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瓊:致富豪中國公開賽 原來你還在這裏
2019年04月24日10:58

富豪中國公開賽將迎來25週年慶
富豪中國公開賽將迎來25週年慶

  北京春天的風,有時候會大到讓你懷疑人生。第一次到富豪的賽場就是一個這樣的春天,2006年,它在北京CBD球場辦資格賽。我朋友、時任《高爾夫大師》主筆的艾柯在現場,我在雅虎體育綜合頻道的做編輯,也到了現場。我記得那場賽事很冷,風特別大,當時的北京還沒有霧霾,春天的風是帶著一點兒黃黑的沙土,很冷,塵土滿面。

王純
王純

  那場比賽很經典,北京女生王純參加了資格賽,這放在現在看來都是一個很大膽的舉動。女子選手從身高、力量方面與男子有著先天的差距,開球距離不占優勢,而高爾夫里男女差異很大,一向傳統的富豪能夠在資格賽里有這樣的舉動,也非常難得。

李曉明
李曉明

  那場資格賽很經典,一位業餘高手打進了資格賽。我記得賽後,艾柯要找他採訪,他已經離開了現場,後來通過電話聯繫到了他。他的名字叫李曉明,在新浪高爾夫論壇、博客上常以“高球票友”的名字出現,寓意是自己的業餘身份,在高爾夫上只是玩票。後來,我們都叫他“票友大哥”,也一起吃過很多次飯;再後來,票友大哥寫過一本《果嶺上的雲》愛情小說,那也是第一本高爾夫主題的小說。

  那年的富豪中國公開賽也在北京,CBD球會的姊妹球場北京鴻華高爾夫球會,我也來到現場,記得一位印度名將贏了冠軍。在去會所的路上,我和朋友搭了一段他的電瓶車。他謙遜、毫無架子。還記得這場比賽媒體中心裡無限量提供哈根達斯,所以再冷,大家也要吃。而當時負責媒體的王梅正在孕中,頂著大肚子工作,射手座的吳嶸老師梳著齊耳的短髮,非常幹練。

  再之後的幾年,我到了《高爾夫週刊》工作,因為大家的條線分得很細,我的賽道是業餘賽事與女子賽,對於富豪這樣的男子職業歐巡大賽,反倒沒有機會再去過現場。再後來我到體育畫報工作,雖然到過賽場,也做過稿件,但也沒有再像高爾夫行業記者一樣花一週的時間從頭到尾地跟比賽、做報導,這是我對富豪的一個遺憾吧。那些從賽事開始之前就泡在賽場,一洞一洞、一輪一輪的關注著賽事進展,看著選手的表現,與同行朋友一起走在陽光下的球道里,才與賽事有種真正的融入感。

  回首往事,在本世紀第一個十年,中國高爾夫經曆過高潮發展期,每一年都有大賽舉辦,它們獎金高、大牌多,風頭一時超過了富豪中國公開賽。但是,私以為,富豪中國公開賽有著非常特殊的歷史地位,不僅僅是因為它是中國第一個大賽,還因為它的“公開”,它的資格賽制度讓高爾夫不再是職業專屬,業餘、青少年以及女子都有機會參與其中,讓具備一定水平的選手都有機會體會到歐巡大賽。

  當年的票友大哥說過,他到了富豪賽事上,驚訝練習場用的是Titleist392 ,更衣室還有人問你的號碼,送ECCO鞋。他感受到了一個職業選手所受到的禮遇,當然也有職業賽場的殘酷。

陳沛成
陳沛成

  2018年,15歲的陳沛成也通過資格賽進入了富豪中國公開賽,這個在景山學校讀書的孩子計劃著去美國讀大學、打校隊,而成為職業選手,參加美巡賽、歐巡賽這樣的巡迴賽是日後的目標。在青少年時代,有大賽曆練的經曆,對他也是難得的成長。

  在人生這條路上,我們會遇到很多事、很多人,也總會有一些人、一些記憶會慢慢走散。對我來說,回頭去看,最高興的是富豪中國公開賽,它一直都在。有一些記憶,因為它,會永存。

  (作者:南瓊,懶熊體育記者,曾任《高爾夫週刊》編輯、《體育畫報》高爾夫專項記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