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攻堅灑熱血 海河兒女映崑崙——追記因公犧牲的天津市援疆幹部席世明
2019年04月23日19:32

原標題:脫貧攻堅灑熱血 海河兒女映崑崙——追記因公犧牲的天津市援疆幹部席世明

  新華社烏魯木齊4月23日電 脫貧攻堅灑熱血 海河兒女映崑崙——追記因公犧牲的天津市援疆幹部席世明

  新華社記者關俏俏、付光宇

  入疆581天,走過百餘個村莊,奔波在扶貧一線,體重銳減16斤……心繫群眾、扶危幫困的天津援疆幹部席世明,在多日連續加班後突發出血性腦卒中,經搶救無效,於2019年1月14日病逝,年僅43歲。

  席世明在南疆深度貧困的於田縣工作期間攻堅克難發展產業、心繫群眾結親幫扶的事蹟,在當地幹部群眾中引起強烈反響。

  “奶奶在家等你,讓你和我們一起回家過年”

  新年後的一個週末,席世明如同往日一樣忙碌:陪同企業考察,去農產品裝車現場檢查,趕回公寓完成工作報表……一直到晚上10點,援疆醫生蘆玉香突然收到他的求助信息。

  蘆玉香回憶說,去醫院的路上,席世明還叮囑:“咱下週末去看‘小石榴’吧,倆月沒見怪想的。”

  “小石榴”是個不滿兩歲的維吾爾族小女生。2017年4月,孕婦馬依木尼汗嚴重貧血卻無錢醫治,得知消息的席世明在援疆工作組內發起捐助,連夜籌集治療費用,幫她渡過難關,並在孩子出生後給她取名“小石榴”,寓意民族團結如石榴籽一般。

  席世明昏迷期間,馬依木尼汗在病房外失聲痛哭,不少維吾爾族老鄉、當地幹部趕來探望。

  席世明的妻子馬豔玲沒想到,第一次到新疆探親竟是因為丈夫病危。“這兩年他不在家我們也習慣了,我們覺得他還在新疆工作……”馬豔玲說著淚水忍不住往外湧。

  “他是個有家國情懷的人。”同來援疆並掛職於田縣委常委、副縣長的陶哲說,當時天津靜海區缺一個懂工業懂招商、年齡符合要求的援疆幹部,席世明聽說後果斷報了名。

  “當時孩子才上四年級,婆母已經八十了,上有老下有小。”馬豔玲說,為了照顧一家老小,馬豔玲從未探望過席世明。丈夫病危後,馬豔玲才帶著兒子樂樂第一次來到和田。“奶奶在家等你,讓你和我們一起回家過年。”樂樂趴在席世明耳邊小聲說。

  “本來他計劃16號回家過個團圓年,結果16號回家的卻是他的骨灰。”馬豔玲自言自語道。

  “帶動1000多人就業,但是他看不到了”

  位於崑崙山北麓、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的於田縣,是新疆深度貧困地區,招商引資之難超出想像。但如今已有多家企業投資援建大棗、核桃等農產品合作社,帶動當地6000多戶居民脫貧。這背後,凝結著席世明灑下的汗水:入疆不到兩年,他陪同150多名客商走遍上百個村莊,從項目選址到落地,始終負責到底。

  回憶起席世明,新疆邦尼玩具工藝品有限公司總經理趙鋼用了三個詞:忙碌、樸實和樂觀。“席世明陪我起早貪黑一週跑遍了周邊的鄉鎮。”趙鋼說,席世明的踏實讓他第二次考察時就決定投資。

  “現在主廠房建起來了,年初加工的產品將通過寧波港出口,未來能帶動1000多人就業,但是他看不到了……”年近50歲的趙鋼說起席世明,不禁語帶哽咽。

  陶哲告訴記者,項目落地後,席世明服務企業更是不遺餘力。天津農產品加工企業在於田縣各鄉建立的合作社,距離援疆幹部駐地少則15公里、多則40公里。但每次運貨,他都會趕往現場,幾十噸的貨物,他和工人一起裝車,一路陪同,直到把產品運出來。

  2018年,在席世明和工作組努力下,於田縣落實招商引資項目79個,拉動資金超過13億元,帶動當地1.5萬多人實現就業。

  “以心換心,用援疆真情沁紅‘石榴籽’”

  “從渤海之濱到崑崙山腳下,天津、和田兩地相距4500多公里,跨越山與海的距離,卻建立起深厚的情誼。”和田地委副書記、天津援疆前方指揮部總指揮李文運說,席世明與當地貧困戶結對認親,時刻心繫群眾。

  圖尼薩汗至今提起席世明仍止不住流淚。她所在的托萬庫木巴格村較為封閉,村民大多不願外出打工,但在人均耕地不足兩畝的鄉村,實現脫貧十分艱難。“席世明一遍遍上門做工作,幫我們立下脫貧計劃和目標。”圖尼薩汗聽了席世明的建議,先後同意女兒女婿和小兒子外出打工就業。如今家裡脫了貧,生活好起來了。

  “我記住了他的叮囑,按時給核桃樹施肥,利用庭院搞種植和養殖。”圖尼薩汗如今仍將席世明的照片貼在家裡。“他永遠是我的親戚,活在心裡。”

  全國第九批援疆幹部總領隊曹遠峰說,席世明是援疆幹部的縮影。十八大以來,天津選派3批、共700餘名援疆幹部,實施援疆項目510個,帶動44301名貧困人口脫貧。

  “活著是援疆的旗幟,倒下是援疆的基石。只要我們堅持以誠換誠、以心換心,援疆真情就會填滿縫隙,沁紅每一顆‘石榴籽’。”李文運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