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焦點|海上閱兵,乘風破浪向祖國致敬!海上分列式難度不亞於作戰行動
2019年04月23日14:49

原標題:今日焦點|海上閱兵,乘風破浪向祖國致敬!海上分列式難度不亞於作戰行動

人民海軍成立七十週年多國海軍活動海上閱兵今天在青島舉行。青島附近水域今天海況良好,氣象條件較為合適。據悉,海上閱兵除中方參閱兵力外,俄羅斯、泰國、越南、印度等十多個國家的近20艘艦艇參加檢閱活動,包括驅逐艦、護衛艦、登陸艦等不同類型艦艇。中國海軍副司令員邱延鵬表示:“它們都是各國海上力量的代表,將與中方艦艇一道,向世界展示維護和平、共謀發展的堅定決心。”

圖說:人民海軍向未來進發。東方IC

震撼隊形里的“科學”

此次閱兵的高潮無疑是海上分列式,據邱延鵬透露,中方受閱艦艇32艘,編為潛艇群、驅逐艦群、護衛艦群、登陸艦群、輔助艦群、航空母艦群等6個群。受閱戰機39架,編為預警機梯隊、偵察機梯隊、反潛巡邏機梯隊、轟炸機梯隊、殲擊機梯隊、艦載戰鬥機梯隊、艦載直升機梯隊等10個梯隊。過程中,採取艦艇單縱隊航行、飛機梯隊跟進的方式執行。

很大程度上,艦艇編隊航行隊形決定著海上閱兵方式。人民海軍常用航行隊形有單縱隊、雙縱隊、人字隊(楔形隊)、方位隊、環形隊等,單縱隊的特點是隊形掌握較為便捷,當起導向和定位作用的基準艦(通常為編隊的指揮艦)就位後,其餘各艦艇以其為基準,就能確定本艦在編隊隊形中的位置,保持或改變運動狀態,包括編隊會合、隊形變換、航速變換、編隊轉向等。“場地設在海上,在增大了執行難度的同時,也使海上閱兵的觀感更加壯闊。”海軍研究院研究員張軍社說,與陸上閱兵相比,海上閱兵的氣象條件更加複雜,雲、霧以及不斷變換的海風、海浪都將對閱兵產生很大影響。要知道,艦艇航行中,實際處於縱向、橫向與豎向的三重應力影響之下,況且不同噸位、不同功能艦艇的航行性能千差萬別,如何按規定時間準時抵達、位置準確、行動一致,難度絕不亞於作戰行動。

圖說:海軍某新型戰略核潛艇向某海域航渡。新華社

“其徐如林,不動如山”的受閱艦艇編隊,能夠展現海軍官兵的訓練有素。就海軍經驗而言,海上閱兵的航行操縱尤重“車”與“舵”兩件寶。所謂“車”,主要由主機、齒輪箱、軸和螺旋槳等組成,車鍾是艦長向機艙下達命令和機艙報告執行命令情況的裝置,當駕駛室里的車鍾傳來傳令後,位於主機操縱部位的受令車鍾就會快速準確響應,像海軍題材電影常有的“前進一”“前進二”“前進三”“前進五”,分別代表微速、慢速、常速、強速狀態,就各國海軍閱兵習慣看,“前進二”是常見設置,但對閱兵組織者而言,同樣是“前進二”,大艦和小艦的速度是不一樣的,必須統籌協調。

至於“舵”,同樣是受閱艦艇遂行任務的法寶。有句老話叫“大海航行靠舵手”,舵是用於艦艇轉向的裝置,主要由舵輪、操舵裝置、舵機和舵組成,艦艇動態受閱時,如果舵葉位於正中,水流對稱地流過舵葉兩側,就不產生舵力,如果要左舵,則流過舵葉左邊的水流流程短,速度減小,壓力升高,而舵葉右邊的水流流程長,速度增大,壓力降低,所以要左舵時艦尾向右轉,要右舵時艦尾向左轉。影響舵力的主要因素是舵葉的面積,流經舵葉的水流速度、舵角和舵至船體重心距離等等,而這些非常考驗艦艇指揮員和操舵兵的熟練與默契程度,例如編隊行動中,如果艦長髮出“左滿舵”口令,操舵兵要先複述“左滿舵”,來舵後報告“滿舵左”,從而完成艦艇的轉向。

現實中,受閱艦相隔距離較遠,也使保持隊形更加困難,但張軍社強調,“軍艦塊頭大,間隔距離遠,觀感將更加氣勢磅礴”。

圖說: 2014年12月12日,執行遠海實戰化訓練任務的海軍石家莊艦編隊組織編隊機動訓練。新華社

最大的成就是“人才”

與陸上閱兵相比,海上閱兵帶來的震撼是不一樣的。“首先是受閱裝備更加全面。”海軍信息化專家委員會主任尹卓說,受條件限製,近年來的幾次陸上閱兵,只展示了海軍水兵方隊、岸防導彈、艦載機等部分人員和裝備,絕大多數海軍主戰裝備無法露面。而在海上閱兵中,海軍的潛艇、水面艦艇、航空兵、岸防、陸戰隊等五大主力兵種裝備都能得到充分展示,觀眾可以較為全面地瞭解海軍成立七十年來的建設成就。

據海軍方面介紹,受閱的有些艦艇是第一次亮相。其中,“人民海軍”公眾號在昨天意味深長地發佈了國產萬噸級驅逐艦首艦海上航行畫面,新華社也同步透露該艦首任艦長高克擁有包括航母在內的七種艦型艦艇工作經曆,反映出新時代中國海軍的跨越式發展不僅是新式艦艇的增加,更在於人才隊伍的逐步壯大。觀察高克艦長的成長履曆,今年正好是他入伍二十年,也正是人民海軍裝備集中更新的階段,光高克本人參與迎接的054A型導彈護衛艦就有三艘之多,當然最出名的還是他指揮參加也門亞丁撤僑行動的054A型艦“臨沂”號。高克曾透露,接艦之初,艦員來自18個單位,近90%的人員沒接觸過新裝備,習慣養成、能力素質參差不齊……的確,強國海軍不能光有質量過硬的戰艦,更要有能打勝仗的部隊。事實上,高克所帶的艦員隊伍總是那麼頂真,無論時間早晚,只要工人進廠,接艦艦員必須到場;只要廠方調試,艦員必須跟班;只要師傅排故,艦員必須參與……接艦期間,高克和艦員們共提出優化改進意見上千項,不僅保證艦艇建造質量,還保證軍艦“出廠能戰”。

圖說:2017年3月19日,南海艦隊航空兵某飛行團組織“飛豹”對我南海島礁進行巡航。新華社

在高克為代表的艦長群體里,中國軍人,身處和平但不能遠離硝煙;戰艦,就應在實戰化訓練中百煉成鋼。2015年,擔任第二水面艦艇戰術群指揮員的高克參加中俄“海上聯合-2015(I)”軍事演習,坐鎮臨沂艦作戰指揮室,他和戰友熟練地彙總分析海空潛情數據,對戰場態勢一目瞭然,當發現模擬超低空來襲“敵機”的俄海軍卡-27PL直升機剛一暴露,臨沂艦迅速作出反應,高克也迅速將“敵情”上報海上聯合集群指揮所。隨著指揮所一聲令下,參演各水面艦艇戰術群迅速機動,分別組成聯合對空抗擊,評估結果顯示:“敵機”被擊落!“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海軍艦長。”高克正是以這樣的“低調華麗”邁上萬噸大驅的指揮崗位,為祖國獻上新的“藍色詩篇”。

據海軍參謀部有關負責人介紹,實戰指揮能力、臨機決斷能力是艦艇長的核心能力,海軍當前已不再安排指揮員實行“保姆式”保駕指揮,單艦、單艇原則上都按編製員額出海執行任務,艦艇軍政主官擔任指揮員,真正開始“單飛”。21日上午,中央電視台播放的“人民海軍成立70週年·兵種系列之航母編隊”節目里,透露了航母遼寧艦副艦長陸強強的情況。這位從作訓參謀、作訓科長、實習艦長、艦長一路走來的軍官,生動詮釋了什麼叫“大風大浪里獨當一面”!有一次,還是護衛艦長的陸強強率艦巡邏,與外軍驅逐艦“馬斯廷”號不期而遇,通信系統突然傳來外方艦長的呼叫,陸強強便與其用英語進行長約80分鍾的交流,內容除雙方艦艇避碰行動的溝通外,還涉及海上生活、氣象、家庭、體育等多個話題。外方艦長在交流中多次表示,很高興能遇到用英語交流的中國艦長,此次溝通交流很愉快。無獨有偶,一次,陸強強駕艦在東海又與外國海軍驅逐艦“威爾伯”號相遇。此次他充分展示出大國海軍的風範,主動與外艦溝通,外方艦長迅速回應,雙方交流颱風信息,聊起家庭和孩子,還談到美國音樂、籃球明星姚明等等。2014年4月,在青島西太平洋海軍論壇年會上,美國海軍作戰部長格林納特上將還專門約見陸強強,稱讚道:“從素質優秀、自信大方的中國艦長身上,看到中國海軍的未來。”

圖說:2017年6月26日,“蛟龍突擊隊”隊員在某訓練場組織進行直升機滑降訓練。新華社

那些擦亮眼睛的外賓

此次海上閱兵,一是為了慶祝人民海軍七十週歲的生日,展現人民海軍的時代風貌和軍事現代化建設成果,二是為了通過這個“窗口”,讓世界各國海軍瞭解中國海軍,加強各國海軍的交流與合作,增進友誼,增強互信,並展示中國堅持和平發展的理念,向世界表明中國海軍作為維護世界和平的正義力量,建設和諧世界、海洋命運共同體的能力和決心。

據分析,此次共襄盛舉的外艦大多與中國有著或多或少的“緣分”。最先抵達青島的新加坡護衛艦“堅強”號也是2018年中國與東盟聯合海軍演習的主角,當時隨艦來到中國湛江的新加坡海軍第185中隊指揮官林友川上校指出:“我們在演習中強化了合作能力,並在東盟和中國海軍間達到更好的理解。”同樣參加此次活動的泰國海軍的“納萊頌恩”號(一作“納黎萱”號)和“邦巴功”號護衛艦,則可視為“回娘家的親人”。作為中國中高檔戰艦“走出去”的先鋒,兩艦已服役異國接近三十年,以可靠耐用、作戰效能出色聞名。去年泰國布吉島發生船隻傾覆事件,泰國海軍行動最快,搜尋範圍最大的正是來自中國上海建造的護衛艦。泰國海軍表示,中國上海建造的軍艦品質過硬,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將製造成本和維護費用降低到了相當可觀的程度,使得泰國始終能維持足以遂行日常巡邏、保障領海完整的作戰力量,此番重回故鄉可謂“載譽而歸”。

圖說:2013年7月10日,海軍某部組織進行機動岸艦導彈實彈射擊訓練。新華社

當然,與中國“緣分”更多的當屬俄羅斯海軍。這一次,他們有四艘戰艦及軍輔船來到青島,其中“尼古拉·奇克爾”號救援拖船最讓中國人眼前一亮,它與人民海軍首艘航母“遼寧”號的前身——“瓦良格”號有不解之緣。據《俄羅斯報》介紹,2001年11月,當無動力的“瓦良格”號船體穿越黑海海峽,踏上回家之路時,正是“尼”號擔任了“踩刹車”的製動角色,保證幾萬噸的船體順利通過不寬的峽口。2002年3月,“瓦良格”號安抵大連,勝利結束1.5萬多海里、耗時4個多月的遠航,“尼”號也像送嫁的娘家兄弟一樣,圓滿完成命中註定與中國的第一次牽手。俄羅斯媒體富有詩意地寫道,在人民海軍成立七十週年閱兵式上,如果鋼鐵之船也富有靈性,那麼“尼”號與煥然一新的遼寧艦再次重逢,那種情分將是多麼醉人。

而這次得到“尼”號支援的“戈爾什科夫海軍元帥”號則是俄羅斯海軍最先進的通用護衛艦,它在入港時受到中國海軍21響禮炮的歡迎,而它也首次昂起艦首的130毫米主炮還禮。俄海軍編隊司令、北方艦隊反潛艦主任弗拉季斯拉夫·馬拉霍夫斯基上校和“戈”號艦長科洛希馬爾上校都希望,這次在傳遞友好感情的多國海軍活動中,俄軍的戰鬥風貌和最新艦艇能得到完美呈現。不少俄羅斯海軍迷在網上不忘表達對中國海軍萬噸大驅的喜愛,“我們也像全世界的海軍愛好者一樣,擦好瞭望遠鏡”。

新民晚報記者 吳健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