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禾集團高層再動盪:薪酬96萬、最重要的副總裁跑了
2019年04月27日21:14

  來源:深藍財經

  泰禾集團(000732)的高管又離職了!

  據界面新聞報導,泰禾集團執行副總裁兼北京區域公司總裁張晉元已正式提交了離職申請,將於4月30日離職。從泰禾離職後,張晉元將以創業身份加盟天潤置地,任總裁一職。

  留不住高管的泰禾集團

  就在十多天前,泰禾集團的另一位高管,主要負責廣深區域地產業務的副總裁餘智晟被曝失聯,4月16日,澎湃新聞獲悉,餘智晟已被深圳市紀委監察部門帶走協助調查。

  不止餘智晟,近年來泰禾的高管變動一直十分頻繁。

  2018年7月,曾在寺庫擔任CEO的陳健豪入職泰禾集團,任副總裁,負責商業運營板塊。僅4個月後,陳健豪離職。

  2018年3月,曾任南方週末報社常務副總編、萬達集團企業文化中心副總,宏立城集團副總裁的伍小峰,加入泰禾集團,擔任總裁助理兼品牌總經理。僅8個月後,伍小峰離職。

  與這些短暫加盟泰禾集團就離開的高管不同,張晉元是一位明星經理人,他在泰禾集團的職位雖是執行副總裁,但泰禾集團沒有執行總裁,可見其重要。

  張晉元畢業於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此後在斯坦福大學攻讀商學位,擁有IBM、麥肯錫等職業履曆。

  公開數據顯示,2011年1月至2014年1月,任萬科集團戰略投資營銷運營管理部總經理。這個部門曾是萬科董事長鬱亮最為倚重的核心團隊,江湖人稱“戰投幫”。

  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任萬科集團成都分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2015年7月至2016年5月,任華夏幸福基業有限公司副總裁。

  2016年5月,張晉元加盟泰禾任副總裁,及泰禾北京公司總經理;2018年升任泰禾集團執行副總裁。天眼查數據顯示,張晉元的薪酬為96萬。

  張晉元加入泰禾集團之後的這幾年,正是泰禾集團高速增長的幾年。

  從2016年到2019年,泰禾集團發展速度堪稱迅猛,在2018年,銷售額過千億。年報數據則顯示,2018年,泰禾營業收入達309.8億元,同比增加27.3%;利潤總額達50.8億元,同比上漲69.6%;淨資產收益率為14.78%,而滬深A股上市的房產公司平均值為11.6%。

  2017年,在張晉元的帶領下,泰禾集團以北京地區173.2億元的權益銷售額,超越“地主”首開集團以及“強敵”萬科集團,摘得北京房企銷售額排行榜冠軍。即便在調控持續深入的2018年,泰禾北京區域公司的業績也達到了300億元。

  就在張晉元離職的消息傳出前不久,泰禾集團還交出了數據頗為亮眼的2019年一季度季報,營業收入74.54億元,同比增長24.47%,實現淨利潤9.97億元,同比大幅增長219.55%,實現歸母淨利潤9.72億元,同比大幅增長308.95%。

  除了業績,張晉元入職泰禾後,華夏幸福先後有多人加入泰禾集團,泰禾集團副總經理陳波、前財務總監李斌均來自華夏幸福。2019年1月,泰禾集團有三位高管同時離職,其中就包括李斌。

  界面新聞報導,多位與張晉元共事過的人士介紹,張業務能力強,“精英範兒”很足,在泰禾期間深得董事長黃其森信任。

  張晉元此後要加入的天潤置地,是北京一家本土房企,規模並不大。據天潤置地官網介紹,未來幾年,這家公司已有計劃做大做強,目標是2020年進入地產行業百強,房地產開發麵積達到120萬平方米以上。這一宣言不禁讓人聯想到黃其森曾在接受採訪時稱:“2018年,泰禾集團銷售額的目標是再翻一番至2000億元。”

  如今,這位泰禾集團的“重臣”也離開了泰禾,或將對泰禾集團的人事結構、戰略佈局帶來深遠影響。2018年沒能完成的2000億目標,不知2019年能否完成。

  走了高管,賣了股權 泰禾集團負債問題難解

  張晉元離職消息傳出前一晚,4月26日,泰禾集團公告稱,全資子公司杭州泰禾錦鴻置業,將其持有的杭州臨安同人49%股權轉讓予杭州傲潤,股權對價為7.84億元,同時杭州傲潤以1.44億元承接泰禾錦鴻對臨安同人的股東借款,交易總對價為9.28億元。

  公告稱,本次交易對公司財務狀況和經營成果無重大影響,預計增加歸屬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240.37萬元。

  今年三月開始,泰禾集團開啟了“甩賣”模式。

3月23日,泰禾集團將全資子公司持有的杭州藝輝商務51%股權出售給世茂股份旗下公司,交易對價為3.79億元;

3月25日,泰禾集團又宣佈轉讓南昌茵夢湖項目4家標的公司各51%股權及相應債務給世茂股份,交易對價為18.06億元;

3月27日,泰禾集團全資子公司再次轉讓其持有的漳州泰禾房地產40%股權給世茂房地產持股公司,交易對價為6.34億元。

  一個月的時間,泰禾集團回血超36億元,並甩掉了超10億元的負債。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分析,此類股權拋售有助於緩解資金壓力,本身也降低了項目去庫存的壓力。

  這一決策似乎也起到了效果,2019年一季報顯示,泰禾集團淨負債率同比下降105.69個百分點,一季度環比減少100億有息負債。

  可這對於泰禾集團的負債總額來說,卻是九牛一毛,截至2018年底,泰禾集團貨幣資金148.95億元,但負債總額達到2112.47億元,相比2017年末的1813.02億增加了近300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86.88%。其中在一年內到期的負債有413.9億元,主要為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348.9億元。

  高負債的壓力讓泰禾迫切希望融到資金補血公司流動性能。2018年,泰禾的融資渠道頗多,包括銀行借款、信託基金、私募債、中期票據、境外債、資產證券化等。

  2018年10月31日的泰禾投資者關係活動上,其公佈的公司主要負債內容和比例顯示,截至2018年半年度:

公司銀行貸款約309億元,占比約21%;

公司債(3-5年)306億元,占比約21%;

信託借款約613億,占比約42%;

資產管理約192億,占比約13%;

其他產品約51億,占比約3%。

  信託借款占比最高。

  成也信託,失也信託。泰禾高比例的信託借款,在監管層打壓收緊房企信託融資的背景下變得更難了。

  根據年報數據披露,2017年泰禾的融資成本高達8.1%,已經是千億企業中非常高的了,2018年又增長到了8.52%。

  高負債壓力不減,2018年,標普、惠譽、穆迪先後將泰禾集團的主體信用評級下調。2019年1月,聯合信用評級將泰禾集團列入信用等級觀察名單。

  張晉元離開後,接任者能否解決泰禾的高負債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