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華芯通即將關閉:ARM陣營尚難打破英特爾壟斷
2019年04月22日23:37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王晶 每經編輯 魏官紅

  貴州華芯通半導體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芯通)即將關閉的悲情命運,其實牽涉到兩個陣營的對壘。

  公開資料顯示,華芯通成立於2016年1月,由貴州省人民政府與美國芯片巨頭高通公司共同出資設立,主要從事ARM服務器技術的設計、開發和銷售,面向幾乎被英特爾壟斷的服務器芯片市場。

  在Gartner半導體和電子研究副總裁盛陵海看來,華芯通關閉的主要原因不外乎兩點,即資金和技術。“資金是地方政府出,技術方面是高通出,但是高通關掉了服務器芯片業務,就不可能有下文了。”盛陵海還進一步指出,在目前英特爾X86所統治的服務器市場,ARM陣營最大的問題在於生態,這是很難突破的壁壘。

  挑戰英特爾僅靠技術還不夠

  雖然英特爾以X86架構佔據了服務器芯片95%以上的市場份額,但ARM陣營從未停止過挑戰英特爾的霸主地位。事實上,ARM架構已在移動市場取得壟斷性的市場地位,在PC市場也獲得了突破性進展,對於利潤豐厚的服務器芯片市場自然是覬覦已久。

  早在2015年,ARM陣營的高通便推出擁有24個核心的服務器芯片,與此同時,包括Samsung、英偉達、博通、華為海思在內的眾多廠商,也開始在這一領域探索。去年11月27日,華芯通宣佈其第一代可商用的ARM架構國產通用服務器芯片——昇龍4800(StarDragon 4800)正式開始量產,首批出貨量數千片。

  據瞭解,昇龍4800是兼容ARMv8架構的48核處理器芯片,採用10nm製程工藝封裝,在400平方毫米的矽片內集成了180億個晶體管,每秒鍾最多可以執行近5000億條指令。

  昇龍4800無疑承載了國產ARM服務器芯片的希望,時任華芯通半導體CEO的汪凱博士曾介紹稱,在客戶進行的大數據測試中,無論是單節點還是多節點,昇龍4800都有優勢。“當昇龍4800與X86服務器的工作負載都達到峰值時,單路昇龍4800的平均性能指標優於X86雙路服務器,且功耗更低,這樣可降低服務器部署密度,從整體上降低數據中心的TCO。”

  不過,要想搶占英特爾固若金湯的服務器芯片市場,僅靠低功耗、高性能的芯片還遠遠不夠。芯謀研究首席分析師顧文軍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手機等移動設備領域,ARM架構可以滿足其低成本、低功耗的要求。同時,手機終端需求多元,品牌也眾多,ARM是平台式模式,IP授權適用於眾多手機設計廠商,但服務器終端對性能和可靠性要求很高,使用者更換成本也高,而英特爾目前取得的極高市占率使得其生態已經形成。

  顧文軍認為,在技術投入難以繼續的條件下,華芯通關閉可以及時止損。另外,地方政府與企業合作(合資)也需要對技術來源和實力進行充分評估,在CPU、存儲器等全球寡頭競爭的領域,中國(企業)進入要慎重。盛陵海也與顧文軍持有相同意見,他認為,華芯通關閉的主要原因不外乎兩點,即資金和技術。“資金是地方政府出,技術方面是高通出,但是高通關掉了服務器芯片業務,就不可能有下文了。”

  ARM服務器芯片發展遇阻

  事實上,不僅僅是華芯通在服務器市場發展遇阻,就連國際大廠也不例外。Applied Micro和Calxeda是最早開發ARM架構服務器芯片的企業,但Calxeda早在2013年便已倒閉,Applied Micro則於去年底分拆了其ARM架構的服務器芯片業務。此外,AMD雖然開發了ARM架構的服務器芯片,但其重心目前仍放在X86架構服務器芯片上,而諸如Samsung、NVIDIA等巨頭雖均聲稱要開發ARM架構服務器芯片,但卻相繼放棄。

  而高通則在進攻服務器市場時面臨挫折。去年,或迫於博通的惡意收購,高通CEO Steve Mollenkopf在一次財報會上表示,要“壓縮非核心產品領域的開支”。去年底,高通數據中心業務部門總裁Anand Chandrasekher和技術副總裁Dileep Bhandarkar相繼離職。

  對於ARM架構在服務器芯片市場遭遇的重重困境,顧文軍表示,英特爾X86的市場占有率極高,已經形成了賣方市場,並且擁有定價權。此外,英特爾的 IDM(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集成器件製造)模式對後進入者的門檻也極高。IDM模式的封閉系統可以形成自有的生態,競爭者很難進入和複製,而英特爾多年的技術積累和研發能力,也為後來者築高了門檻。

  盛陵海則認為,ARM陣營除了面臨技術壁壘,生態壁壘也非常重要。要在操作系統、數據庫、雲計算、開源軟件等方面做大量適配,並創新更多的行業應用、尋求新興應用場景、贏得更多的系統夥伴,從而推動更多雲服務商採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