有超過4200家公司向已經破產倒閉的山一證券求才,讓原本面臨失業的山一社員們重新獲得工作。由此證明,一場好的謝罪記者會不但可以扭轉大眾的惡劣印象,還能拯救公司的員工。

報導稱,不過,“神會見”不是天天都有,絕大部分的謝罪記者會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例如2007年(平成19年)發生在北海道食品公司Meat Hope的牛肉偽裝事件。Meat Hope公司專門生產牛肉相關加工品,該公司鼎盛時期曾是北海道營業額最高的食品加工業商。然而,該公司被曝出為了降低成本用豬絞肉偽裝成牛絞肉,還將巴西進口的雞肉偽裝成是日本國產雞肉。

經過農林水產省的調查,該公司流出的偽裝肉類高達近一萬噸,此舉引發社會強烈抨擊。當時的社長田中稔率領公司高層及其長子召開謝罪記者會。在記者會上面對記者的追問時,社長與高層領導當場相互推托、否認醜聞事件是他們指使的。結果,一旁社長的長子田中等說:“請你們說實話吧,真的有做就承認”。社長只得當場承認是他本人指使的,當然他也因此被警方逮捕,最後被判刑四年。

關於食品生產商的經典謝罪記者會還有發生在2000年(平成12年)的“雪印乳業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當時由於該公司的牛乳在殺菌包裝時沒有做好衛生管理,牛乳滋生病菌導致消費者食物中毒。當時社長石川哲郎在工廠當著記者的面將所有的牛乳製品倒掉,並且召開謝罪記者會,以表示悔改。

沒想到在記者會後,石川哲郎被記者包圍時不耐煩地回應:“我到現在都沒有睡覺!”,記者直接回嗆“(為了你的新聞)我們也都沒有睡啊!”結果,雪印乳業的謝罪記者會功虧一簣,社長也因此下台。

而令人傻眼的謝罪記者會,最經典的應該就是發生在2007年的高級餐廳“大阪船場吉兆食品偽裝事件”。

高級餐廳船場吉兆所採用的牛肉等高級食材、產地與消費期限被發現是偽造的,最後逼得老闆娘與兒子出面謝罪。老闆娘誠懇地在記者面前道歉,說“都是她的錯”。然而,當記者詢問老闆娘兒子“你那個時候是否已經知道食材偽造的問題了?”時,老闆娘似乎忘記了她面前的麥克風還在收音,居然直接對兒子下指示,要兒子說“你什麼都不知道”、“我腦中一片空白”、“多講一些不關你的事”等話,然後她兒子當場照本宣科。結果,公司因此倒閉。這場記者會被記者戲稱為“咬耳朵記者會”,也成了謝罪記者會的經典之一。

另一個經典謝罪記者會還牽扯出一樁荒唐的殺人案——1995至1999年之間的“埼玉縣本莊市保險金殺人事件”。嫌犯八木茂經營酒店的同時,通過殺死被害人來領取高額保險金。在他被告發前,已有兩人遇害身亡。在第三名躲過謀殺的被害人向媒體告發了八木茂的謀殺企圖後,嫌犯成為當時媒體追逐的焦點。結果八木茂不但沒有逃亡,居然還召開記者會,甚至還向要採訪的記者收取“採訪費”。更荒唐的是,有的記者還因詢問過於尖銳的問題而遭到嫌犯毆打。最後嫌犯在2000年被警方逮捕。從被告發到被逮捕的8個月時間內,八木茂總共召開了203次記者會,且始終主張自己無辜。而這期間他所收到的採訪費卻高達1000萬日元(約合60萬人民幣),堪稱是平成史上最荒唐的記者會了。

報導稱,昭和時代幾乎從未聽過的謝罪記者會,進入平成時代後卻成了家常便飯。平成時代結束,令和時代近在眼前。在號稱“謝罪時代”的平成年代,雖然人們學到了不少教訓,但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仍不斷髮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