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八年打贏誹謗官司:時間送給我“不好惹的臉”
2019年04月26日09:03

  原標題:浙江女孩受霸淩八年打贏誹謗官司:時間送給我“不好惹的臉”

如今的王晶晶。 本人供圖
如今的王晶晶。 本人供圖

  一年了,王晶晶很少懷念以前。很多人說她年輕時面相溫柔。“你弱,身邊壞人就多。”

  她喜歡如今的自己,“有一張不好惹的臉,這是時間送我的。”

  2018年4月,王晶晶打贏了一場官司,之前,她以誹謗罪將一位中學校友起訴到法院。當時媒體報導她:被校園霸淩八年,她將施暴者送上法庭。

  勝訴這一年,王晶晶依然在網絡上遭遇到謾罵、攻擊、質疑。面對這些,她會感到憤怒,但不再試著解釋。“我放過了自己。”

  只是那八年的經曆,怎樣也磨滅不掉。

  三百萬杯子的玩笑

  王晶晶是溫嶺人,26歲的她皮膚白皙,一頭幹練的短髮,削瘦,對陌生人有強烈的戒備。見面前,她要求我把記者證照片發給她。見面時又有些不好意思,“怕你是那些憎恨我的校友找來綁架我的。我以前不會這樣。”

  2017年,王晶晶以誹謗罪向溫嶺市法院起訴中學校友蔣某,2018年4月,她拿到了勝訴的判決書。

  根據判決書中的內容可知:蔣某在知乎上發佈《818洪妍希baby這個人》(“妍希baby”為王晶晶曾有網絡ID)一文,內有“500包夜不用套”“為什麼叫她晶晶?因為她五行缺日!”等誹謗的語言,引起大量網民圍觀……該帖實際瀏覽量為6728次,鏈接的點擊量為113222次……評論數為518次。

  蔣某最終被判拘役三個月。

  在王晶晶看來,蔣某隻是眾多欺淩者中的一人。

  2009年,16歲的王晶晶在溫嶺當地頗有名氣的一所中學讀高一。那一年,發生在課間的一件事成為她八年噩夢的開端:“我們班兩個同學玩鬧時打碎了我的水杯,我同桌當時開玩笑說,這個杯子要三百萬,你們居然打碎了。”

  王晶晶覺得這是同學之間不值一提的一個玩笑,但它卻在學校的百度貼吧里,被迅速引燃。

  “一個叫王晶晶的女生,自稱花了三百萬買了個喝水的杯子。”

  “既然這麼有錢,還穿得這麼土?長得像鳳姐一樣”

  “超級裝,用一兩百塊的老年機還說買了300萬的杯子”

  最初的調侃,漸漸演變成群嘲:“小學就整容”,“男朋友成群”……王晶晶被稱為“神女”,意為一個神奇的女子。這個帶有惡意的稱呼在日後8年的歲月裡,如影隨形,甚至從校園直到她結婚。

  幾十個耳光

  隨之而來的是汙名化的言論和蕩婦羞辱。說她賣淫,說她被強姦。在當地的網絡世界里,王晶晶成了一個“名人”。議論的不僅是本校的同學,還有周邊學校的學生。

  一個上午的課間,一眾學生擁到她所在的班級,圍觀他們口中的神女。“教室門口、窗口都是人。我就趴在桌子上,把頭埋起來,不想讓人看到我的臉。”事隔多年,王晶晶依然記得當時的內心,“極度害怕,整個人是木的,假裝聽不到那些吵鬧的聲音。”

  網絡上的霸淩蔓延到生活中。“一個學姐在放學路上攔住我,問我是不是王晶晶?然後打了我二十多個耳光。”在王晶晶的錯愕中,打人者揚長而去。她感覺自己身處孤島。“在學校,吃飯、從宿舍到教室上下課都是我一人。”曾經和她走得近的同學一個個開始疏遠她,“她們說我太出名了。”

  被偷拍和背叛

  王晶晶得了抑鬱症;她吞服幾十片藥丸試圖自殺,未遂。高二那年,她選擇休學。“我坐在教室里,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集中精力,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王晶晶成績不錯,考入這所高中後,她的目標是參加高考,考取一所中意的大學。但這一切被迫中止了。

  休學半年後的王晶晶,重返高複班,於2012年考上一所大專,讀了一個不喜歡的專業,她也別無選擇。

  之後的幾年,王晶晶遭遇了被臥底、被偷拍、背叛。

  一個女孩說願意和她交朋友,她把對方當成知己,後來發現,所謂的朋友在和她外出時,偷偷拍照,發到貼吧,供人評頭論足,還嘲笑她“傻”;

  有男孩假裝接近她,要了她的私密照片後,轉頭就發論壇,稱自己:臥底這麼久,終於不用裝了。

  “不要說發張照片,就是赴湯蹈火我都願意。”她說自己也知道這樣交朋友不妥,但那時她沒有朋友,有人示好,她就覺得是莫大的恩賜,“我覺得敢接近我的人,都要巨大的勇氣。”

  生活中,那些同情她、替他辯解的同學和校友,在網絡上被攻擊者們稱為神族。

  讀大專期間,王晶晶看到有人在高中貼吧里發她在學校里的圖片。“應該是和我在同一所學校里讀書的校友。”王晶晶不知道是誰在偷拍,“感覺有人盯著你,卻不知道是誰,那種感覺很恐怖。”之後,王晶晶開始經營淘寶店、結婚、生子。她逛女性論壇、看母嬰論壇,但無論在哪裡,都會遇到有人對她扒皮,拿出“神女”說事,稱這是她的黑曆史。“2015年左右,我關掉了淘寶店。因為被攻擊,影響到生意。”王晶晶說,那是她人生的第二次低穀,“一年多的時間,我就每天躺在床上,不想動,什麼也不做,心裡想,我就這樣好了,這樣躲起來就不會被人說了。”王晶晶形容那八年的感覺:被所有人討厭。

  我不是完美的受害者

  如今,王晶晶的書架上擺放著很多和心理、人性相關的書:《烏合之眾》《惡意》。“我特別想知道,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大部分都是陌生人,也不認識我。”

  王晶晶反思過自己。她並不是一位“完美受害者”,她個性張揚,在網絡上的發言直接犀利。三百萬杯子在貼吧上引起風波時,王晶晶瘋狂地回帖解釋。用她的話說,高中之前的學習生涯里,她從未被人這麼嫌棄過,是“成績好、討人喜歡”的好學生。

  “雖然我家庭條件不好,但被人說窮,我也接受不了。”青春期的少女,自尊心敏感又強烈,她編織謊言來證明自己並不窮,被揭露後引來新一波的嘲諷。

  被攻擊“齙牙、像鳳姐”,她回擊說,“我小學就整過牙齒了”,譏諷就變成“小學就整過容。”

  進入社會後,玩微博、逛論壇時,有人會私信她幫忙轉發一些因病籌款的鏈接。“我覺得那個平台不靠譜,直接拒絕。被質問沒有同情心。”諸如此類。“可是,根本就沒有完美的受害者。”王晶晶也想過,如果自己不是張揚的性格,如果自己當初沒有現在看來有些莫名的自尊心……

  但是,這些似乎也並不是錯。

  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王晶晶蒐集了一些霸淩者的言論,分析他們的心理,“有些是站朋友,有些是跟風,還有些是因為閑得沒事幹。因為我是那個被選中的人,活該受罪。”

  東野圭吾的《惡意》中有這麼一句:我就是看他不爽。

  王晶晶對此印象深刻,她覺得這也許就是為什麼自己被揪住不放,“有時候,的確也說不上來什麼原因。”

  她用自己的行為來解釋,“以前,看到過一位明星離婚,我也和其他人一樣,說過不好聽的。其實我也不認識他,對不對?”

  在一波一波被圍攻中,王晶晶開始否定自己、討好別人。同意男同學發私密照片的要求,就是她討好型人格的驅使。

  她曾經在自己的公號上、微博上多次寫過這段經曆,包括剖析自己的成長經曆,有隱私有不堪。對她來說,這是給內心的鬱結找一個出口。

  當時更讓她無助的還有來自家人、老師的態度。

  在被學姐掌摑後,她把事情告訴了爸爸。

  “我爸帶我到學校一位副校長那裡反映,打人的人不承認,副校長就沒處理。我爸回去後對我說:人家家裡有權勢,我就是一個農民,沒辦法。”她記得打人的學姐事後發帖說:她爸來了也沒用。那之後,王晶晶再也沒有求助過父母。

  在教室里被圍觀後,老師和學校領導曾經找王晶晶談過話,也讓學校的心理學老師給她做過輔導,學校還讓當時的貼吧吧主刪帖。“那個時候,我看到老師這樣,是非常感激的,覺得學校已經做得很好了。”王晶晶多年後卻覺得這其實不夠,“為什麼當時沒有處理霸淩者?”

  同學、校方、家長,王晶晶自己也分不清誰在欺淩事件中的責任更大,她只是偶爾會想起網友在她微博下的評論: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來源:錢江晚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