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彈“功勳工人”吃不起抗癌藥迎轉機,政府部門已介入
2019年04月25日20:32

原標題:原子彈“功勳工人”吃不起抗癌藥迎轉機,政府部門已介入

原公浦在家裡,桌上有他吃的抗癌藥和常讀的書。澎湃新聞記者 陳斯斯 攝

原子彈“功勳工人”吃不起抗癌藥的消息牽動許多人的心,目前政府部門和社會公益組織已介入援助。據媒體報導,曾參與中國十次原子彈試驗的工人原公浦,七年前查出罹患前列腺癌晚期,加上眼疾和其他慢性病史,多年來昂貴的醫藥費使他生活陷入困境。

4月24日下午,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在原公浦家中瞭解到,上海閔行區梅隴鎮政府正在研究解決85歲“功勳工人”的用藥困難。

梅隴鎮社發辦主任馬飛說,他們已開始梳理民政、社區、黨建、慈善等多個條線的政策,將通過綜合施策幫助原公浦。

“我們願意負責他每個月的抗癌藥費用。”24日晚上,上海市百將公益基金會會長潘振秋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稱,該基金會瞭解原公浦的情況後,願意承擔原公浦使用進口抗癌藥的6000多元自費部分,將會與原公浦見面商談。

4月25日中午,原公浦二女兒向記者證實,上述公益基金負責人在25日上午前來拜訪,原公浦向對方表達了謝意,不過,他暫時還沒有決定是否接受這份援助,具體方案還在商談。

目前,原公浦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都不錯,但他受困於抗癌藥的境況還是令許多人擔心。

“我現在就是靠吃藥,不吃藥就不行了。”原公浦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說,患癌後,平時他只要按時吃藥,身體狀況挺好的,“出去作報告站2小時都沒問題。”

原公浦和妻子。澎湃新聞記者 李佳蔚 攝

除了癌症,他的眼睛患有黃斑病變,還有長年的高血壓和腎炎病史。由於收入有限,現在醫藥費用成了這個家庭不輕的負擔。原公浦說,1994年他從甘肅退休回上海後,工作關係依然掛靠在甘肅,如今和妻子每月的退休金一共大約7000元。

現在他吃的這款抗癌藥(醋酸阿比特龍片),2017年已納入了醫保藥品行列,降價到1.5萬元一瓶。每月用量一瓶藥,醫保之外個人需要承擔約6000多元。

斷藥時,他有時會託人購買仿製藥。常吃的有兩款,一款每月一瓶需要3200元左右,另一款大約4000元。但仿製藥買起來手續很麻煩,而且每次有購買數量限製,並不能完全保證用藥需求。

針對自己吃藥難的境況,他提到,一直以來閔行區民政部門對自己很關心,每年春節和建軍節會來家裡探望,介紹企業界愛心人士,為他提供一部分慰問金。

同時,兒女們也一直在為父親治病吃藥想辦法。原公浦大女兒告訴記者,他們姐弟三人都是普通工薪階層,經常來看望和照顧父母,也送些錢。只不過抗癌看病是長期的事,這讓父親感到壓力大。

澎湃新聞記者在原公浦家裡注意到,他與妻子居住的這座房子比較簡陋,但他還是騰出地方,珍藏著自己與我國原子彈研製相關的各種獎章、照片以及其他資料,向前來拜訪他的人熱情地展示。

年輕時的原公浦和妻子。澎湃新聞記者 李佳蔚 攝

原公浦有一個雅號“原三刀”。

他回憶,1959年他與妻子新婚剛兩個月時,被選入大西北的保密工程,隻身前往位於甘肅的中國核工業總公司404核基地。在那裡,原公浦被確定為車削第一顆原子彈鈾球的操刀人,這也開啟了他數十年的支邊事業。“看不見的刀山火海,”原公浦稱,這份工作對技術的要求可謂極致,也有不小的風險,甚至對每次車削的鈾屑都有嚴格控製,容不得一點閃失。最終,他為我國首顆原子彈加工出了“完全合格”的鈾球。

在原公浦眼裡,能為國家建設作出貢獻,是自己一輩子的驕傲。

原公浦用紅筆在書籍中標記與自己工作有關的記載。澎湃新聞記者 陳斯斯 攝(點擊可放大圖片)

“保爾·柯察金的故事你們還讀嗎?”他說,這是他那一代人最喜愛的故事,還有方誌敏所著的《可愛的中國》,“現在已經沒多少人知道了,當時我們看了都掉眼淚。”目前,來自各方的幫助讓原公浦吃不上抗癌藥的境況正在迎來轉機,澎湃新聞將持續關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